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山里人家》

自古以来,犬是人类最忠实的伙伴。狩猎、看家、护主,甚至现代军事、消防、侦察、交通、导盲等都离不开它。在艺术领域,犬的图像最早出现在汉画像石上。唐代阎立本、南宋李迪等都曾描绘过犬。而当代擅画犬的画家也不乏其人,河北省青年女画家姜欣便是其中的一位。

绘画艺术作为传统文化形式的一种载体,既是艺术家心灵外化的符号,又是其天分、功力、学养的综合体现。欣赏姜欣的工笔犬画,具有一种让人过目难忘、久而思慕的艺术感染力。画家能用经典的笔墨将生活的情感转换为相应的物化轨迹,使原本以再现自然界花鸟为指归的工笔画,成为画家表现自己精神世界的一种载体。画家师造化、法自然,中西融汇、广征博采,在大艺术的空间里构筑丰富、独特、新颖的天地。她用自己的表现语言和绘画图式,多层次、立体地诠释了传统与现代、历史与现实的沟通,实现了自己的艺术理想。

姜欣的老师季则夫曾说:“中国画的基本品质是写意。写意画是写意,工笔画也是写意。”姜欣正是遵循老师的这一理念进行创作的。她能巧妙抓住犬的神韵,把犬的机敏、调皮、娇憨、慵懒一一展现于笔端。其工笔犬画既有真实物象的神韵,又有自己对写意精神的理解。作品中所体现的画家那扎实的写实造型能力与较高的笔墨技巧,皆缘自其早期对鼻烟壶内画艺术的创作。姜欣天资聪慧,少时便于画有特慧,曾跟随王习三学习鼻烟壶内画艺术的创作。后来,她又研习国画艺术,并得到季则夫的悉心指导,使其艺术又拓展到一个新领域。

在姜欣的眼中,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因此,她认为,在描绘犬时,无须过多地改变它们的形态,而只要以敏锐的直觉观察犬的每一个亲昵动作和每一个不易察觉的眼神,以探寻、发现那不易被人们察觉但能体现物象神韵的微妙细节——或威猛机警,或憨慵妩媚,或乖巧依人。此外,她有意淡化了犬的凶猛与刁悍,以拟人化的笔墨语言进行创作,体现了一个女性画家细腻、温润的内心情感与审美追求。观她的《山里人家》,一只幼犬蜷曲伏地,双目圆睁,绒毛蓬松,眼神纯真,轻吐着舌头,天真可爱,让人有一种想抱它、亲它的冲动。除了这只可爱的幼犬外,画家还描绘了枯树、筐篓、玉米、辣椒等,突出了主体物,使农家小院洋溢着祥和、温馨之气。此作构图巧妙、用笔严谨、设色清丽,既折射出自然界的真与美,又过滤了现实的丑恶与卑俗。画家将自己的清澈圣洁之心、静穆悠然之情融入笔墨中,故而其作品有哲思、有情韵、有意趣,既能给人以心灵的愉悦,又能让人回味无穷。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