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看法潘天寿画派也可以、学派也可以,但我更倾向于学派。过去的正史,对文化人的纪传,有“儒林传”“文苑传”之别。儒林传相当于学派,重在思想文化的教育;文苑传相当于画派,当然它主要不是画画,是写诗、写文章,重在艺术风格的创作。我想学派和画派的区别就在这里。画派可以从属于学派,小中见大,形象地体现某一学派的文化思想,但只要它重在技法风格的创作,而不是学说观点的教育,便不能成为以大观小的学派。近代西方,像雅典学派那样文化领域的学派辉煌不再,但在艺术领域,却出现了瓦尔堡学派等著名的学派,使艺术由重在创作、重在风格转化为重在教育、重在思想。近代中国,像浙东学派、常州学派那样文化领域的学派亦辉煌不再,但在艺术领域,却出现了潘天寿学派的高峰标举,使艺术由重在创作、重在风格转化为重在教育、重在思想。从这一意义上,用学派而不只是画派的视野来认识潘天寿,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其坚定文化自信的精神。当然,这个以艺术名义推出的学派,不是旨在培养某一种艺术风格创作的画派,而是旨在配合读图时代文化思想的教育传播。

吴永良 王勃诗意 纸本 68×68m 1999年

 “潘天寿学派”我认为同“浙东学派”有关系。“浙东学派”的精神非常强硬,而潘天寿的画品,以“强其骨”“一味霸悍”的奇崛森严著称。这也正是他的人品。而这一品格,与陈亮、方孝孺、王阳明等浙东学派的代表性人物一脉相承。尽管他是艺术家,但特别注重文化思想,不像一般艺术家只是画派传承,或者就是艺术风格的创作。我们强调文化自信,对潘天寿的研究不能仅仅局限在艺术风格上,更要有学派的认识。如果仅仅从艺术风格、画派来认识潘天寿,会发现他的许多学生和他的艺术风格是不同的,不在同一个画派中。只有从文化思想上来认识,才能发现,他的学生,无论艺术风格是不是同他一致,但文化的精神是一致的。从艺术风格角度来说,不可能解释潘天寿画派出来个方增先,从学派角度就能够解释。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