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是一个千百年来让人羡慕的名头。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在古代,读书 人要想通过科举考取进士是极其艰难的,绝大部分人一辈子 都无法实现其梦想。自从隋朝开科以来,至清朝最后一科的 1300多年间,共考取进士 10万余名,而状元仅300余人。大凡 取考状元者都是饱学之士,才高八斗,一般入仕后都能成为 朝廷要员。特别是宋以后,取得状元者往往能入阁拜相,名垂青史。如宋之文天祥,明之商辂、申时行,清之毕沅、翁同龢等,世人谓之大富贵。而大富贵亦寿考者,当首推清代潘世恩和张之万。

潘世恩 传灯合璧卷二

潘世恩(1770年一1854年)字槐堂、槐庭,号芝轩,吴县(今江苏苏州)人。状元,授修撰。历任侍讲、侍读学 士、内阁学士、户部左侍郎等职,偕纪昀经理《四库全书》事宜。嘉庆十二年,充续办《四库全书》总裁,文颖馆总 裁。嘉庆十三年,任翰林院掌院学士。嘉庆十七年,授工部尚书。嘉庆十九年,调户部尚书,后调吏部尚书武英殿总裁、国史馆总裁。道光八年,任礼部、工部、吏部尚书。嘉 庆十三年,拜体仁阁大学士,嘉庆十四年,入值军机处。鸦片战争后,支持林则徐前往广东禁烟,力主严治内,方能御外侮。嘉庆二十四年,奏请开发甘肃、新疆;招民垦种,节饷实边。咸丰帝即位后,下沼求贤,潘世恩以81岁高龄保举林则徐、姚堂等人。卒谥“文恭”。

潘世恩 传灯合璧卷一

陈康祺在《郎潜纪闻》称潘世恩为300年间第一福气中 人,举其生平异数云:“本朝耆臣,生加太傅者五人,重宴 琼林者八人,状元作宰相者八人,唯潘文恭公兼之。又大拜 不阶,协办枢廷不始学习,皆异数也。富贵寿考,子孙继武,公之福祉,三百年一人而已。”

潘世恩 传灯合璧卷二

潘世恩是清代状元之中重逢甲子的人,他是乾隆五十八 年癸丑科状元。咸丰三年癸丑科会试时,主考官恰是他的孙 子潘袓荫。在礼部的琼林筵宴上,84岁的潘世恩回顾当年, 感慨万千,赋诗以记:“却喜新萌桃李盛,小门生认老同 年。”道光二十四年时,内阁四大学士为潘世恩、穆彰阿、 宝兴、卓秉恬。而穆彰阿、宝兴和卓秉恬全是他的门生, “翰苑由来重馆师,卅年往事试寻思。即今黄阁三元老,可 忆槐厅执卷时”,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潘世恩一生强勉学 问,学识渊博,其诗文“敦厚温柔,深得唐人三味”,而卓 然成家。陶梁说:“他写文章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如锋云在霄,舒卷自如,以拟李杜光焰,燕洪河足,万轨齐 珍。”政事之余,著述甚丰,有《真意斋文集》《读史镜古编》《思补斋诗集》《思补老人自订年谱》等数十种著述行 世他前后主持会试4次,乡试3次,并视学各省数次,故门生众多。充上书房总师傅,翰林院掌院学士等,古代文人的最高梦想都在他身上成了现实。

潘世恩 传灯合璧卷三

潘世恩从24岁考上状元之后,加官进爵一生备受皇帝恩宠,嘉庆帝曾有朱批:“少年得崇进阶,又系鼎甲,宜爱惜声名,切勿姿态,前程远大,莫贪小利。秉此寸枕,以匡朝政。勉之慎之! ”时常赏钱赏物又赏官职,道光帝登基 后,秉承父皇诏令,让侍亲居家的潘世恩归京复职,嗣后一 路升迁,直至晋为上书房总师傅,武英殿大学士等,还把圆 明园的一座府邸赏赐给他。在潘世恩80寿辰时,道光帝亲书 “寿”字并赐“三朝耆硕”匾额。咸丰皇帝登基后对这位四 朝元老恩宠有加,亲书“琼林人瑞”匾额送到门上,备极荣耀。

潘世恩 传灯合璧卷三

潘世恩从六世祖潘仲兰自明代起由歙县落籍苏州,祖父 潘冕曾官候补布政司,生有3子,奕隽、奕藻、奕基。父亲潘奕基杭州府痒生,乡试屡试不中,归家苏州,读书课子。 从伯父奕隽考上乾隆三十九年进士,至潘世恩乾隆五十八年考中状元,堂兄世璜乾隆六十年考中探花,潘家达到全盛时期。

