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介绍的是我一直非常佩服的一个女书法家,2010年任江苏省美术馆馆长,2013年当选第四届江苏书协主席,2016年当选第七届中国书协副主席,享国务院特殊津贴。相信关注书画的朋友一定猜出我要介绍的是谁了?那就是孙晓云先生。

孙晓云 行草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254cm×48cm 2016年

孙晓云  女,1955年8月生于南京。3岁始承家传习书画,曾在农村插队5年,在部队服役8年。中共十七、十八大代表,中国文联第九届委员、第十届大会主席团成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主席,江苏省政府参事,江苏省妇联副主席,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曾任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馆长,现为名誉馆长,全国书法展、兰亭奖评审委员,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副院长,中国文联职业道 德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一级美术师。中央美术学院博导、硕导,苏州大学博导。先后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全 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劳模),中组部、中宣部、人力资源保障部、科技部第五届“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中宣部、中国文联第二 届“全国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文化部“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中宣部全国首批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中组部“中央 直接联系专家”、全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艺术奖”、江苏省委省政府“紫金文化奖章”“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等奖励和 荣誉称号。书法作品曾7次获全国书法大奖。由华艺出版社、台湾未来书城出版社(繁体字版)、知识出版社、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 日本中央公论美术出版社(日文版)先后出版理论专著《书法有法》,先后20次再版,创全国书法理论书籍销售量最高纪录,并作为唯一书法理论书籍进入国家“农家书屋工程”,先后获“韬奋图书奖”“江苏省政府优秀图书提名奖”。在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馆、江苏省 美术馆、意大利、法国、俄罗斯、日本、韩国、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多次举办孙晓云书画艺术展、书法有法——孙晓云书法作 品展、《不忘初心——孙晓云书法展》等。荣宝斋出版社出版《孙晓云书法绘画》作品集、《孙晓云书法精品选》,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中国当代名家书法集·孙晓云》、江苏凤凰出版传媒出版《孙晓云书小楷老子道德经》(8次再版)、中华传统德育经典——《老子道 德经》《大学》《中庸》《论语》等。

孙晓云 行草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254cm×48cm 2016年  局部

我认识孙晓云先生还是20多年前,是我南京的画家朋友盖茂森介绍认识的,那次拜访因为我自己钟情于书法,知道她书法有名,,便请教与她,孙先生非常耐心给予我指导,对我从艺道路很有帮助。

透过孙晓云光鲜的人生履历,我们有多少人看到一个作为女儿、母亲、妻子、女书法家、行政领导的孙晓云的艰难苦诉呢?单就书艺的艰难而言,她说书法艺术是寂寞之道, 十年磨剑,废纸三千,自己只是寻乐于笔墨之中而已。书法艺术是需要长时间的积累而成的,是一件值得用一辈子去做的事情。这观点我非常的赞同,用一辈子去做一件事,方能做好。

孙晓云 隶书 《南华经·沧海日》 35cm×138cm×2 2014年 

在生活上她说:“我喜欢市井充满生活气息的地 方,随时到楼下买菜,用心地烧菜,看着全家吃,觉得好幸福。也可随时买点毛线回来,连着忙两晚,给我爸织一顶帽子。我出门时,抬头看到小鸟飞起来,树叶晃动,看到家里的小狗在草地上撒欢,这些都能让我品味到生活的快乐。” 在丈夫和孩子眼里,孙晓云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和母亲,她亲和有加,包干了许多家务,只有生病了,或者累得实在做不动,才会留给别人做。她是个喜欢安静和过普通生活的人, 为此她尽量地躲掉一些不必要的社会活动,逃避一些应酬。 她曾跟我开玩笑说如果不要参加任何活动,能在家里静静地 看看书、写写字、做做家务、陪陪家人那多好。 从这些我们可以看出这位女书法家是多么的平易近人,一点架子也没有。那次见面和孙晓云交换了墨宝,说是交换,不然是说她赐了我墨宝而妥当。

