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要常常给人以新奇之感,这就必然要求艺术家不断地去创造。湖南篆刻作者陈文明就是以此为目标的。而艺术家的精神秉性又是不离“守一”的,这是艺术家的思想性格和精神气质之本真原因。我们常说“文如其人,诗如其人,画如其人,字如其人”,其实是指其思想会驱使人不断完善自己的秉赋,把自己的秉赋发挥到极致。陈文明似乎也是这样的。

blob.png

行将军章(临作)/陈文明篆刻

 画有神韵,如诗之有机趣。艺术不是科学,是要强调感觉的,有感觉才能传达美的感受。陈文明的篆刻作品有如唐诗,富神韵和机趣而多引人遐想、回味;又有若宋词,情意缠绵;其质如诗之朴,势似词之气,字印相谐、互含情韵。

blob.png

南湖草堂之玺/陈文明篆刻

 陈文明的印作与他的书法,尤其是大篆乃血肉精神、气质情趣的统一,又是同基因的脱化。十多年前,我与他论定,自古真正“以书入印”之大师只邓石如、吴昌硕齐白石等人。邓石如是第一人,还只是形式开创。吴、齐二人始,方有印从书出、书具印趣。当然,这必然要明白各有指归、各具优宜。吴移其质,齐盛其气。今陈文明之印似在书法气质基础上,更重大篆之布势、笔意和整体构成。

blob.png

钝悟斋/陈文明篆刻

 陈文明的印作汇集平正奇险功夫后,采择众家厥美。近几年,他又多攻春秋战国文字和玺印。其对章法和字法多有经心营谋,线质亦朴素许多,故而其印作愈显简古、浑厚、新奇、灵动。他在时常创新的同时,始终保持智巧精工的锻炼,这是他的学习方法和态度。其细朱文在简朴的境界之上不断变革,但文字又都有来处。他的章法构成也深究古人甚多。

blob.png

归真阁/陈文明篆刻

如“赵波之印”、“彭志敏摄”、“归真阁”展示的是很多大家皆有的精工秀丽、端庄纯美的一面;“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南湖草堂之玺”、“鲜鲜霜中菊”似受古印“日庚都萃车马”的影响;“潘毅书画”等是在有意仿汉将军印的刀法和章法;“大宽”、“心画”、“周宁之玺”等印稍有特殊之处,但亦似出自战国;“钝悟斋”的刀法和字法都有白石之气质和胆量。

blob.png

鲜鲜霜中菊/陈文明篆刻

 文字的点画符号的意义主要体现在内容上,体式构成才属形式范畴。章法构成则更要形式精神配合点画表现来创造意境,体现创作者的刀与笔的情趣及功夫。这就必然要求篆刻艺术家首先是哲学家、思想家、学者、文字学家,这样才能在作品中体现自己真正的个性。中国的篆刻艺术是极简朴的抽象概念艺术,千古以来似乎很难有真正的革新。

blob.png

如见莲花/陈文明篆刻

只有真正独具慧眼的大师才能从废墟中发现而大觉,改造成自己的面目。陈文明的篆刻艺术不仅在字法、刀法和印章传统精神上功深基实,而且在章法上有突破难点的迹象,并已具有一定的个性特征。如“汨罗江畔人家”、“汨水沙溪”、“如见莲花”等印章法具有典型的个人风格,纵横交错,质朴轻灵;粗疏纤巧、刚柔起伏相交,隐显幽明互映。

其造字源古而布势新奇:朱文印以边框收敛其势;白文印多有如战国或秦半通印那样,用加框方式来聚其气。其点画萧散而意闲,如诗文之布置,使之经纬内外互相迁接,亦如其诗之“形象与思维”的关系,也若中国写意画之韵致。

 我相信,假以时日,陈文明的篆刻会在简古、质朴的方向上发展得更好、更完善。(附图均为陈文明的篆刻作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