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百科-书画艺术网旗下最专业最具权威的书画艺术百科  > 所属分类  >  各国艺术   
[0] 评论[0] 编辑

靓少佳

靓少佳(1907-1982),粤剧演员,原名谭少佳,南海平洲人。幼年随父亲谭杰南(艺名声架南)在新加坡学戏,习小武。十

靓少佳
靓少佳
二岁入普长春班,艺术上受英雄水、靓元亨的熏陶。民国十二年(1923)回国入乐荣华、梨园乐班,民国十六年后在人寿年、胜寿年等大班担任正印小武达二十余年。在省、港、澳以及美国、东南亚均享有声誉。

www.18art.com

简介

1949年至1957年,先后主持胜寿年、新世界剧团。1958年入广东粤剧院,任艺术指导兼二团团长。1960年任广州粤剧团总团长。先后当选为中国剧协广东分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副主席。靓少佳的表演艺术熔冶南、北于一炉,尤善于武戏文做,长靠、短打、蟒袍、官衣等行均能胜任。基本功深厚扎实,身段动作刚健利索,并善于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革新。例如《西河会》传统演出的处理是:主角赵英强用[大地锦]锣鼓出场,接着念一段口白交代家庭变故和要去救妻等事;靓少佳改用[披星头]锣鼓出场,先“跳大架”,再用一段[披星]([醉花阴])牌子连唱带做把要交代的均 说清楚。比之传统表演无论音乐性、舞蹈性都大大加强,赵英强的形象更加威武,舞台气氛也更加强烈。靓少佳一生在舞台塑造了许多光采的艺术形象,其中《西河会》的赵英强,《拦江截斗》的赵云,《夜战马超》的马超,《孙成骂殿》的孙成,《三帅困崤山》的先轸尤为同行及观众所称道。 www.18art.com

人物生平

靓少佳,别号春田,他在“寰球乐剧团”任粤剧首创文武生靓少华二帮时,靓少华替他改姓“靓”,并给他起了个“玉麟”的艺名。但少佳的父亲不答应。因为“少佳”是他改定了的。经过几度协商,他的父亲与靓少华各得其所:一个终于叫他改了姓:一个始终保留了自家的命名。因而靓少佳的艺名可以说是由靓少华与他的父亲“合作”的产物。 靓少佳于一九零九年(清光绪三十二年)出生于广州河南昌善北街,终于一九八二年三月二十九日的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靓少佳五岁时随父亲自广州远徙新加坡。父亲名谭杰南,他是粤剧的从业者,演武生,艺名叫声架南。靓的父亲至新加坡牛车水的“普长春”班演戏,靓是在那边长大的。他小小年纪已在打武棚练武,十二岁就在“普长春”班趯手下(即“跑龙套”)。从十二岁起至他的终年七十四岁,在粤剧舞台一共度过六十三载。他早岁就成了大名。在十九岁时,即入主省港第一班——“人寿年剧团”,当正印小武。他足迹遍省、港、澳、美洲和东南亚。在漫长的六十三年的舞台岁月中,是一个不倒的红伶。六十三年不倒下去,这是很罕见的。不过早岁成名到晚年不倒的靓少佳,不见得比同时代的和后来的红伶能锋芒毕露和名标史册,像人们和修粤剧史的所常说的,粤剧有五大流派:“薛、、桂、白、廖”,却没有他的份儿在。那么,为何把靓少佳叫做“奇伶”呢?他的一生,不过是平平淡淡的一生罢了。又何足言奇?然而唯其如此,在极其平淡中显出异彩;于极其无奇中,显得出奇。这还不是“奇伶”么?