孙晓云 行草《梅兰竹菊诗》之二  之一  33cm×137cm 2015年   

有人说孙晓云的书法是新古典主义,主要观点是说她将古代书法形式与现代审美观念进行结合,从而形成了新古典主义。古典主义也好,新古典主义也好,或许不能这么简单地给孙晓云的书法下定义。她宗法传统,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时代性的开拓这无可非议,但古典主义也好非古典主义也好,它的对象是在一个物质条件相对丰厚的条件下,对艺术风格和创作的过程要求具有承传有序、志气平和的理性色彩。而新古典主义是在古典美学规范下,需要采用现代先进的工艺技术和新材质(比如装祯上)。而孙晓云的书法除继承传统书法的书法内容为诗词歌赋这些内容外,其书法本体线条语言符号基本上是传统书法的那种准确、明晰、清 新、典雅、和谐、庄重的本体元素。

孙晓云 行草 李白《草书歌行》 103cm×31cm 2016年

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 她致力于帖学的研究,以二王书风为根基,兼攻米芾、董其 昌、王铎诸家,尤其在笔法技巧上苦心钻研,融会贯通,特别强调笔墨的“纯洁”性,在创作上坚持少而精,重新诠释了中国书法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特别是帖学为宗的继承和 探索,当然其笔墨也紧随时代,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她的书法和书藉为什么那么受到海内外大众的欢迎,一个客观的 社会现实就是她的书法因为传统则继承了古代书法的生活性大众性、亲民性,所以说她只是中国书法传统的传承者,是一个当代集中国主流书法传统于一身的大成者。 

孙晓云 行草 杜甫《秋兴八首》之八

看孙晓云的书法作品,有些作品的写成真有神助之感, 她的这种神助来源于何处?我想首先,来源于她的家族的基 因。孙晓云说:“我小时候,常见字帖的书前页后,印有大红色的‘永’字,总写有每一笔的说明。我能把‘永’字写得很像,却未注意那些说明。幼时,过得是懵懵懂懂的。大了以后,重新看,才看出些名堂。”她为什么3岁写字,肯定是幼小的心灵观察了写字的一笔一画,在她幼小的心里产生了模仿的兴趣,再由兴趣到乐趣,然后到爱。幼时主要临写柳公权《玄秘塔》和王献之《十三行》,这种严格的楷书和 行书的法则式的图像,无疑永远诗意地烙在了心里。《书法有法》里孙晓云讲述了自己23岁那年同“右派”舅舅一场争论的故事。争论的焦点是“书画线条”和书法笔法的问题, 最后老舅使出了“杀手锏”,翻开孙过庭《书谱》,用笔示 范。告诉孙晓云“应该是这样的”。后来孙晓云终于知道老舅是对的。老舅的老爸是著名古文字学家、金石书画家朱复戡。朱复戡的外公是薛福成的幕僚、两任上海南洋公学校长张美翊。孙晓云得到他的两本手稿中大多是论碑帖和起草的章程,第一篇就是给弘一法师的信。这告诉了我们孙晓云的 基因印记,同时也是家族荣誉对自己的责任,但更多的却是她得到了书法法的真传。

孙晓云 行书 王羲之《兰亭集序》 139cm×35cm 2012年

作为朱家唯一的后人,孙晓云是幸运的,她不仅受到外婆、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更在精神上受到舅舅的深刻影响。在孙晓云的家族里,写字是家族成员的必修课。孙晓云小时候写字。“那时候看大人们下棋,我在旁边临写棋子上的字,没有谁来要求我写,我就自己开始天天写了。也许是我的血液里有这个遗传,对写字画画天性喜欢,也特别敏感,很快就能入行,找到感觉。”

