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朴素而敦厚的视觉形象下,在笔墨的自由穿梭中,恋恋金秋、波涛滚滚、晚晴风景……总有一种生命的存在,以一份隽永的神情,诗化而灵性地显露在画面中。

 读广东画家曾嵘的画,总让人得到这种心性的感染。

blob.png

曾嵘国画 《旭日熔金》

 时至今日,中国传统山水画走得更加开阔,也更为艰难。在当代艺术语境下,遥远又熟悉的水墨世界,行止无定,一切都在演变,一切都有可能。这也许是文化传承者所必须面对的处境,也是作为一个生活在当代的山水画家不可回避的课题。

 曾嵘在走着自己的路,一条踏寻先辈的足迹,坚守不怠,又不断精进的路。一心体贴微观根源脉络,用水墨形式表达自己对传统文化的体验,让他在当代艺术大潮中作独善其身的抱定。他似乎与急速变化的美术圈格格不入,故而选择回归曼妙的传统,找他修炼的所在。

blob.png

曾嵘国画 《春江花渡》

 中国传统绘画中,也许有一种无法量度的气场,这是为中国人创造的一种文化和精神空间。画家借助物象来寻找人与自然的和谐,沉浸在自然中去体悟其中的奥妙,在亲近与依偎中传达自己的心象。这是心性的羽化,也是艺术的趣味所在。这也许是曾嵘能在对传统的回望和心领神会后,始终强调以写生精神去贴近自然、以写意精神留下心迹的原因。

 这种对生命体验与心象独白传统的自觉追求,使曾嵘的创作升华到澄澈洞明的境界。他在画面中传达独特的意境和品格之美,也寻觅到了属于自己的立身之所。

 曾嵘,这位生活在南方的画家,喜欢打破地域文化的局限,行迹万里,一路写生,让山川江河的脉搏在画中跳动,让空气、阳光在画中流淌。他不遗余力地“导演”鸿篇巨构,让笔下形象体现强烈的人文意识与美学追求。于是,就有了《金秋》、《飞越黄河》、《洪流铸古今》、《深谷春雨》等一批让人难忘的作品。

 技法娴熟而多变,是物象迹化的需要,也是曾嵘多年追求的目标。他用短小而灵动的笔触去表现山间林木、淙淙流泉,去塑造坚实的大地和明丽的阳光;他用淋漓的笔触去描绘宏大的气象,如倾泻的黄河、茫茫的高原。准确地说,语言资源的丰富,使他的创造行为有了无限的可能。他总是透过艺术本身和自然之间的关联,以自己的眼睛观照出别样的意味。他在承传水墨语言本身的同时,也认识到它在当代文化处境中的可为与不可为。

 从古人中来、从传统中来、从现实中来,返回大自然中去、返回心象中去、返回大美中去,在发现中创造、在创造中发现,使他的作品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

中国山水画最大的课题是怎样才能创造笔底人生境界。这境界有一种穿透时间的力量。每一代人都在不断以作品去证明这源远流长的传统价值,并在不同时代的偏向中去维系这千古风骚的尊严。为此,曾嵘以使命般的牵挂,以宗教般的情怀,守住传统这方绿水青山。

 如今,冷静而成熟的曾嵘,心境也淡定,思虑更深远,画也画得越来越精到了。这是一份福报吧。(附图均为曾嵘的国画作品,上者为《旭日熔金》,下者为《春江花渡》)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