潘世恩 传灯合璧卷四

潘世恩生有5子,长子曾沂是举人,二子曾莹道光二十一年进士,三子曾绶也是举人入仕,孙祖荫咸丰元年探花,一时家门兴盛无与伦比。

潘世恩 传灯合璧卷五

潘世恩一生奉行中庸之道为立身之本,立品端方,学问醇正,为官外柔内方,是继明代状元宰相申时行之后,苏州籍政治家的又一典型代表。历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任宰相首辅长达17年,经历了清王朝由盛转衰的全过程。在那个特殊的时代里,将苏州人崇文、宽厚的特质发挥到淋漓尽致。提携后学,培育属下尽善尽美。在81岁高龄时还力荐林则徐重振洋务。革除时弊,整顿士习,受到民众的称道。潘世恩考虑问题都能从国家大处着想,如反对增屯毁牧,盐课归地丁措施,保证了边疆牧场生态的保护和朝廷的财政来源。而严肃整顿漕河积弊,提出整改措施,使经常受阻不畅的漕运有了极大改观……于国于民实可谓功莫大焉!

8.png

我曾收藏记叙科场盛事的一个书卷,记叙的是道光壬辰恩科会试,是科潘世恩为总裁官,朱士彦、穆彰阿、戴敦 元副之,工部尚书,副总裁朱士彦开卷赋诗云:“天街又观 柳新梯,雨露浓霑风诏题,五纬联珠称异事,三卿列座愧重 跻……(道光帝对此科极为重视,会试由四尚书同为主考 官,此前所未有之事)副总裁戴敦元、穆彰阿和诗继之。申 启贤,赵光,铁麟等22位同考官亦分别以红笔和蓝笔和诗其 后,以记盛事。后经潘世恩装裱后,由英和题卷首“传灯合 璧”。曹振镛,汤金钊,奎照等7人题跋,盛赞潘世恩选材公 允,为国举贤。潘世恩亦在卷后作跋文曰:

9.png

道光壬辰,万寿恩科会试,世恩奉命为正总裁,副之 者:戴金溪司寇,穆鹤舫,朱詠斋两司空,知贡举铁仁仙山 少马,申镜汀少农监试。御史琦励清琛,韩鹤荘大信,收掌王秋卿选部桂,张稼村农部灏,同考官龚霞城检讨,文焕编 修,贾酉生克慎,李滋圃菡,池龠延生春,黄树斋爵滋, 陆立夫建瀛,赵蓉舫光,周稚功开麟,成陆旁观宣,王宝珊笃,王梦湘玥,给谏徐熙菴法绩,邵艮菴正笏,御史卞竹辰士云,郎中郭韵泉文汇,马存菴光澜,魏笛生茂林,员外许玉叔球。既入闱,詠斋诗先成,同人和之,并各书一则, 汇成横卷,仿戊辰京兆试例也。是秋,得与主试者龚霞城江南,韩鹤庄浙江,许玉叔江西,邵艮菴福建,李滋圃四川, 徐熙菴湖南,贾酉生,卞竹辰湖北,陆立夫云南,备书之, 以志一时之盛云。吴县芝轩潘世恩识。

从跋中可知潘世恩还藏有另卷记叙戊辰年会试时所咏诗 卷,惜已失传。他日若能面世,二卷相会,看来又能平添几 许科场轶事。

10.png

道光二十七年丁未科,是潘世恩以80高龄最后一次出任 会试总裁官,是科为名榜,李鸿章,沈葆桢,沈桂芳,郭嵩 焘等都出自潘世恩门下,此科张之万出类拔萃,文采压倒众 名流,名列榜首。当众人问及新科状元,潘世恩笑言:“将 来好传我衣钵。”预期张将来也要做状元宰相之意,后来果 然应验。

张之万  松亭吟风图

张之万(1811年一 1897年)字子青,号銮坡。直隶南 皮(今属河北)人。状元,授修撰。历任河南学政,内阁学 士。同治元年,擢礼部右侍郎兼署工部。曾参与汇辑前代帝 王及垂帘事迹可法戒上之,赐名《治平宝鉴》。捻军起义 时,以河南巡抚督师镇压。光绪四年,迁河道总督。后历任 江苏巡抚,闽浙总督,刑部尚书。光绪十年,任军机大臣, 后授体仁阁大学士,东阁大学士,卒谥“文达”,工书法, 善画山水,与戴熙号称“南戴北张”,著有《张文达公遗集》。

