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清朝开始,许多浙江印人在中国篆刻历史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承往昔之灯,开风气之先。浙派“西泠八家”照眼旖旎暂且不说,赵之谦全面拓展篆刻取法路径,吴昌硕创大写意流派篆刻华章,徐三庚吴带当风,吴掬邻沆瀣黄牧甫,黄宾虹摩挲古玺玉印的理论贡献,王福庵、韩登安新浙派篆刻(篆书)的左右逢源,方介堪秦汉鸟虫篆稽古光大,陈巨来精工至极的元朱文手段(乃师赵叔孺亦是),钱君匋仪态多方的刻印风范,潘天寿、陆维钊、沙孟海、诸乐三高校书法篆刻教学的不忘初心,均对篆刻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可是,不知什么原因,除了吴昌硕不断被热捧外,其余篆刻重镇的实践理论基本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研究,仔细想想是非常奇怪的。

 由平湖西瓜灯文化节组委会主办,平湖市文联、平湖市陆维钊书画院承办,平湖市书协及当湖印社协办的“巨来印风——国际印社篆刻作品邀请展”于国庆前夕在平湖陆维钊书画院举行。陈巨来外甥孙君辉,吴昌硕曾孙吴越,日本篆刻随风会会长山下方亭等出席。

 这次展览共有终南印社海内外31个印社联合参加,作品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均为各印社精心挑选后送展的认真之作。

 陈巨来(1904—1984),平湖乍浦镇人,青少年时代拜嘉兴陶惕若为师,1924年入一代印学泰斗赵叔孺门下,在元朱文和满白文创作方面造诣尤深。中国篆刻大系包含了先秦古玺、汉印、明清流派印和元朱文四大板块,前三者人们不断重复提及强调,元朱文虽然没被忽视,却对它的特殊性重要性没有足够认识。隋唐印事稍停,宋元篆刻艺术逐渐有了起色,其中元朱文印萌发是不同于以往的篆刻形式。元朱文印伴随书画家书画收藏家的收藏印斋馆印名号印诗词警句印的大量使用兴旺发达,它的迅速在文人书画圈的“吃香”是借助于文人层面把印章看作一门艺术并尝试雅化,事实证明元朱文是契合文人们的审美要求的,尽管明清书画艺术崛起了大写意高峰,另一翼精致细腻一派的书画也风生水起,更有市场,元朱文充当了书画家书画作品以及收藏印鉴的实用角色而大放异彩。“巨来印风”作为元朱文的一种巅峰存在让后来者明白,元朱文是伴随流派印又相对独立的“非典型”印派,在用刀结篆布置甚至钤盖方面都有独到规矩,陈巨来篆刻的出现相当于油画领域的拉斐儿绘画,温润轩朗,淡然自足,“三百年来第一人”誉之允当,并且很难超越,他和王福庵、韩登安对元朱文的伯仲贡献罕有其匹。

 大约都是进入2000年到今天,写意工稳两类风格截然相反的篆刻不逆同步发展。戊戌金秋“巨来印风·国际印社篆刻作品邀请展”在陈巨来家乡平湖登陆,是“巨来印风”精神的宣扬,作品可以是学习巨来印风的,也可以是取其方式方法的,还可以完全另起炉灶的,总之是要祭起一面令印坛人士心向往之的“巨来印风”旗帜。平湖的“巨来印风”具有海纳百川的气度特色,它的第一次意味着“而今迈步从头越”,不但使陈巨来的印风符号深入人心,更有借此壮大元朱文的历史地位和当代繁荣。东西南北中,元朱文涌现了一大批功力扎实的创作者,除了直接借鉴王福庵、韩登安、陈巨来,不少少壮派还大量引入各种篆体融会贯通地实验尝试,举凡甲骨钟鼎诏版镜铭砖瓦碑额鸟虫篆均成为取法对象,刀法字法章法的结合有了时代的面目气息,颇有难度的大印元朱文不断有挑战者并取得可喜成绩,元朱文专论专著时有问世,对历史上的元朱文专家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梳理,培育了一定数目的元朱文欣赏者收藏者,某种角度,由于元朱文对印石质地要求高,它甚至对提升印石价位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再有一点,历史表明,印社的掀起使得篆刻的独立进程加快,篆刻人才有了用武之地。一定程度上,特定时期特殊地区,印社的“走亲”会增加其知名度、美誉度。作为小众艺术,也许全国各地星罗棋布的印社的存在正是它走向大众的福音,而在印社独立展和联展的风景线里,第一次明确“巨来印风”,倡导元朱文的当代价值,平湖的国际印社联展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