#$$$$$$$$$$$$$$$$$$$$$$$$%

不称王称霸而霸腔声震屋瓦
演戏的凡被人称之为王,那是最光荣不过的。总而言之,什么“泰斗”呀,“状元”呀,也是求之不得的事儿呢?曾有某报替靓少佳加冕,尊他为“小武王”,有人捧了这张报纸到他家给他看,这人以为他必定雀跃腾欢。可是,他看后非常平淡,而且还很不高兴地说:“演戏的不该‘称王称霸’,我仅是粤剧里一名小武。” “桂冠”,对于他可以说是从不动心,解放初期,他亲自组织的“新世界剧团”,却让朱少秋当第一把手——主任委员。六十年代初,领导拟任命他为“广东粤剧院副院长”,但被他婉拒了。他从艺六十多年来,虽然是剧团第一主角,但从来没搞什么“领衔主演”;或把自己的名字横放在其他演员名字之上。你道奇也不奇?“戏份”,从来是演员必争之地。而在名位上不搞个人突出的靓少佳,对待“戏份”也是一样。本来他是“一班之主”,他是可以将最主要的“戏份”包揽于一身,那是应无庸置议的事。可是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往往把最主要的“戏份”,让同辈以致后辈担纲,使他们从知名更知名,或是从陌生变为饮誉。在“寸戏必争”的舞台上,居然还有给别人创造出名机会的人在,你道奇也不奇! 靓少佳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在平常生活中,可以整天不说一句话。因此,同行背地里说他是个“鼓气佬”,他在后台眼睛老是闭着,化装间的灯也不扭亮。人们有事问他,他总是有气无力的回答,活像一头生了重病的猫。可他一出台,双目炯炯像一头活生生的老虎;一唱霸腔,其声震撼屋瓦,你道奇也不奇!

www.18art.com


七千块钱一餐茶  
四十年代的靓少佳在安南(今越南)请人家饮一餐茶,总共用了七仟块钱,多么罕闻鲜见!
七千块钱一餐茶,也许是大肆挥霍,炫耀豪富?不,这七千块钱一餐茶,是剜肉饲虎狼的一餐茶啊!
www.shuhuabaike.com

那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不久,安南已重为法国所接收,重又成为法国一块殖民地。那个时候,真是龙蛇混集,认不出谁是恶棍,谁是“地下英雄”。那一年,大年初三加演日戏,靓少佳决定把这天日戏收入全数给全班兄弟过年花用。因此,“柜台”(办事人员)们,各各严守闸口,对于看“白戏”的实行“挡驾”,却因此激怒了当地一群地痞。他们怪责靓少佳不识抬举,让守闸的不给“老子”进场观剧,当即上台勒令赔款道歉。“哀的美敦书”限“煞科”前交上银子,这群地痞跟着返回观众座(当然是“霸王位”),拔出手枪向着台上演戏的靓少佳示威。靓少佳是演小武而且自幼练武,岂甘被欺?同时,他的班子里,五军虎林立,他们无不捋臂攘拳,要跟这班地痞一拼。于是约好一俟这班家伙上来,一些人封着出口,使他们无法脱逃;一些人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他们的“番鬼铁”。只待靓发令,一举把他们制服。戏,一小时,一小时演过去了,到接近“煞科”,靓少佳卖个关子入场,地痞们跟着上台收数。这时,靓假作卸妆洗粉,打武家们个个都手持武器,等待行动。靓探手到一个面盆搓毛巾,正准备将那盆水向为首的地痞泼去,在一霎那间把这群地痞全部擒住。靓的手把面盆举起了,但却没有兜口兜面向为首的泼去,而是放回原处,原来这一霎那间,他想到的是:今日大爆棚,台下那么多观众,一听到厮打的声音,必然纷纷夺门逃走,拖男带女的怎逃得出戏院?这样的人挤人,人踏人,后果不堪设想。于是,那盆洗脸水才放回原处。打武家们见靓不发号令,还见靓吞声忍气地向地痞们赔礼道歉,个个如丈八金刚,摸不头脑,他们哪知道靓是为观众着想呢! 当下,靓斟茶认错,一个讨价,一个还价,从摆和头酒道歉,“斟盘”至摆和头茶认错。靓以为茶一餐,充其量不过数十元,就一口应承。那知,第二天早上,偌大一间三层楼的茶搂,统统由地痞们包下,他们的喽罗,爪牙、姘头外寓以至亲戚、朋友、姨妈姑爹,高踞上座,一起狼吞虎咽。结帐竟是七千多块钱! www.18art.com

