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参加一个展览,得知湖南省美协副主席、湖南美术出版社社长邹建平也来了,内心激动不已,但阴错阳差,未能得见。两个月后,我终于见到他,在那颇具“土匪气”的造型中领略了这位被圈内人士称为“老大”的豪爽与率直。再次会面,我却莫名地感受到他内心有一种凛然的孤独。他就像一个精神旅途上的长途跋涉者,在自我设定的孤独路线中独来独往。

blob.png

邹建平 不说不看不听

邹建平推崇法国现代派诗人波德莱尔,欣赏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洛、德国小说家卡夫卡和法国小说家杜拉斯。他的精神孤独与这些人相吻合,在不经意中也成了一个艺术的独行侠。邹建平是一个孤独而忧郁的人。他的孤独并非缘自表面上的形单影只,而是缘自思想深处的少有人阅读以及观念上的与众不同。可以说,他的孤独植根于这个社会。对中、西两种传统的崇尚和迷恋、对现实指向的敏锐和犀利,让他对传统观照之下的精神感到失望和无奈。他的热情被现实摧毁成残落的凄凉。他在孤独中备受煎熬。

邹建平都市水墨画

《水墨人物》(见左下图)或许是其内心的真实写照。朦胧的夜色中,凄清的灯光投射在一个女子的身上。女子淡定的眼眸定格在恍惚的都市中,姣好的面容透露出一股惹人爱怜的忧郁。这般形象与其说是邹建平喜好的女人形象,不如说是他的自画像。画中柔美的女子目光缥缈,仿佛在反观自身。邹建平说:“其实,这些女性只是我描述社会的一种符号。这些女人代表的是社会的一个符号,集合起来就是一个多重的社会的矛盾集合体。”长沙是邹建平生活的地方,长沙的繁荣景象也是他想要表现的都市场景。他以代表都市绚丽表象的女性为符号,来表达内心的纠结和都市女子真实的独白;用城市那坚固的钢筋、水泥来代指城市人文情感的缺失。

《水墨人物》

《斜躺着的女人》(见下图)再次诠释了“都市水墨”意义的真实存在,传达了大众审美中的自我审视。在超现实和表现主义的笔墨中,他的作品与当下流行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让高高在上的艺术走下神坛,让其贴近生活、贴近大众。邹建平的人物画创作融合了中西文化对人的诠释,以及他对水墨画在现实关系中的重新认识,再现了女性的生命魅力。他在遵循中国传统图式的基础上,吸收了许多西方的、现代的绘画因素,融传统笔墨与现代意识于一体。这件作品采用西方传统绘画的构图形式,笔墨技巧娴熟。穿着时尚、神情落寞、姿态妩媚的美丽女郎呈现在我们面前,这就是邹建平喜欢描绘的人物形象。与生俱来的个性和后天的文化结构,使他将女人神圣化,从而将女性的魅力推向极致。在这种女性之美中,始终萦绕着的是画家对传统理想根深蒂固的坚持。

《斜躺着的女人》

艺术的追求是内心欲望的冲动,性情的流露是情感召唤的结果。邹建平在水墨艺术中一直在探索一条出路。他在焦虑不安中审视着花草丛生的繁华都市,将人物华美的衣饰表现得灰暗、单一,似在诉说人物那单纯而复杂的内心世界。

blob.png

邹建平对文字有着较强的敏锐感,这使其在文学上也颇有造诣。因此,我每每提笔,想对其艺术进行一番评述时,总是备感惶恐。此次之所以絮絮叨叨地评说一通,全因他的鼓励。

以上所言,皆为我情感的自然流露。文字虽少,但或许能让读者从中看到一位艺术家执著前行的足迹。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