孙晓云 行草 陈与义《雨晴》 70cm×137cm 2015年

女性的执着与坚持成就了孙晓云的书法成就。在《不忘初心》书法展的序言中她说:“近60年的劳碌生涯,我实际上只做了一件 事——传统经典书法的承传。我力图用微不足道的严肃态度,以毕生的实践和溯本求源的精神,来说服、感召别人。 让书法真正重新走进人们的生活,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神 圣象征。有两个字始终镌刻在我的心里,那就是——坚持。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她每天要写字,就像她每天要喝咖 啡一样,有瘾。这是一种多么奇特的生活方式和嗜好!当 然,此中自有快乐,因为她亲身体验过“发现”的含义。她 还说似乎抄书已经成为其学习书法的一个习惯,无论是儿时 抄写《毛主席语录》,还是后来抄写《道德经》,书法让她 养成了认真、细致、周到的生活态度。尤其是写小楷《道德经》,十分费工夫,一字出错,整张纸都得废弃。她在一次给书友们的讲座中说“抄书的感觉是谁也不能与我分享的, 这一过程给予我的是一种幸福感、踏实感,是修身养性的过程,滋养出来的都是健康细胞。我每一天过得都很充实、很 开心”。在其写完《大学》《中庸》《论语》之后,近期 《孟子》已近完工。

孙晓云 楷书 22cm×68cm 2016年                                     孙晓云 行书 54cm×158cm 2015年

孙晓云的“女红”说被社会广泛地评价和引用。孙晓云在一幅小楷作品中写道:“旧时女子未出嫁前,须学缝纫、编织、烹饪、绣花等诸多手艺。书香门第女子,须通琴、棋、书、画,凡属擅长此类者,皆谓之‘女红’。久浸于此,心平气和,通灵静谧,受益无穷。‘女红’为女子远离名利场之一方净土,亦为吾终身所寄之情 愫。”女人做女红,是中国过去女子的本分,是带着情和爱做的针线活和磨练文雅素质的活动,当然也有信仰和追求。 “女红”能飞针走线,能赋诗吟对,能对弈围城,能泼墨兴 毫。到了这种境界,除了熟练手工活的套路和规则外,更多 地是能做出一种节奏,做出一种乐趣,做出一种耐心和作风。孙晓云她始终像做“女红”一样,不停地编织着她那精 美手工艺品——她的大量手札、扇面,书法形式上则采取信笺联用的形式书写诗词曲赋,借鉴古籍装帧样式经营作品, 成为当代书法的经典形式。在孙晓云看来,女红“它能够帮助女性施展自己的才能,从而独立自救,受益无穷。而书法同样也是一种‘女红’。我在‘女红’中获得了一种细腻、专注,获得了一种平心静气。而我对书法的看法实际上和我对烹饪、绣花等看法是一致的。所以我能够平心静气地对待 书法,正是因为我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以传统的精神状态 来对待它”。 

孙晓云 行书 45cm×176cm×2 2016年 

学书这些年,不管身在农村、部队、画院,还是身在美术馆;也不管身为农民、图书管理员、书画家,还是身为单位的领导,书写,是孙晓云生活中唯一不变的组成部分。“我感觉,书法就长在我的身体里,就长在我的手上。”这个“长在手上长在身上”的书法,让孙晓云为自己多年来坚持不懈的每日书写,找到了最终想要实现的目标和理想:一生习书,回归古人已经不是目的,更要将书法作为一种艺术,作为一种正在失传的技能,传给更多的人。

孙晓云 行书 《丙申春月纪实·吾拙作》 39cm×28cm 2016年

孙晓云生来就是要写字的,她不仅仅是一个书家,更是一个文化技能的传承者。写字,对于她就像吃饭、睡觉、讲话一样,与生俱来;写字,更像一个遗传密码,储存在孙晓云的身体里。从三岁开始写字,至今五十余年笔耕不辍,如今的孙晓云,以“一本好书、一手好字”初步完成了她的使命:把书法作为技能,完整地继承、呈现并传承下去。

孙晓云 行书 《丙申春月纪实·丙申春节》39cm×28cm 2016年

以上种种我们对孙晓云先生从不了解到了解到认识,到现在的敬重和佩服,看看她那么多的事务,再审视一下她出了那么多的好作品,给人们带来如此多的美的享受,我们是不是该对其更敬佩呢?她就是在这样的繁忙与锁碎,平淡与朴实, 纠缠与割舍中坚持着自己天命般的责任,进行着自己的创造,发现和开拓着自己的幸福,坚守和完成着与生俱来的大运与使命。让我们祝福孙晓云先生健康,祝福她艺术之路常青。

孙晓云 小楷 李白《北山独酌寄韦六》 19cm×28cm 2014年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