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山水画艺术长廊中,赵幹的《江行初雪图》、赵佶的《雪江归棹图》、黄公望的《九峰雪霁图》等都是冰雪画中的极品。历代冰雪画家大多采用中锋勾勒和烘染留白的画法表现美丽的雪景。而当代冰雪画家、西部中国书画院院长李兵却用“块斧劈”(即多层次的笔触、多色彩的交融)表现西域雪山莹洁而丰富的景致。“块斧劈”是他通过对雪山光影变幻的仔细观察和精研小斧劈皴、大斧劈皴,并加以大量的实践探索出来的雪山画法。

blob.png

李兵西域雪山画

 李兵长年工作在甘孜地区。这里有蜀山之王———贡嘎山,有美丽的雀儿山,有“最后的香格里拉”———稻城亚丁三神山,有红军长征时翻越过的夹金山。在甘孜周边,还有云南玉龙雪山、青海玉树巴颜喀拉山,以及西藏众多的神山。对这些崇山峻岭、峡谷荒原,他大都前往观光或近距离写生。多次艰苦的写生,培养了李兵淳朴、坚毅、勇往直前的品质,也为他突破传统画雪方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blob.png

李兵西域雪山画

 李兵的冰雪画,以独到的水墨构成和明快光感,极大地提高了西部雪山在造型、色彩和肌理上的表现力。其画法比传统山水画中其他的技法更能表现出西域雪山的特质,使画面的视觉冲击力更强。李兵笔下的雪山,随着太阳、云彩的变幻和从早到晚的时间推移而呈现出不同的景象———或灿烂夺目、或银光挥洒、或腾云拨雾、或身披红霞。李兵完全把自己融入雪山胜景之中,并把神奇的自然景致痛快淋漓地泼洒于宣纸之上。

 李兵的《铁骨丹心》(见附图上者)以大视野的镜头,表现了巍峨、圣洁的雪山胜景。他把西域雪山的冷逸美转化成富有情致的艺术美,让观者透过画面可以感受到雪山的神采。在黑与白的极度反差中,在光与影的清冷旋律中,在生命舞动与千年冷寂中,李兵的雪山画引发了我们对雪山的无限遐想。

 在《珠峰夕照》(见附图下者)中,李兵用写实的笔墨描绘了珠穆朗玛峰身披红霞、傲然屹立的冷艳与壮美。珠峰仿佛是一位身披红纱的仙子,向世人展现她冰清玉洁的气质。这里没有朔风怒号、大雪纷飞的苦寒景象,只有寒峻、清凉的雪岭,给人一种坦荡皎洁、正气凛然的雄伟感。

李兵知雪山、爱雪山,对雪山情有独钟。其师黄纯尧说:“李兵的画富有强烈的生活气息,行笔灵动,粗细交错,以粗为主;用墨擅长在干湿、浓淡之间变化,以浓湿为主;画水则急流滚滚,画云则清幽飘浮。尤其是雪山画,气势雄伟,又兼具秀雅之气……”

 李兵的雪山画给人一种天高地远、出尘绝世的强烈震撼。这种震撼,绝不是一刹那间的视觉冲击所带来的,而是具有数千年底蕴文脉的人文理念在这一刻的凝固。李兵的西域雪山画以热爱祖国大好河山,赞美雪域高原上各族人民坚强不屈、生生不息的伟大精神为主线,构建出一个具有人文关怀理念的艺术世界。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相信,凭着对西域雪山画的孜孜追求,李兵一定能把西域雪山的特质用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手法奉献给全世界。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