蒋瑾琦 江苏江阴人,号泼天斋主,一九六四年十月生,曾应邀在北京、南京、上海、深圳、郑州、西安、杭州、沈阳、宜兴、义乌、葫芦岛、新加坡、香港、日本、台湾、澳大利亚等地举办个人书画篆刻展览及艺术交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就如伟大的诗人惠特曼说过的一样:“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品行和生命;没有信仰,则没有名副其实的国土。”

千秋万岁 长乐无极

艺术家而言,信仰赋予他的对象以律动的郁勃的生命,而不是任何其它的东西。艺术家的信仰兼有先天性和后天性,融合了抽象和具象的双重属性及蕴含其中的复合意义。没有了信仰的艺术是苍白的甚至是可怕的,对这一点,篆刻家蒋瑾琦显然有着自己清醒的认识。因为对于一个篆刻家来说,他的领域是什么?那就是他铁笔下的方寸天地。

日有熹 附 边款

“徐行不计山深浅,一路莺啼送到家”。40多年来,瑾琦君倾心于印艺一道,心无旁骛,以搬柴运水、淘米去砂的学徒精神,踏实而行,力追三代吉金,秦汉玺印,宋押元朱,以及明清诸流派,间取鸟虫瓦当,旁及权镜铭文,识见既广,用功既勤,上下求索,炼铜于心,复得豆庐先生悉心点拨,其艺遂迥出时流,卓然闪烁于印坛矣。赵之谦《苦兼室论印》曰: “刻印以汉为大宗,胸有数百颗汉印,则动手自远凡俗。然后随功力所至,触类旁通,上追钟鼎法物,下及碑碣造像,迄于山川花鸟,一时一事,觉无非印中旨趣,乃为妙语。”方家之言,深契于瑾琦君之为艺过程,若为注解,何尝不如是?

云游四方  附边款

篆刻艺术源远流长,前人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遗产,这 些遗产是今人乃至后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而当下,无疑是这门古老艺术发展史上最繁荣的时代。篆刻艺术家同样需要坚定的信仰,睿智的头脑,有长远的目标,能妥善处理艺术行为中的种种矛盾,发现并且挖掘视觉悦愉之外的更多的深层涵意。封闭和开放,继承与创新,其实是一个尺度的把握,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在继承传统这一重大命题上,瑾埼的答案是漂亮的。数十年来,他潜心此道,心摹手追,尽得诸家所长而加以发挥。瑾琦铁笔下的风格与形式无疑是多样的,诸如汉玉印、元朱文,以及明清流派印皆为所擅,但最让世人瞩目的无疑是他的鸟虫篆印。

太和 附 边款

印人们都明白,因为鸟虫篆印所具有的很大的局限性,及其自身审美的特质,需要艺术家具备尺水兴波的高超技艺,所以具有相当大的难度系数,令人望而生畏,故涉足者 少。鸟虫篆印往往给人以眼花缭乱且工艺繁复的既成感觉,若没有过人的技艺及深厚的审美修养,作品无疑会走向平庸、纤弱、 脂粉气和工艺化的一面,格局二字更是无从谈起。当代鸟虫篆印有负的两面:一面走向工艺化的极致,以媚人耳目为目的;一面则是无节制的追求所谓写意,以致于离其本真愈来愈远。瑾琦笔下的鸟虫篆印,保持了绸缪缭绕,

饱满丰茂的基本审美,而 格局闳大,方寸之间,气象万千, 诚可谓胆大泼天, 目无三尺,“胸中 一种嵚崎历落,不可一世之怀,又不能作泰山无字碑, 遂时时讦之篆刻以 自志”。高适所谓 “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喻之瑾琦,形意两合。

蒋瑾琦印作, 读来既有古贤高山流水的节奏感,又有现代人自由洒脱的空间感,往往丰姿卓约,神采焕 发,随方就圆,笔 意古质。时或华放 水流,山花如迎, 各具天成;时或碧 山人来,脱巾独步,自有旨趣。陆 俨少先生曾赞曰: “泼天斋朱痕,方 寸之间,气格宏大,气息尚古,意匠经营,时现光 彩。”先生高见, 诚为的论。

当今中青年印人,兼擅书画者 少,而兼擅理论者 则罕如凤毛麟角。 瑾琦修养全面.无疑是其中的姣姣者。其章草筑基两晋,气息淳古;其篆书胎息金文而以楚简帛书形式示世,俊拔跳跃,姿态横出;其花鸟则清雅灵变,流动充满,“触目横斜千万朵”,无不令人赏心悦目。

我们常常感叹:能者无所不能。上天造化于人,岂人力所能蠢 测者。李輝曰: “游艺视乎其才。 或谓有妨读书,不知才之所能兼也, 多才渐多艺也。虽 曰天授,实有性情。”似乎说明了这一道理。

更多的书画人物介绍,更多精彩 请关注:书画艺术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