人物特色

靓少佳,长期在舞台上演出,积累了很不寻常的经验。比他同期的红伶,或辈份先些的红伶不遑多让,或者某些主要方面为他们所不能企及。 除了家学渊源而外,靓自幼抵新加坡,大约在七八岁光景,就到“打武棚”练武,有几个打武师傅如大牛浩等,严格而近乎残酷来训练他的基本功。“鞭下出戏子”,藤鞭抽脊梁,这不必说了,在练“俯卧撑”(粤剧叫“鞠鱼”)时,按理“鞠鱼”是一上一下的。据说,如果能持续至三百下之后,才能进入练“跟头”(跟斗)的课程。但那位大牛浩师傅,要靓练出臂力,当靓练“鞠鱼”用臂力把身体撑起时,那师傅“许上不许下”,马上点燃一束“大肉香”,插在靓的近胸部的地下(戏班称这为“定鱼”)。“鞠鱼”的人可真要定住了呢,因为如果不定,那束燃烧的“肉香”,就要灼着你的肌体,更不要说让胸膛贴到地面了。这位师傅如此布置以后,就到附近的茶楼喝茶,等到他吃罢点心,品茗回来,然后把这燃烧已尽的“香鸡脚”拔掉,说声“起来吧”!这时的靓,回望地面,赫然有自己的整个身形在,那是汗水“绘”成的,还是泪水“绘”成的?他说他自己也分不出了。这样的“苦练”,也还是“开宗明义第一章”,还有更多不去赘述了!上“打武棚”至十二岁,才开始在剧团里当“手下”(跑龙套)。当“出就出先,死又死先”的最低层角色,站在舞台一旁,看过不少红透半边天的名伶绝招。当手下嘛,谁不捱过名伶的打骂,靓亦岂有例外?据他自己说,因贪看著名小武英雄水“挑滑车”的绝招,忘记了自己应有的动作,被英雄水一管枪照背花敲去(以后靓的首本戏(赵子龙拦江截斗)就是在那位小武身上学得的)。也看过戏行全行公认出手讲究寸度的大名鼎鼎的小武——寸度亨(靓元亨)。靓站在台的一角,被靓元亨一喝,眼一瞪,毛发为之倒竖,当场心寒胆落。各大名伶的绝招,他无不目寓而心铭。小小年纪就跟父亲跑遍星洲各个码头,以至吉隆坡、爪哇;小小年纪已识得各地风土人情和各地观众对不同剧目有不同爱好。回到唐山,在入主“人寿年剧团”之前,还去落乡班——“乐荣华”、“华人天乐”待过几年光景。对于珠江三角洲的群众看戏口味如何,也洞若观火。进入省港班,省港各阶层的观众如何,也熟之已稔。三十年代后期远赴美国,也很能适应彼邦华侨的胃口。香港沦陷前,游演于安南,自四十年代开始,一槌锣鼓在那里演到胜利后第三个年头的一九四七年。七年光景,能在那一隅之地,屹立不倒,要是没有百看不厌的艺术魅力与层出不穷的招数,是无法度过悠悠七年的岁月的!可以这么说,靓跑过不少码头,对各地有非常的适应能力。他出身于新加坡,成名于省港。前者被称为“州府老倌”;后者则称为“广府老倌”。“州府老倌”一般说大都保留传统的表演程式、特技;“广府老倌”其表演近于生活原样,恰恰与“州府”的程式相反。电影表演、话剧表情在在均被吸收。靓的经历,促使他一身而兼二者。说到靓所演过的、懂得的剧目,那可多呢。经他演过的剧目,少说也有一二千以上。而他懂得,没有来得及上演的其他剧目也以数百计。他在“州府”时,就把那些“排场戏”、“提纲戏”都烂熟胸中。至于“广府班”的“书仔戏”(用铅字印刷的一种“新班本”,剧团内称为“书仔戏”),他懂得亦不少。那么,以靓来说,应该是“左来左打,右来右打”,“广府班”的潮流也罢,大可“任从风浪起,稳坐钩鱼船”。然而“阿奇生阿奇”,解放以后,他把全部心力扑向发掘粤剧传统剧目,反弄得焦头烂额。粤剧这个有三百余年历史的祖国南方大剧种,它与南方人民每日每时的精神联系太大了,太密切了。然而人们对它的认识,也不容易一致。靓对自己长期从事的粤剧的认识很简单,由于他遍览各个剧种,晓得各个剧种在新社会里进行改革,无一不是在自己的传统基础上进行。改革是剔除它的槽粕,而发扬它的精华。由于他是处在一个主要演员地位、横向地向各个剧种作比较,觉得非以自己的地方优势,无以在“百花齐放”的园地里显示特色。又因为他经历过“州府班”与“广府班”,懂得两者之长短,以前者的古典性,后者的灵活性相互补充。探手向行将失传而在表演上独具地方色彩,为兄弟剧种所没有的剧目,进行发掘整理。这种用心,这种痴愿,大约也无甚大错吧。然而,生活里的事情很出奇,这反而使他被人看作保守者和落伍者,频频遭到贬损。如把《赵子龙拦江截斗》说成卷进历史斗争的宗派旋涡;《时迁盗甲》更遭到一位著名教授的批判;《大闹黄花山》因用了南派的火气的传统而受到责难……由于一出《三春审父》在第一届中南区戏曲汇演受到不适当的批判,竟被无限上纲至整个剧种都是“殖民地化、半殖民地化、商业化”,导致整个粤剧界“闻粤生畏”,从而出现争相进行大量“移植改编兄弟剧种剧目”的风气。而靓不肯随波逐流,却从事本剧种的发掘、整理、演出,这不招致麻烦,才是奇事了。靓是个非常持平而不喜走偏锋的人,性格上还很为怯懦,但却坚持地干下去。移植改编的“阳关大道”不走,而走其窄胡同,不亦奇哉!不过,幸亏有靓的不计诽谤冷遇地发掘,整理,今天人们修粤剧史,谈整理传统剧目,还仅能列出若干靓氏首本戏来填补空白。历史老人终于张开笑面向靓招手。 #$$$$$$$$$$$$$$$$$$$$$$$$%

