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远,号钦山,祖籍河中(今 山西永济县),祖父、伯父、父亲、 兄弟均为南宋画院专职画家。像这样一门数代均以绘画擅长而且作出了重大贡献的,不仅在宋代,就是在整个中国美术史上也是极为罕见 的。他对人物、山水、花鸟画都很 擅长,而尤以山水画成就最高。他在光宗、宁宗年间任“画院待诏”, 相当于皇家美协会员了,极受统治者的赏识。人们通常把他与李唐、 刘松年、夏圭联系在一起,合称“南宋四大家”。他的山水画师从李唐, 下笔严整凝重,皴法创大斧劈,并 发展“长大斧劈”,表现峭耸崔嵬的山峰极为恰当 ;构图上一改唐宋以来全景式章法范式,采用边角式, 或峭峰直上不见顶、或绝壁垂下不见根、或近山参天、或远山无底的大胆处理,强调云水浩渺的虚化感, 这是他独到的艺术处理。他的“马 一角”,被史论家认为反映了南宋偏安的残山剩水。明郁逢庆《郁氏书画题跋》引诗跋曰 :“中原殷富百不写,良工岂是无心者 ;恐将长物触君怀,恰宜剩水残山也。”这种解释,是欠公允的。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局部

宋代绘画是在中国宋代期间的绘画作品,中国宋朝延续300多年,其绘画在隋唐五代的基础上继续得到发展。民间绘画、宫廷绘画、士大夫绘画各自形成体系,彼此间又互相影响、吸收、渗透,构成宋代绘画丰富多彩的面貌。宋代,绘画上摆脱了柔靡浮华的皇室题材,开始描绘民间的世俗生活, 关注身边的世人情怀。即使如许多过去富丽堂皇的宫廷题材,也都因为放下架子摆平心态,而有了风俗画的笔调。南宋人心中够委屈了吧, 民人该咋的还咋的,并且还是能画出歌舞升平气象的风情画来。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马远的这件《踏歌图》,就是 这样一幅场景 :崇山峻岭中,潺小溪旁,清静深秀的山湾里, 几个老农三三两两地乘着酒意踏歌而行。踏歌,是唐宋时期民间的一种自娱自乐形式。唐代诗人李白有诗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宋人描绘如此场景的就更多了,如王安石便写道 : “百钱可得酒斗许,虽非社日长闻鼓。吴儿踏歌女起舞,但道快乐无所苦”。再如李笃房吟踏歌的诗句 “人影渐稀花露冷,踏歌声度晓云边”;张武子诗“帖帖平湖印晚天, 踏歌游女绵相牵”等。类似现代 “踢踏舞”的样式,在那时竟这般流行!这是一种简便的娱乐形式, 情绪所至,兴致所至,“歌之不足, 舞之蹈之”——单纯朴素的古人, 就是用这种稚拙的身体语言传达 心情,表达情意。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局部

画上有六人,四位舞者 :走上田埂中央的老者手持短杖,胡须花白,正回首相呼,似与后面三人对歌 ;踏上石桥者正双手合拍,左右摇摆着蹬足踏歌 ;身后一男子唯恐其跌落,赶紧抓住他的腰带,用手相扶。后面老者肩上挑一个葫芦, 点明情节 :醉态,醉意蒙的踏歌之行更显得优哉游哉。前面两人是来接应的妇人与童子,看到醉态可掬的四人也无可奈何,只以举手引路示意。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局部

