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元龙,蔼然君子,以一管华翰,拟禽卉天地。其家学深厚,师承有绪,曾以《陈梅庵三代书画集》椠行于世———书香门第,声播津沽。陈元龙上世纪70年代入天津美院,师从孙其峰、溥佐、王麦秆、夏明远、霍春阳诸名家,笔耕四十春秋,以擅画花鸟而闻名于杏林艺坛。

blob.png

陈元龙 绘画作品

 与陈元龙缘结同道,相稔十载。其每有画集付梓,吾必披帙,先睹为快。素闻其以花鸟画独擅胜场,笔墨纷披,纵横挥扫,挟齐鲁泰岳之风云,直夺造化神工,殊不知其于山水画亦深有造诣,能臻于妙境。纵览绘画史,举凡大家巨擘,皆学有专攻而涉猎广博,文、史、哲、诗、书、画、印无所不能。陈元龙以学院派实力筑基,集数十年艺术创作与教学经验于一体,艺道精湛,厚积薄发。其山水画创作既继承传统名师法脉,又注重师法造化,游踪遍及大江南北。

blob.png

陈元龙 绘画作品

 大凡画界俗手易染市井气,其画陈词滥调,相因成习,了无韵致、格调与生活气息。陈元龙不以绘名山大川取胜,而于诗情画意间构筑景观,山川一隅、舟桥屋宇、野径汀岸,烟岚晦明之变幻、光影色调之渲染,无不涉笔成趣、诗意盎然,俨然是心灵家园之映像,令人心驰神往。古人力崇“玄鉴”、“畅神”之审美至境,此其谓欤?

blob.png

陈元龙 绘画作品

 笔墨之法本无二致。陈元龙山水画笔力雄肆,墨色蓊郁。其《清晨静悄悄》(见右图)中,意境清幽,笔墨酣畅,从中可见大写意画之气象。远山朦胧,渔舟数点,纵情间淋漓挥洒,精微处一笔不苟,足见意匠之惨淡经营。其《漓江春色》中,近处点缀几簇修竹,摇曳生姿,运笔颇见其花鸟画之功力。远山泼墨、破墨兼施,环麓一带的茂篁与近景的修竹相呼应,笔简而境真。其《舟泊小憩》乃一小品画,几叶扁舟、隔岸洲渚构成三条横向动态线。近景以老辣墨线勾勒船身、点厾鸬鹚,中、远景以破墨横拖竖抹,点、线、面和声交响,构成言简意邃之抒情小夜曲,让人叹为观止!

 除此画风,陈元龙另有介于山水、花鸟章法、格局之间者。如其《野渡无人舟自横》(见左下图),远山苍茫,水气弥漫,树木、花草占据大半画面,笔墨恣肆。小船以寥寥几笔绘成,笔简形具。《寒夜清风》中,一轮寒月挂清空,树间光影明灭、层次幽深,斗方尺幅间,境界渺远,未觉逼仄。其《瑞雪》虽以数只松鼠点缀画面,然其宏大境界已非花鸟画所能涵盖。其《塞上风雨》构图弥满,满纸云烟,如摄影之广角取景———近大远小,层层推递。前景做特写处理,枝干、花叶纤毫毕现,中景木椽、瓦舍隐约其间,草树掩映,渐行渐远,风雨冥晦间,令人如临幻境。这描绘的是塞上还是江南?真是让人难以断言。

其画均能以小观大、于微观中见宏观,令人耳目一新。倘无“十万峰峦脚底青”(郑板桥语)、“一叶落知天下秋”(宋人唐庚语)之胸襟、手笔,焉能造此境界?

 陈元龙现为天津师范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国画教研室主任、中国画研究所所长、硕士生导师。近年来,他应邀赴国内外讲学、举办画展,出版多部画集,事业有成,画绩斐然。他笔耕不辍,广植桃李,翘盼于百卉园圃、山水鸣涧中更添姹紫嫣红。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