人物评价

善不欲人知   
“善欲人知,不是真善”,这是朱柏庐《治家格言》的名句。不知靓是不是幼承这样的“庭训”。但靓的善举和美誉,真的达到不为人知的境界。要不是他写回忆录,就统统湮没无所闻了。比如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周信芳吧,两位大师与粤剧演员的交谊,远在二十年代初期,靓在“人寿年剧团”在上海公演时已结下。有一次为了替广东会馆筹款而举行的京粤红伶大会演,梅、周、靓同台出,梅演压轴,中轴子由靓主演,首轴则由周主演。所以靓五十年代重游上海,至华东戏曲研究院访周,周即下楼至门口迎迓。六十年代,周南下广州,看靓演出《三师困崤山》和《马福龙卖箭》。看后,除了上台祝贺演出成功,还索取两剧剧本准备移植改编成京剧。人们对谁先引进“北派”,

靓少佳
靓少佳
也曾有过很多争议,各执己见。其实靓在新加坡已暗中偷练北派,并且回唐山,首次用北派的“旋子”,在舞台大旋一番,惊动观众及同行,那时薛觉先还未离穗游沪。靓虽这么讲了,但又示人不要争论谁先谁后。靓以南派的基础学北派,既有“左枪”(北)又能“右枪”(南),所以靓的表演,很得京剧名伶赏识。著名小生叶盛兰,知道靓病了,托人南来问疾。中国戏曲研究院副院长,戏曲研究专家罗合如看了靓演的《三帅困崤山》,认为靓的腿功,堪与杨小楼媲美。把他提高到与京剧巨匠平起平坐,这是是何等殊荣。然而这些赞美,他很少对人说,也就很不为人知道。靓如今虽已归道山,但久负盛名的香港女文武生任剑辉,时人无不知道取法乎桂名扬,又那知当年靓在广州海珠戏演出,任每晚都提前“煞科”,赶到剧场看他的戏?至今人们听任的录音卡带,无论是《帝女花》或《红梅记》,如果细心听她所唱的中板,就不难认出有靓的成份在。至于“爽台”是靓的表演特色。以女性而充文武生的任剑辉也多所吸取。所以任的文场戏,观众不觉其腻(戏行语叫“立蚀”)。至于任在香港演出《大红袍》,更是全套靓《十奏严嵩》表演的路子。靓的戏,着着令观众提神。紧锣紧鼓,所谓“节奏缓慢”,似乎很难在靓戏里找到。无他,这就是粤剧传统之精华,靓则是在继承它,发扬它。解放后,靓更发现“武戏文做,文戏武做”的对立统一的带规律性的表演艺术。如《赵子龙拦江截斗》之武中有文;《十奏严嵩》,海瑞文中有武(威武)。演起戏来,就能游刃有余。这一发现也不很为人知道。靓是非常讲究“手、眼、身、法、步”的戏曲表演技巧,出手讲究力度,身段与步法,挥洒自如,让南北二派一炉共冶,至于“眼”的工夫,无论行内行外,都有口皆碑。一出台,他就把观众千百双眼睛吸引住了。靠什么?主要(不是全部)靠他的“眼功”,他的眼睛懂得“说话”。靓饰演的剧中人物,很多话都由眼睛事先告诉观众,他的心态如何?观众从他的眼睛便很清晰地了解到。靓的眼睛,固然继承了许多擅长“眼功”的前辈(含靓元亨、爆眼五)。吕玉郎曾请靓传授“眼功”绝招,并叩问道:“是不是天天点起一炷香、手拈着香上下左右摆动,眼睛随着香火转动,一任香烟熏眼,眼也不眨锻炼的?”说到训练眼睛,人们知道那个叫爆眼五的方法,他是天天起床,用冷水拍额头务使眼部特别突了起来,接着才点香训练。但靓认为并不需要沿着这个旧办法,他说他自己是用一根筷子(代替一炷香)来训练的,手中上上下下转动筷子,眼睛跟着上上下下就行了,比香简便得多,也没有那么紧张。