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陈道复草书杜甫诗卷全称《杜甫陪郑广文游何氏山林》诗卷(左下二图为作品局部)。此卷纵52.3厘米,横797厘米,落款为“白阳山人道复”,现藏辽宁省博物馆。

  陈道复(1483-1544),原名陈淳,后以字行,更字复甫,号白阳,又号白阳山人,江苏苏州人。他出生在典型的文人士大夫家庭,因父、祖的关系,年轻时就得以从文徵明游,并接触到李应祯、吴宽、沈周等当时艺坛重量级人物。有这种环境的影响与熏陶,再加上自身的明秀之质,陈道复的诗文、书画日益精进。中年丧父之后,陈道复性格大变———从温雅谦和的儒生变成了不为时束的逸士。在“济世终无术,谋生也欠缘”的境况下,他抱着儒家“退则独善其身”的信念,淡泊名利,安贫乐道,寄情山林。性格的转迁也改变了陈道复的书画风格,使其作品更显奔放奇纵,用笔更加率性豪放。在写意花卉和书法方面,陈道复大有超越其师之处。

  陈道复书法最初师从文徵明,但他与文门其他弟子有所不同。他并不亦步亦趋地学习文派书法,而能突破文氏门墙,兼取同代诸名家的创作思想和用笔特点,并力追率意纵笔之风。就风格而言,陈道复的行草书以米字为基本形态,同时杂进了许多其他成分(比如来自林藻的、来自李怀琳的、来自杨凝式的,当然更有来自祝允明、沈周、文徵明的),从而形成了开张洒脱的独特面貌。从今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杨凝式《神仙起居法》上,我们能找到陈道复的收藏印记“陈淳私印”,可见《神仙起居法》曾为其家藏。对于陈道复的书法取法,文彭认为“复甫家藏杨凝式《神仙起居帖》,又藏米元章《临〈争坐位帖〉》,故其书自有来历”。陈道复家藏丰富,这些作品都是他的学习范本。

  陈道复这件草书作品与其晚岁书风相吻合,笔法迅疾遒劲,绝无凝滞之笔,骨力开张,颇有气势,以奔放取胜。面对这件作品,仿佛能看见他纵笔而书、任意挥洒的情景。此作行笔有锐不可当之势,书写可谓豪情满怀,从中可见书家超群的艺术胆量与创造能力。作品结字欹侧跌宕,大小错落,左右抑扬,有一股飞跃跳荡的豪气。《神仙起居法》结体瘦长欹侧、行气跳荡的特点,都在陈道复这件书作中有所体现。陈道复中、晚年多作行草与狂草,随兴而出,不拘成法。其书风属于吴门中“奇纵”一派,表现出文人散逸的情趣。他这样的风格面貌弥补了文派书法“法度有余而天趣不足”的缺陷,也为自身赢得了“墨中飞将军”的美誉,对于晚明浪漫书风的兴起起到了一定的先导作用。

  古代文人往往诗文、书画样样俱佳,陈道复也是如此。他所处的时代是明代吴门绘画艺术发展的鼎盛时期,中国文人画在创作上渐趋成熟。以沈周、文徵明为代表的“吴门画派”是一个文人书画创作群体。这一画派能够占据艺坛主流,其主要原因是从者众多、人才辈出、注重创新。陈道复便是其中代表人物之一。其山水画闲逸疏放,纵横变化,颇见胆识;其水墨写意花鸟笔墨简洁精练,风格疏爽,追求闲适宁静的意趣,开创了明代写意花鸟画新格局。其传世绘画作品有《竹石菊花图》、《葵石图》等。此外,陈道复平生做诗甚多。其诗风纯淡清丽,很少用典,也很少有拗句,往往有感而发,语言平易真切。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