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今天的创作对山水进行思考和探索,如何能够唤醒我们骨子里面自然生发的那种对“真山水”的经验,用创作去唤醒经验,而不是说使用一种既有的外在附加修饰手法。

马良 二手唐诗 胶片 2008年

 之前在天目山里面待了十几天,到处爬山涉水。天目山的风景很美,像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我十年前其实是不理解山水的,那时候比较年轻,十年前去那里,只觉得它挺美的,那时我的心跟山水没有关系。之前对大自然中的那些溪流、岩石、觉得很神秘,当然,我是带了一个创作命题去的。我今年40多岁,也看了越来越多的与中国传统文化相关的书,看一些古画册,潜移默化中有一些领悟。这次去的时候就觉得完全不一样,好像那些山水我能理解了,它在我内心产生了反应,产生了观照。

 在之后的创作中我会更多地去借用山水来阐释自己的想法,之前的作品《二手唐诗》是在桌面上用沙石、假山、盆景,还有用各种微缩盆景上的小人,去拍一种仿照中国山水意境的东西,但是仔细看它其实是拼凑出来的假东西。结合那时的年纪以及理解力,当时认为中国山水只剩下形式了,没有办法用作品去再现它。但是自己成长了以后,我觉得中国画其实不是年轻人画的。一个20多岁的人去画中国山水画其实很难画好,它只有一个形式感。真正的中国画其实是跟人的精神和灵魂,以及他对生命的理解力有关。

 最近做了一件作品是关于“山水”的,尝试把到了这个年纪的一些体验,用今天能看懂的中国画的形式再去表现一下。作为创作者,我们血液里的东西,包括从小看到的那些当时不能理解的一些谜题,也正在一点点解开,这个过程很有意思。

 从30岁开始,也做过山水题材的作品,里面更多的是叛逆。我认为没有了中国精神,就传承不下来。后来慢慢成长,也觉得以前好像太偏激了。现在已经有一些东西正慢慢生长出来,能看懂了,好像看到了自己,有一个倾向就是作品中人的生命力慢慢显现出来。

 所以在今天,跟“山水”相关的思考中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就是利用今天的创作对山水进行思考和探索,如何能够唤醒我们骨子里面自然生发的那种对“真山水”的经验,用创作去唤醒经验,而不是说使用一种既有的外在附加修饰手法。这是我们大家都在推进的,已经有的关于传统山水的经验,我们怎么重新把它再激活,这成为了一个命题。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