而且还可一有空隙时间,把筷子随手拈来就可练习。吕玉郎欣然获教。这些“艺坛佳话”,靓也很少外传。至于“唱、做、念、打”四功,他是四者皆备。其中做、打更妙,这不去细说了。在“唱”与“念”二功中,他特别长于“念白”。“白”几乎被近人遗弃,而靓却口白突出,如《三帅困崤山》之先轸陈言,以口白为主,这一段长口白,以粤剧念白为底吸进京剧念白的节奏,具有一气呵成之妙。听黄志明说,六十年代“广州青年粤剧团”演出传统剧目《西河会》,黄志明扮演公爷孟国梁,有一场戏叫“收状”,其中有“读状”的排场,全部是口白的。由佳叔(黄尊称他)教导,怎样来念,那些应慢念,那些应急念。黄记住佳叔的锦囊,戏演到这里,一“读状”便全场鼓掌,百试百灵。靓培育青年的佳话,同样也很少为世人知道。靓少佳的善事不为人知的可多啦!如在安南曾施棺给无以为殓的人;在美国与关德兴一起上街,呼吁华侨献金救国,并在《粉碎姑苏台》演出时,跳下台去,向观众募捐,献给国家用以抵抗日寇侵略。人们或许以为靓只会顶盔贯甲,或者守着传统过日子的一名演员罢了,可你知道吗?他在《粉碎姑苏台》范蠡兴丘伐吴时,全部用朗诵体裁,呼吁杀敌报国,配合当时抗日救国宣传。突破传统,突得出奇。二十年代在上海演出时装戏《陆根荣》(一个车夫和一个小姐恋爱的真人真事),靓扮演大律师,穿律师袍上场。更有谁料得到,靓是广州解放后,第一个演出革命现代戏《白毛女》,靓在剧中饰大春的哩。又有谁知道,原班出身,文化程度很低的靓少佳,却把我国大才子,有诗仙之称的李白,在《太白和番》中演活了呢?还有谁知道文化程度很低的他,却喜爱与文化人交游,如他在三十年代乐与广州《大华晚报》的著名记者任护花交往,靓常常蹲在晚报的编辑部与任交谈,更邀这位粤剧的外行人任护花,替自己编撰了《怒吞十二城》、《粉碎姑苏台》等名剧,使任从名记者变为粤剧编剧名家。后来又偕任至金山,让他粉墨登台成为粤剧名丑。同样,还使一位不懂粤剧只唱粤曲的何芙莲成为名花旦。虽然,很少有人道及在靓字旗下崛起的名艺人,但如果一查,啊!可多呢!如名歌伶小燕飞、电影名星黄楚山石燕子(那时名麦志胜)、黄鹤声麦炳荣。如果还胪列及受他培育的如郎筠玉、林小群、卢启光、陈少棠、陈小汉、卢伟棠、王超峰……可算得人材济济了。但这些靓都没有说。靓与“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恰恰相反。从不把人家的成功,(即使对他有过一定的帮助),算在自己的账上。我没有听他说过:“××是跟我出身”的一类话。“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如历史上安刘的周勃一样。木讷少文又不善言的靓,让他作大会发言,每每窘态毕露。从艺六十年,从不崖岸自高,总是以平等待人。他“古气”,但不是“古肃”,而是和蔼可亲,特别是艺术上,向他提意见,无论高低层次,无不欣然接受。我曾见过一个武打演员指出他扮相上的失误,他马上改正。他和年青演员也无“代沟”,他看报不认识的字,就问年青小伙子。靓以“人和”而得人心,无论共事过或未共事过的,无不爱戴。 www.18art.com

