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png

刘大为漠上105×105cm1988

 一个时代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凝集了一批特殊的人。自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中国美术界人才辈出,汹涌前继,这个时代,无疑将会有一批人沉淀下来被历史记住,客观而言,我认为刘大为当谓其中一人。

 2005年北京双年展的时候,从学校毕业的我刚刚踏入美术记者的行列,初生牛犊不怕虎,赶在双年展开幕宴会领导发言之前,我冲过去采访了刘大为。那个时候,只知道他是中国美协的一个重要领导,具体是什么级别,说实话我也搞不清楚。在后来的工作中,慢慢了解了他的身份,虽然在之后的很多展览上总能见到他的身影,却再也没有面对面近距离采访过他,反倒是在同行、前辈们的闲聊中,从一些相关资料中,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

blob.png

刘大为 东篱赏菊图 (艺轩书画收藏)现转让,有需要的联系QQ138218888

 刘大为是“文革”刚刚结束后,第一届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班的成员。而这一年,注定是一个时势造英雄的岁月。同是这一年进入到高等美术学院就读的人,现如今大多已身居一线,不少成为各大美术院校的院长、系主任或学术带头人,在今天的美术事业中扮演着各自重要的角色。这其中有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中国美协常务副主席吴长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西安美术学院院长杨晓阳、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中国雕塑学会会长曾成钢、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上海书画出版社总编辑卢辅圣以及潘耀昌、曹意强、谷文达、黄永砯、杨飞云、王沂东、吕品昌、杨奇瑞、赵奇、陈云岗等一批知名艺术家与美术理论家。作为“文革”结束后的第一批幸运儿,美术教育对他们的意义不言而喻,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今年“两会”期间,刘大为针对目前美术高校生就业问题的现实情况,提出了高等美术教育应该依照社会需求来确定招生“容量”,建立特色办学机制的提案。在这份提案中,他用大量具体的数据,分析当下美术教育招生与教学的现状,用自己的看法阐释了对美术教育的理解与认识,并提出了相关的解决方法。

blob.png

刘大为 任重道远 (艺轩书画院收藏)现转让,有需要的联系QQ138218888

 前几年,有人质疑中国美协“美术产业化”的发展思路,我想,有兴趣翻翻过往几十年来的《美术》杂志,可以得到答案。市场经济下,美术是否可以脱离市场,我认为这是不符合现实情境的,当北京第一次有艺术家举办个展的时候,中国美协却无力承办美术活动,而仅仅依赖于有关部门的拨款,作为中国美术界的领头羊,是绝对不会令广大美术工作者们信服的。近十年间,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美协各地创作中心的成立、北京双年展等一系列由中国美协出面举办的展览,在大江南北遍地开花,改变了以往作坊式、家庭式的创作销售模式,繁荣了整个美术界,加强了各地美术工作者之间的交流与联系,也为各地美协走出一条自主创新的道路,做出了成功的典范。同时,一系列与国外美术馆、美术团体之间的交流,也为宣传我国自身的美术成果,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如果说问题,那肯定是有的,但需要注意的是,事物的发展都存在两面性,需要抓住的是矛盾的关键,而不应该只是一味地吹毛求疵。这些改变都是中国美协在1999年底2000年初,第五届领导班子上任之后确立的工作重点,根本上就是为艺术家进入市场,规范艺术市场。而这一时期,主持中国美协日常工作的是刘大为。

 在刘大为创作的众多作品中,《晚风》是给人们印象最深的一幅作品。同样,在众多描绘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形象的作品中,这幅作品非常巧妙地撷取了邓小平闲暇在庭院读报小憩的场景,以一种晚风中纯朴的诗意捕捉这位伟人的心境,而不是将这位世纪伟人塑造成一种铁腕政治家的形象。纯美恬静的诗意,巧妙的构思与布局,显示了一位艺术创作者的思考,丝毫不见一个美协事务组织者的影子。

 应该说,刘大为是属于年少成名的艺术家。1972年由他与马莲共同创作的《银针凝真情》,作为内蒙古自治区唯一入选作品,参加“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一年他27岁,并没有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也还没有亲聆叶浅予蒋兆和李苦禅李可染、刘凌沧、吴作人等一代名师的教诲。

 假如是在今天,30岁不到的年纪可以入选全国性的美术展览,已经意味着作品可以大卖,连续几届入选则更是几乎可以视为功成名就的公众人物了。今天的艺术家靠着一张成名作瞒天过海地过个大半辈子,比比皆是,根本不算什么。翻翻刘大为的简历,成绩远不止这些——1975年,他创作的油画《边疆女民兵》再次入选全国美术作品展;1987年,创作工笔画《金色高原》,参加北京工笔画学会举办的“北京工笔重彩画展”,获一等奖;同年,工笔画《大漠》,参加“全国工笔山水画展”,获一等奖;1988年,创作工笔画《漠上》,参加“中国当代工笔画首届大展”获金叉奖;1989年,创作国画《大漠孤烟》,参加“中国当代工笔山水画展”,获北斗星奖(金奖);1991年,创作工笔画《马背上的民族》,参加中国当代第二届工笔画大展,获一等奖。

 展览开幕后,站在上海美术馆的展厅内,看着挂在墙上的作品,对于喜欢美术却并不那么了解刘大为身份的人而言,我想,作品本身已经非常值得驻足了;但对美术圈内的人来说,如若不是仅仅为了捧场而来,倒是可以边看作品,边思考思考近些年来中国美术界的发展,相信,脚步也会不知不觉地慢下来。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