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要的,我拿来了。” 

这句话太唐突了一点。先来个自我介绍吧。我叫Itolian,女,三个月前才成为少女漫画社的一员,19岁。 

神秘漫画家

我的老板——就是编辑——是个发型中分的中年男子,长得很帅,不过,我从来没见过他大喜大悲过。其实,说“从来”也是言重了,因为我才在这里呆了三个月。听同事说,大家在背后都叫他“白板”。 

我把完成的画稿交给白板过目,然后在小转椅上坐下。 

“哇!是妙果寺老师的亲笔签名!” 

我看到桌上的一张签名画,开心的叫了出来。 

妙果寺老师是我欣赏的少女漫画家。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挺神秘的。 

“好棒哦,你是妙果寺者的老板?” 

我高兴的捧着画。 

“我也是你的老板。” 

白板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的画稿。他顿了顿,目光在画上扫来扫去,“你虽然是新人,可是也应该认真点嘛,你画稿上编排的对话实在太无聊了。” 

“老板,我想见妙果寺老师。” 

“不行,妙果寺不见外人。” 

“什么?” 

“他不见外人,也不和陌生人说话。” 

“别这样嘛!” 

“不行!”白板面无表情,“除了编辑外,谁也见不到。” 

“可是……”我有点失望。 

“没有可是,这些画稿的人物对白拿回去重写,这回可要认真点。” 

“好吧。”我嘟着小嘴,叹了口气。 

 我走出办公室。 

 我想像中的妙果寺老师……  能把漫画画得这么细腻的人,一定是个标致的美人了…… 

等我见到她,我要请她签名,还有握手…… 

 还有…… 

不过,她为什么给自己取了这么古怪的一个笔名呢?说实话,我初见到这个名字,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妙果寺的和尚了…… 

“唉呀!”我正想入非非,突然眼前出现一堵“墙”,我腿一软,摔倒在地。 

 好痛……到底撞到了什么? 

“没事吧?……能站吗?” 

一个高大出奇的男生站在我面前,他向我伸出一只手,哇,好长的一只手。 

“很抱歉,没看见你。”他抱歉的说。显然,刚才我就是撞在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上了,不过,他的话……好像撞倒我不是他的错,反而是因为本姑娘的海拔太可怜所致。幸亏今天我心情好,所以…… 

 他握住我的手。好大哦。 

“哇!”我差点叫出来。 

那家伙真不是人,扶人起来也不该这么粗鲁呀。 

 糟了,画稿都散在地上了,还没装订呢,看来又要一页一页的对照了。 

“都散开了。”他俯下身去,把外衣随手向我一丢,去捡我的画稿。 

衣服罩在了我的头上,我气呼呼的把衣服拽下来。这时候,他已经把画稿都捡起了。他用手掸掸画上的尘土,吹了几口气,一只手把衣服抓走,另一只手将画稿往我手里一塞。 

“这是漫画的对话。”他显然看了几眼。 

“嗯。”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这男生真恐怖,大概有1米85吧,一个标准的运动选手。 

“你也在漫画社工作?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嗯。”他且走且说。 

 我们同路。 

“我叫Itolian,是新来的。不过,也不算新啦,已经三个月了,现在在二楼工作。我都没见过你,你是……?” 

“我在你的楼上。”他说。 

“我希望能成为第二个妙果寺。” 

“哦?”他瞪大眼睛。差点笑出来。“妙果寺可是关和尚的地方呀。” 

“我说的是大漫画家妙果寺糖水!”我白了他一眼。 

“她是大漫画家吗?……”他看了看我的脸色,“加油吧!未来的大漫画家!”他一拍我的肩。 

“哇。”这么大力。过份! 

 不过,我还是挺喜欢他的鼓励。 

“那么……谢谢,再见。”我说。  真是的,也不知道能否再见,还说再见。 

 可是,他像个运动选手,这么高大,而且,看他的样子,一脸的清秀,一副大学生的模样…… 

 那个帅哥……  能再见吗? 

 2“再重画一次”。白板面无表情的说。 

 “为什么?我都画好了呀。”我感到奇怪。 

 “可是都没有适当的表情。人都有喜怒哀乐,可是,你都没表现出来嘛。” 

 “倒如,”白板继续说,“我批评你的作品时的表情是这样,” 

 他面无表情。 “打牌输的表情是这样,” 

 他面无表情。 “称赞你的时候,表情是这样,” 

 他面无表情。 “这种没有喜怒哀乐的表情好吗?” 

 你本来就是这样的嘛。我想。 

 “懂了吧?所以再画一次。”他面无表情。 

 我被他打败了。 

 唉,好不容易才画好的。 

 我走出办公室,且走且想。 

 “啊!——哇!”我被“宠然巨物”撞了一下,倒媚的是,头还在倒地时在墙根碰了一下。 

 眼泪都冒出来了…… 

 是哪个冒失鬼?真是的!过份! 