最后时刻

靓氏奇闻续篇
靓因为一出传统剧目《十奏严嵩》,在“文革”期间被上纲与吴晗《海瑞罢官》北呼南应。被斗得死去活来,斗得他仅剩柔柔一气,在死亡边缘被一个年青人夺了回来。当“文革”结束以后,还不“醒悟”过来说“哎吔唷,我的灾难是你传统剧目来的,今后避之则吉算了。”是的,如上文所说,靓懂得的戏,不仅传统剧目一种,完全大可不弹此调的。可是,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他真的醒悟过来,柔柔一气中,坚持要从传统出发,以图把粤剧振兴。为了振兴,他仍旧主张练基本功。他并不是不知道,在粤剧界说来,很多没有功底的,都纷纷成了大名,其声名还在你靓少佳之上。他完全可以“觉今是而咋非”,改腔易调随大流。然而,他不作墙头草,端出梅兰芳的论点:戏曲演员应由练武入手。有人就抓住靓的子女没有嗓子来指责,说这就是他要儿女长期练武之所致。这一着,无非在于说明“练武者必坏声线”,藉以否定他的主张。靓马上将这种论调加以否定。拿出自己与梁荫棠来做例子。他俩都是练武人,何尝见坏了嗓子?并把声线好与差,主要是属于先天性的而非后天性的,来证实自己主张练武并不影响声线。至于,粤剧由于长期以来修文偃武,绕过基本功的一关,从而出现的所谓“文长武短”的风气,已积重难返了。可是劫后一身都是病的靓,却说“文长武短”,并不能说是文长于武,而是“文戏可以拉得时间长些,武戏则不能,难道叫整个晚下由头打到尾吗?”这一解释,非常牵强。不过也足见垂老的靓,希望后人学武的苦心。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长到靓的病榻问病,问靓有什么要求?靓说:“有”。部长们静下来了,以为他的要求会很大。那知靓说:“我要求广州粤剧团把工作证发给我!”原来“文革”抄家时,把他的工作证也抄去了。打倒“四人帮”后,却没有补发给他。领回工作证之所以成为靓在领导面前提出的一大要求,就意味着他在垂老患病之际,还念念不忘工作!靓真的要把病魔战胜重新投入工作中,他叫人为他制了一袭练功衣,准备自己把基本功的许多必要动作,逐一逐一地摄下来,让练功的人,有规可循。而且还征得导演兼摄影师陈予之的同意,请他来家拍摄,在他精力能支持时,每天拍几张。病重垂危的靓少佳,还是有这样一颗赤子之心,足见他终身对粤剧事业的忠诚,这是很难得的。然而也太“晚岁不知世事艰”了!在五十年代,一些“主沉浮”的人物,早已卑视靓的主张,认为这是过时的东西,并曾认为提倡程式,是反对演人物,是“程式化”。但京剧著名武生厉慧良却理直气壮地指出:“程式,是戏曲的生命!”(见《戏剧报》)靓要纪绿传统排场;希望一方面给年轻人“打底”,一方面希望他们对粤剧有所认识,反被一些人认为“并无实用价值。”靓端的是“刘向传经心事违”哟!靓少佳在病中,非常焦燥,怎么办?没有人来“抢救”他身上的东西?而来的都是外来的。香港名伶林家声来了,文千岁来了,文千岁向靓提问:“为什么我站在台上,腰是直挺挺了,然而还是不够‘威风’?”靓喘着气让人扶着说:“你该这样。”然后站起来。给文千岁做示范。原来文的叉腰,叉得不得要领,靓教他“叉后一点,再叉后一点”,于是就能构成一个昂扬的形象。靓病重了,至市一医院五号楼就医,晚上对着电视机很恼火!看到表演不是味时,就想把电视机打烂,不过,也看到很满意的,如看到“羊城粤剧团”青年演员黄广志表演的《哪咤》,他喜欢极了,认为这个小伙子扮演的哪咤所耍弄的乾坤圈,比他年轻时还要好!然而他又怎知道,当他看这个电视录像时,这位年轻演员已转业了。 www.shuhuabaike.com
未尽之言   
作为爱国者和敬业者的靓少佳病逝了!
“水有源头树有根”,靓爱自己的祖国,除如上述之外,还由于靓长期漂洋过海,饱受祖国积弱而招来的一切凌辱的亲身感受。就在他幼年抵达新加坡时,见到自己同胞在出闸口时,个个被洋人用粉笔在背脊上划上“12345……”的号码,逐号逐号像赶鸭子一样“赶”出闸,就很恼火。在旅美的时候,见到自己同行,十只手指甲,十只脚指甲被剔去——说是演员患枯甲病。那受害者在呼痛,而靓的心也碎了!他时刻都希望祖国强大,他献过金,然而在旧社会却使他大失所望!东北沦陷时,演过《肉搏黑龙江》,表示要与日寇不共戴天!在美国时,他练习骑马,准

