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劲宇(1916—1974),名松龄,号霜盖,室名松蘅堂,杭州人,章太炎堂弟,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南社社员。早年毕业于无锡国学专修学校,后至苏州章氏国学讲习所,师从章太炎习国学。与吴湖帆黄宾虹、章太炎、夏承焘等人友善,雅嗜古物,精鉴藏。所藏书画,相当一部分为名家馈赠,或戏笔,或题跋,艺坛交往,殊多佚事。今仅列其三,从中亦可窥见湖上雅集之盛。

 与吴湖帆游飞来峰

 1959年,吴湖帆养病期间,或许因为足不出户,略显发福,遂作《临江仙》戏作一首:“大病多愁成瘦损,翻教腹大如匏,错疑倨岸不弯腰,人逢称发福,我听把头摇。最恨西风常作祟,几经刺骨难熬,气虚力竭足偏跷,何当牛喘月,却肖马嘶飚。”

 次年春,身体痊愈,便到杭州游访,与章劲宇同游灵隐飞来峰。其间,过山洞,有钟乳石挡住去路,不得不弯腰通过,相与大笑,君子不为五斗米折腰,今日却为小小的钟乳石折腰。后作《游飞来峰图》,题《临江仙》旧作,并题:“去冬咳喘,戏作此词,今春游杭,在灵隐飞来峰,劲宇道兄导余载峰后洞出,适有石乳垂洞口,不得不佝偻而行,相与大笑,逢石丈便折腰矣。”观此画,有两个少年模样的人,弯腰从山洞中过,一人已通过,高兴地举手向前,另一人正在通过,确实是“逢石丈便折腰”。

 吴湖帆笔墨中的幽默,对待人生坎坷的旷达,由此可见。

 嘱黄宾虹作《松蘅室图》

 章劲宇与黄宾虹,虽是忘年交,却极友善,黄宾虹曾以《终南进士》《松蘅室读书养蚕图》等相赠。松蘅室,是章氏的书斋,曾嘱黄宾虹为其绘《松蘅室图》。“松蘅室”三字篆书,用墨最浓,刚健婀娜,画心多以淡墨写出,佳木八九株,茅屋三五间,斗室之内,两人对坐,后倚山石,前凭江流,有隐逸之趣。

 松蘅室的收藏,亦是不凡。既有唐人写经、名人书札、元明清绘画,又有晋宋瓷器、明代竹箫等。

吴湖帆 游飞来峰图 杭州博物馆藏

 对于亲朋至交,即便是珍奇古玩,章劲宇亦不吝相赠。郑逸梅所藏书牍,部分来自章劲宇的馈赠。许麟庐斋号“竹萧斋”,亦是来自章劲宇所赠明代竹箫。

 章劲宇为人豪爽,所藏书画,常邀亲朋共赏,并嘱题跋。夏承焘曾在《天风阁学词日记》里谈到:“过广福巷章劲宇家,见厉樊榭、冯柳东、吴荷屋诸人字画......属予题其吴秋农临沈石田竹堂寺观梅图。”(1948年12月2日)得到吴昌硕绘《复堂填词图》之后,曾将其裱成三段,嘱黄宾虹、潘天寿、张宗祥、夏承焘等人题跋。其画像《霜盖主人像》,亦是诸家合作,由唐云绘制,黄宾虹点眼、钱瘦铁补须,张宗祥、陈泊衡、范烟桥、吴朴、周瘦鸥等题跋。章劲宇家的厅堂,常是高朋满座。

 胡适买不起的戴东原书札

 1946年,章劲宇偶得戴东原等人信札十一通。其中,最具价值的是丁酉正月十四的长书。胡适在其手稿中言:“此札论理与欲,是东原自己叙述他的哲学的主要论点。此札长约一千字,段氏在《东原年谱》只摘抄了一百多字,删节太多,又有误删误改之处。”学术价值自不待言。

 此时的胡适,亦因学术研究之需要,多收学人信札。但直到1947年,胡适才看到章氏所藏戴东原信札,同时转让的还有《敦煌写本佛名经》等。但因索价不低,未能购得,后入藏中央图书馆。胡适在1947年9月2日的日记中记道:“我只好打消收买的妄想了。”一年后,胡适在中央图书馆终于读到了这批信札,并著《中央图书馆藏的戴东原手札跋》。

 蒲华的《西湖小隐图》,亦是章劲宇旧藏,其上有朱孔阳题诗:“画取湖山近卧床,柳阴深护读书堂。”正如《松蘅室图》之意。在章劲宇先生看来,所求并非荣华富贵,只是“云林烟树访幽居”的逸野(徐映璞题《西湖小隐图》)和“画趣吴装貌道玄”(黄宾虹《为章劲宇题钟馗二首》)的闲趣。旧日湖上雅集的追求,也正是如此吧。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