马远,是擅长山水画的画家, 善用大斧劈皴法,毛笔干淡墨侧锋落下,似砍斫般的笔触拖得很长, 表现硬朗方折的山石较为有力。作为中国山水画的一种语言,马远与夏圭的皴法是一个贡献。马远夏圭作山水画多作边角之境,画风挺拔峻峭,人称“马一角,夏半边”。 这件《踏歌图》却是全景式之作, 不过中间以空白相隔,又以柳树相连,出人意料却不突兀 ;上下两端隐在云雾中的部分被渲染得虚幻缥缈,极见清幽神秘,看得出是画家于生活中观察体悟所得。水,被隐成了几折,从远处断续淌来,组成 画面柔软弯曲的符号,显出阴性之美 ;跌下山石穿过石桥的水口,画 出几声叮咚,似在为踏歌人和声伴奏。土坡下是茂密的禾田,间接表 现了农人丰年的意味。山是嵯峨高耸的山,峭拔险峻,浮岫插天,颇有几许高不可攀的仙境 ;山石松林间,隐约现出皇室宫阙。画有宋宁宗赵扩把王安石的诗句抄录其上的题诗 :“宿雨清畿甸,朝阳丽帝城。 丰年人乐业,垄上踏歌行。”这样看来,中间一段云霭实则有“天上 人间”的寓意 :帝城有朝阳的恩泽沐浴,民间自有丰年乐业的田园牧歌。有人解释说,马远是在对南宋太平景象作粉饰 ;也有人说马远是在借浮华表象,来隐喻歌舞升平背后潜藏着的深刻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危机。我觉得,还是实实在在的好。无非是画家心中对桃花源式的仙乡乐土的向往。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局部

马远的笔法,带有宋代画家共有的恭谨精致。尽管用了水墨晕染, 用了笔触较大的大斧劈,细节的描绘气氛的营造还是很用心的。他用钉头鼠尾描加折芦描法画人物,画 方硬的衣纹转折,以与山石树木笔 法和谐统一。小溪被他用心地曲折 逶迤,在山石、土垄和石桥间委婉地穿过,看出营造的兴味和描绘的专注。画家画了柳树、松树、丛竹 和杂树,渲染时小心地避开亮颜色, 避开树干和山石,在远处衬托出浅色的溪水,显得明净而通透。实实在在的朝代,做事当然用心 ;惟其 用心专注,才可能创造图式,创造 笔法语言,创造意境。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局部

此图作者马远在南宋画坛中占有重要地位,历任南宋光宗、宁宗两朝画院待诏,极受统治者的赏识。人们通常把他与李唐、刘松年、夏圭联系在一起,称为“南宋四大家”。由他们所代表的山水画派,在美术史上称为“院体”。在“南宋四大家”中,如果说李唐是院体的开创者,那么,马远则是最具代表性的院体画家。马远出生于绘画世家,他的曾祖、祖父、父亲、伯父、兄弟、儿子都是宫廷画家,而且都很有成就。像这样一门数代均以绘画擅长而且作出了重大贡献的,不仅在宋代,就是在整个中国美术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足以与之相媲美的,只有元代的赵孟頫一家。 马远的绘画,在继承前人成就的基础上进一步挖掘山水中的诗情与感人力量,着意形象的加工提炼,注重章法剪裁和经营,使得作品更加简洁完整,主题更为明确突出。其山水画一般是远山奇峭,近石方硬,远景简练,近景凝重。“其小幅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角,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予人以玩味不尽的意趣。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局部

宋代山水画家画人物,也是很认真的 :虽是“点景”,但不马虎。 不像当下许多人这般潦草,山水画因为画了可有可无的“小人”,而 显得言不由衷,或者能力低劣。因为宋代山水画家是从点景人物的情 节来构思立意的,面积上虽小,却是画面的主体,一切山石树木云水的布局,一切阴晴雨晦的营造,都 围绕人物而设置、而展开、而刻画。标题也是人物画的标题。除这件作品外,许多山水画的标题都有这样 的特色,如“读碑窠石图”、“秋山问道图”、“春山行旅图”、“清溪流 隐图”、“寒江独钓图”、“华灯侍宴图”等等,大面积山水符号的描绘, 仍要以人物为中心,体现出以人为本的创作主旨。

《踏歇图》,绢本,水墨谈设色, 192.5×111cm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 局部

更多精彩的书画内容,更多的书画人物介绍,请关注:书画艺术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