靓少佳
靓少佳
备有一天骑马杀敌。怎料抗战胜了,还是生民涂炭,内战又起,他此时只有瞩望解放军过长江,解放全中国。他夜里悄悄地扭开收音机,收听解放消息。一九四九年十月十四日广州解放了!次日,他步行至长堤,望着爱群大厦毛主席的巨幅画像,望着“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大标语,淌下了喜悦的眼泪。祖国呀!从此强大了!事实他并没有背弃自己的诺言,从解放之日起干至心脏停止跳动的最后一刻。一代艺人,撒手西归!难得的是:靓少佳身历“文革”的劫难,始终不改其对粤剧事业赤诚之心,可谓“虽九死而无悔”了。靓本来不是个出奇的人,从容貌,衣着以至谈吐,都不见得“出类拔萃”,那么为何硬说他是奇伶呢?优伶的工作,生活如果是正常的话,那末,靓连一丁半点“奇”也不存在。比如不少戏人至今犹争夺不休的“戏份”,倘使全行在情理(或演员道德)上,已达到应有程度的话。靓分“戏份”给别人的美德,便泡影无存了;扶植人家成材,也是一样。何况靓一生为人,并不是故作“神奇”的啊!他在舞台上创造了《三气周瑜》里偏狭的周瑜;《夜战马超》里勇猛的马超;《马福龙卖箭》里落拓的马福龙;《三帅困崤山》中公尔忘私的先轸;《拦江截斗》中无畏的赵子龙;《西河会》中义愤慎膺的赵英强;《十奏严嵩》中刚直不阿的海瑞……还活在观众的脑海里,可是人去剧亡,他连电影、录像、卡带也没有留下!

www.shuhuabaike.com

参考资料

1.http://www.gdyjy.com
2.http://www.009y.com/viewthread-4102

www.shuhuabaike.com

附件列表


0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

上一篇 陈非侬    下一篇 靓少华

标签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