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敏,1929年生,浙江杭州人,幼承家训,能画人物、花卉,亦擅诗词、书法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著名画家

孩提时代,他随父母从西子湖畔的杭州迁至沪上的泰安路,那时此处还是城乡结合处,有青青的田野,潺潺的小河及篱笆墙上爬满牵牛花的农家小院,在从父学画之余,这片田园可是他童年时的乐园,抓蝈蝈、掏雀窝、捕蟋蟀、粘知了。而今一个多甲子过去了,朝花夕拾,童心不泯的他将这儿时记忆中的花鸟草虫再现于腕底笔端,为当代艺苑奉献了一本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和独特的生命感悟的《韩敏花鸟草虫集》(上海书画出版社)。 

  近年来,已年届七十又七的韩敏先生又有返朴归真、重回田园之意;他长期寓居于海上千年古刹龙华寺的一隅“塔影院”,日有翠竹蕉叶小鸟啼,夜有青灯黄卷诵经声,可谓是“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使他能超然于尘嚣俗事而专心致力于翰墨丹青,正是在这

种“心远地自偏”的幽逸清寂的环境中,他所创作的这批花鸟草虫画,一如他的人物画那样,依然保持了华润、精致、典雅、诗化的笔墨追求和艺术品位,使人可赏、可读、可品。 

  正是凭借着深厚的生活底蕴和精湛的造型能力,韩先生的花鸟草虫画构图饱满和谐而疏密自如,具有一种勃发清新的田园氛围,其红花绿叶或奇木秀石大都以阔笔挥洒,水墨晕染,重彩敷色,因而显得气势豪放而气韵雄浑,气息畅达而气格爽健,如国色天香的牡丹、娇艳妩媚的芍药、清香飘逸的兰花、绿叶纷披的修篁、格高韵清的荷花、疏影横斜的老梅等,充分展示了国画大写意的艺术表现力,突出了其笔墨形态意趣和色彩变幻效果,从中可见他对青藤、八大、板桥、苦铁、伯年等人画风的继传与开拓。 

  韩先生所画的鸟虫则十分精致、精微而精到,大都采用了一丝不苟的工笔勾勒,达到了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境界,深得白石老人神韵。如他画的螳螂、蜻蜓、蟋蟀等纤毫毕现,形态生动逼真,特别是知了羽翼上细细的纹线、头部上的黑色折光等都——一画出,可见功力造诣之深厚。记得笔者在年前的一篇文章中谈到韩先生能在一粒米上写10个字,韩先生读后想此功久没练矣,随后特地找了一粒米在上面书写,然后欣喜地告诉我说:此功没废,至今老夫依然能写10字矣。韩先生画的鸟类姿态灵动、形神相畅,注重于头部的精心勾画,因而极富情性。如翠鸟、竹雀、鹌鹑、飞燕、鹦鹉等造型生动、动感强烈,散发出郁勃的生命气韵。今岁时逢乙酉鸡年,韩先生此本画集的开卷压卷之作均为雄鸡,雄姿英发,气宇轩昂。从大红的鸡冠到金色的羽毛,都缜密勾勒,神采盎然,背衬以青翠的修竹,一派清新的阳刚之气扑面而来。

  韩先生熟谙诗文,有着良好的文学修养,且擅长板桥六分半书,笔墨秀雅俊逸。在这本花鸟草虫集中,每一幅画都精心配置了古典诗文,从而增强了画面的内涵意境,如《知了墨竹》图上题诗曰:“邻家种新竹,时复过墙来。一片青葱色,居然为我栽。”从而使尺幅丹青弥散出浓郁的诗情,提升增强了作品的美学内涵,使画、诗、书相得益彰,令人味之无极,诚如古人所云:“腹有诗书气自华。”(新民晚报 王琪森)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