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底的一天,我突发奇想,邀请崔学路先生到我们“通州印社”来做指导。崔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我们相约在通州潞河医院的大门口见面。见面时,崔先生首先认出了我,叫着我的名字,并拉着我的手,走街串巷,久久没有松开,让我感到那么亲切。事后,我才知道,崔先生2007年6月中风,身体还未完全康复,难怪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呢!

崔学路 书法作品

 同年12月底,我第一次到崔学路先生家做客。崔先生迫不及待地带我来到他的工作室。我顿时觉得眼睛不够用了。墙上的小楷作品大小参差,写得轻松自如、“晋味”十足。书案上满满的是他的作品。我慢慢地翻阅并细细品味着。那件用大草写的《赤壁赋》册页,连绵飞动、老辣恣肆、气势恢弘,观后让人流连忘返、爱不释手。再看其隶书作品,似篆实隶,饶有意味。他是用篆书的笔法写隶书,时而加入草书的笔意。他的甲骨文作品更是独具特色:二寸大小,尖笔、圆笔并用,一任自然。在我欣赏作品的同时,他还为我讲解:大草什么时候要留空喘息,隶书应怎样用篆书的笔法绞转,行书如何加入草书的笔法,甲骨文应如何写得更加入骨……我欣赏着、聆听着,内心深处生出莫名的感动。

崔学路 书法作品

之后,我又多次联系崔先生,请他为“通州印社”社员点评作品,他总是很爽快地答应,且每次都为我们带来他出版的书籍和刊登他作品的报刊。他的话语虽然不多,但对作品的点评却切中肯綮。他的真诚打动了我们每一个人,让我们感到受益匪浅。

崔学路书法初宗汉隶、颜楷,后得沈鹏先生“广取博览,以免拘束”的教诲,转习右军、鲁公、东坡、南宫的行草书。1985年,《青少年书法报》创刊,崔先生担任首任社长、总编辑。欧阳中石先生赞其为“中国青少年书法发展的里程碑”。崔学路曾策划举办全国青少年书法篆刻大奖赛及品段级评定活动,创办东方高等书法艺术学校,出版青少年书法专集,编辑书法辞典,为弘扬书法艺术、发现新人、繁荣书法创作做出了努力。刘海粟先生赞其“福佑书坛后坤,功莫大焉”;沈鹏先生赞其“是当今为数不多的具有战略思考的朋友之一”。

由于崔先生对释、道文化及西方哲学有着深入的研究,所以退休后,他以“读书、临帖、释道、写心”为宗旨,以“作非古非今非人非我书”为期许,在书法上追求那种淡泊名利、恬静虚无的境界。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他书法创作的境界和品格。他的篆书苍苍莽莽,大气磅礴;隶书古拙厚重,而又不乏灵动、萧散之致;草书肆意、潇洒,而又不乖古法;行书取法“二王”,自然和谐;小楷静中取动,古色古香。崔学路的书法作品给人最深的印象是苍茫大气、痛快淋漓、古气弥漫。他的书法继承了秦汉的古茂雄浑、魏晋的典雅精致、大唐的开张厚重、宋元的文人情调、明清的碑帖融合。他能在传统的基础上,从线条质量、结体方式、章法构成、墨色运用等方面,大胆地探索书法形式上的可能性和表现性,并以现代审美意识到传统长河中去开掘,发现新的领域,使自己的书法艺术创作既能从传统长河中来,又能站在时代潮头之上。

衷心祝福崔学路先生艺术之树常青!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