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慧玉认识是在北大课堂上。她来听我的中国美学和艺术方面的课程。后来我知道她是一位在京城花鸟画界颇有影响的年轻女画家,但一直没有机缘看到她的作品。一天,她给我打电话,征询我能否为她的新画集《学院派精英陈慧玉》写些体会,我欣然允诺。这便有了可以系统接触她作品的机会。虽然我知道她师事北京画院的莫晓松先生,在花鸟画方面颇有造诣,但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作品时,还是有些吃惊———她如此年轻,怎会有这样扎实而又清逸绝尘的笔墨呢?

 陈慧玉的花鸟画取材深受传统绘画影响。寒柳、枯枝、翠竹、苍松、古梅、清兰,以及仙游的鹤、奋飞的鸟、轻雾笼罩的寒塘、玲珑奇崛的假山等这些传统花鸟画习见的题材常出现在她笔下。

blob.png

陈慧玉工笔画 《醉红自暖》

 从陈慧玉作品的形制上可以看出,她喜欢画扇画。一般来说,扇面画幅小而易塞、物简而易穷,然陈慧玉却很好地克服了这些弊端。她的扇画承继传统扇画的精髓,并有自己的新意。小小的画面在她精心营构下俨然成为放飞心灵的大天地。观她的《醉红自暖》,兰花盛开、蝴蝶飞舞,极尽刻画之精微。扇面左空右实,形成了虚与实的对比。此画是她匠心独运的结果。

blob.png

陈慧玉工笔画  《秋水共长天一色》

 陈慧玉的画在精神气质上受宋人小品画的影响很大。她临摹的一些作品甚至到了乱真的地步,可见她用功之深。她画活了宋人花鸟画的魂,而不仅是它的形。我知道陈慧玉大学读的是文学,这份修养滋养着她的艺术。她注重表现物象的活泼之态。如画集中的几幅枇杷小鸟图,一只只小鸟活灵活现,极尽鸢飞鱼跃之趣,颇称人意。

blob.png

陈慧玉工笔画

再如《荷塘清韵》,一只正在休憩的小鹅扭头曲项,轻理羽毛,溪水间薄雾笼罩,颇有意韵。画中虽无荷花,但似有满池荷韵在浮动。画左侧伸出几枝杂花野卉,幽幽地铺开,情趣盎然。而这幽冷的色调,可以说是此画的主色调。画家对色调的运用,可谓得莫晓松先生之真传。她花鸟画的用色多凭自己的感觉,并非一味照搬实物的颜色。如《芦花小鸟》中,淡紫色的色调不仅使画面气氛冷逸,而且还有一种高逸、华贵的韵味。暮秋之际的那份萧瑟、那份哀伤、那份留恋,都通过苇花间那只回首的小鸟传达出来。

blob.png

陈慧玉工笔画

 燕市红尘都不到,唯留寒塘注清魂。为什么陈慧玉喜欢这种幽冷的色调呢?这或许与她的内在气质有关。每每看她的画,总感觉其间有一种淡淡的忧愁,初视时不易觉察,流连久了又分明历历在目———淡雾轻敷,冷月缱绻。从她选择的色彩来看,没有一丝富丽堂皇的意味。她的笔头似乎染过了霜,将那一塘喧嚣、满纸氤氲都打去,只留下满塘清气。她的画无娇柔之粉痕,葆清幽之逸趣,可谓刊落豪华,独对幽寂。

在大都市生活不容易,这不仅体现在物质上,而且还体现在精神上。这些年,我研究艺术,痴迷于此,就带有寻觅抵御生存困境力量的用意。陈慧玉的画这样清逸、平和、活泼,是否也有以艺术来抵御都市的滚滚红尘、平衡都市的冷漠、将息内心深处寂寥的思虑呢?

 陈慧玉还很年轻,在艺术道路上能有这样的成就,足可称赏。然而艺道幽微,还有更绮丽的华章等着她去书写;人生漫漫,还需要一份恒定的心去体认。愿她日后能给这个世界奉献出更多的精彩作品。(附图均选自《学院派精英陈慧玉》,上者为《醉红自暖》,下者为《秋水共长天一色》)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