张之万 湖山寻游册之一

在清代的114名文状元中,有“知兵之誉”者只张之万一人而已。史书载“张之万于兵事,若有神授,儒臣治军,风 采隐然”,同治二年,张之万出任河南巡抚。当时河南财政 括据,张之万从各处征集粮草,集河南各军围剿捻军,先后剿灭西捻军五强之张凤林、程二老坎、陈得才、陈大喜,仅 有张宗禹部逃遁。后朝廷将河南军队归僧格林沁指挥,张之 万以平捻有功升任东河总督,同治五年又改任漕运总督。 后因淮军将领刘秉璋部不配合围城,得使东捻军在六圹河突破了张之万防线。同治九年调任江苏巡抚,当时江苏巡抚衙门设在苏州,张之万携家住在拙政园东部宅院。张之万得以和顾文彬、俞曲园、潘曾玮、李鸿裔、吴云、沈秉成等文士时相往来。听枫山馆、怡园、耦园等经常是他们的活动场所。拙政园的远香堂经常是高朋满座,或诗词唱和,或把酒言欢,真可谓赏花赏画志趣雅,饮酒品茗情谊深。在这期间 张之万创作了《梅花书屋》《溪山幽远图》等传世作品。还应邀为沈秉成的耦园书写“补读旧书楼”匾。并题款识:

张之万 湖山寻游册之二

“仲复仁弟大人,同馆愚兄张之万。”足见二人交谊。同治 十一年,张之万升任闽浙总督,然而在苏州一年多的生活已 经完全改变了张之万的人生态度,尤其是苏州已经深深地吸 引了他,他以奉母为由向朝廷提出辞职,获准以江苏巡抚衔 乞养。后因母病逝,才扶灵北上直隶。光绪八年,朝廷复起 用张之万为兵部尚书,后又调任吏部尚书。后升任军机大臣 兼吏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加太子太保衔,加体仁阁大学 士,深受慈禧太后恩宠。西藏自治区展览馆藏有一副慈禧太 后赐给十三世达赖亲笔兰花,上方有张之万题诗:“在山为 幽芳,出山为国香。茶兰得相会,御笔友其祥。”

张之万 湖山寻游册之三

张之万的一生可谓官运亨通,虽志不在官场,却历仕四朝以87岁高龄终老,“赠太傅” “谥文达”荣耀之极,堂弟张之 洞,咸丰探花,官至两江总督,军机大臣。子张瑞荫以正一品 荫生就职刑部员外郎,后升任山西道监察御史。在那个时代, 张之万的人生可算是大圆满了。

张之万 湖山寻游册之四

尽管仕途通达,高官厚禄,可张之万依然书生气十足, 习书作画的欢愉,远胜于官场权利给他带来的满足感。与李鸿藻、潘祖荫、陈宝琛等清流派交厚,书画往来,怡然自得。 且画艺高超在绘画艺术上颇有成就,《中国美术词典》中 载:“善画山水,倾心于王翬,用笔绵邈,骨瘦神清。晚年 笔简意淡,颇见苍涧。与戴熙讨论画学,最为相契,时称南 戴北张。”书精小楷,唐法宋韵,兼擅其胜。《寒松阁谈艺琐 录》中载“清季大臣,善书者首推翁同龢,工绘事者则推张之万”,用词朴实,评语确切。

张之万 湖山寻游册之五

余藏有张之万书画扇面、立轴、楹联数件,尤其是他晚年的一套山水册页,疏远高古,笔简意淡,耐人回味。且每册有题,应时应景,如题雪景“积雪空山暮,深思天下寒,松筠倍苍翠,耐冷几回看”。而另一则题诗,更能窥知张之万对艺 术的孜孜追求,“儒生数寸管,妄摹造传奇。哪知云烟态,变 幻天宝姿。静观似有合,落纸神已离。抚然弃笔墨,览古求吾 师。不如事游历,真境畅天倪,窥流可忘倦,登峯不言疲,渔樵笑相对,此乐谁复知”。

张之万 湖山寻游册之六

斗转星移,昔日的状元宰相也成了过眼云烟,张“文达” 公旧居拙政园早就成了市民公园,潘“文恭”公的状元府邸坐 落在钮家巷,门厅、轿厅、车厢房已经不见了昔日的风采成了 民居,大厅依旧在,却没有了满座高朋。当我经过钮家巷的时 候,巷口大树下的老人正和孙辈讲述着“留余堂”状元公的故事。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