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扬,1935年生于河北省赵县,1960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全国美术大展评委,河北画院专业画家,河北科技大学铁扬艺术研究院院长。

铁扬 赵州梨花 180×150cm 油画 2005年

“我不习惯朋友把自己认作哲人,我把自己看作一个劳动者或手艺人……画家必得有清苦意识,不是穷人,但绝不是金钱上的富翁。”铁扬还反复强调:“冀西山地、冀中平原,有我的‘气场’。”那么,当他置身这块“气场”,认识和劳动才显得自信。他如此数十年深情地迷恋于她 ,钟情于她,委身于她——所付出的是无限情感,乃至整个生命……

 在冀西有“世外桃源”之称的野三坡拒马河畔,分娩了铁扬诸多佳作。其笔下的女人已不是客观生命体,而是苦苦寻觅的,农妇“私人化的、不被人看的”美妙瞬间。神情专注又松弛生存的形状,是稍纵即逝的,亦是永恒的。随后,铁扬又推出“炕头系列”。那些坐卧在炕头梳头发、剪趾甲、拍蚊子的农家裸女,个个如熟透的果实,鲜活且充溢生命活力。铁扬作品最打动人的,当属“玉米地系列”。玉米地里的庄稼是欢快的,画家挥洒着的笔触,也是欢快的。无论沉甸甸的吐须的或拔节蹦窜疯长的,都令观者昂奋。而玉米地对于山里女人来说,是她们生存、依傍、信任的重要部分,女人私密在这里悉数袒露。此外,寻常的田野阡陌,平淡无奇的河道、普普通通的农舍,以及庄稼、云彩、丛林、花果、室内静物和捉摸不定的光线等等。这种昂奋、私密和平淡,深深打动靳尚谊、詹建俊、潘世勋等油画家,打动殷双喜、王镛、尚辉等史论家,范迪安先生则谈到:铁扬的画风结构硬朗,整体舒展大气,在率性的用笔中,留下了即兴表达、淋漓酣畅的痕迹,作品充满了豪情与逸兴。可以说,他在用油画和水彩这两种西画语言表达中国主题,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