 “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低着头口中喃喃着。“没事才怪!” 

 “又是你!”是那个两周前撞倒我的1米85的帅哥…… 

 他也很惊讶。 

 咖啡屋。 

“我不是运动选手,”他说。 

 哼,这次让你大出血。我叫了好几杯南山咖啡。 

“我叫刘川枫,外国语大学一年级,” 

 流川枫?我还赤木睛子呢。我又叫了一杯南山咖啡。 

“一年级?和我同年级哦。”我呵着气,说。 

“本来应该是三年级的,”他说。 

 真可惜,咖啡屋里叫不到糕点,我想。 

“可是因为某些原因,所以留级了。”他说。 

 我叫服务员过来,又叫了几杯南山咖啡。 

“这不是你画的漫画吗?”他看到了我摊在桌上的画稿。不过,我也不算“摊”,因为公文包开着,所以让他看见了。 

“哦?”我似答非答,又叫了一杯南山咖啡,不加糖的。 

“何时发表?”他问。 

他问到这里,我就有点泄气。虽然下腹有点胀。我说,“还不知道呢,我的漫画总是被老板批评,” 

他看着我。 

“现在想起来都很烦恼,”我说。 

他叫了服务员,收拾他的杯子。 

“……”我正要接下去说。 

 他突然伸手把我的画稿从包里取出。“我看看好了。”他说。 

手真长。我想,恐怖……长颈鹿的脖子似的。 

“你也看少女漫画?你全身肌肉!”我挺吃惊。 

“又不是用肌肉看。”他耸耸肩。 

 让外行人看也没关系。我想。 

“好了!”他一口气都看完了。 

 期间,我上了六次厕所。有一次是因为把包忘在里面了,所以去取。 

“嗯,你的画,是有点问题。”他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帅气的脸,突然想笑。但没笑。外行人。我想。 

“你的画都没有表情,”他说。 

外行人……我想。 

“画漫画要把表情画出来,” 

 外……我想。 

 “还要把主角的个性画出来,” 

 我有点呆住了。 

 “你太祟拜妙果寺了,” 

 我低头不语。挺有道理的,还真看不出…… 

 “所以画时,和他的作品混在一起了,” 

 他继续说。 

 我玩着小条匙,深思着。 

 “这样的作品,只能算是抄袭。” 

 “抄袭”这个字眼刺痛了我。 

 “你在胡说什么!”我跳了起来。 

 “你这个大块头,怎么会了解妙果寺老师的世界!”咖啡屋里的所有目光,都在我的身上聚集。 

 “你还是回去摔角算了!”我有点歇斯底里,吼完之后,头有点晕。我把画稿抢到包里,踉跄的跑出咖啡屋。 

 “Itolian!”他在叫我。 

 我没有回头。 

 听到了他的一声叹息。远远的。 

 3哼!居然对我说那种话。可恶! 

 “和别人的作品混在一起,” 

 “只能算抄袭。”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 

 我倚着画笔。 

 心有些乱。 

 他说的,也许,是对的。 

 4“Itolian,”白板放下画稿。 

 “嗯?” 

 “这次很好。”白板面无表情。 

 “你没有骗我?”我有些欣喜,这是老板第一次夸我,我有点不相信自己血肉相连的器官了。“真的?”我问。 

 “我这样子你在骗你吗?”他面无表情。 

 拜托…… 

 “真的。”他说。“弄好,就可以刊出了。” 

 哇!太好了!我兴奋极了。 

 都是刘川枫的功劳,我应该向他道谢。 

 “我先走了。”我轻飘飘的从小转椅上起来。 

 “再见。”白板面无表情的说。 

 啊,去哪儿找他呢? 

 我根本不了解他,也只是知道他在三楼,可三楼有那么多的房间。 

 怎么办呢?我刚要跨出办公室。 

 “白板先生,”我回头,口不择言。 

 “嗯?”他居然没有因我的失言而生气。 

 “算了,没事。”我轻轻带上办公室的门。 

 “?”白板面无表情。 

 反正,问也是白问,他一定不知道。 

 可是,要怎么找他? 

 只好,等下一个偶然了。 

 5一月后。 

 电梯门。 

 门要关了。 

 “喂!等等!”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是枫! 

 “终于见到你了!”我拦腰抱住了他。然后电梯里的人都看着我们。然后我发现自己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 

 6枫的办公室。 

 “为了找我?每天都跑到三楼来?”枫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把稿纸带到这里来画……”我语无伦次,“我要向你道谢,” 

 “我听了你的建议,所以,就过关了”。 

 “是吗?那很好呀。”他手支着下巴,孩子似的看着大大咧咧的坐在桌子上的我。 

 “都是你的功劳”,我说,“还有,那天……是我不对,很抱歉……” 

 “算了。”枫说,“不过,你跑得的确很快。我本来想来个AA制付帐……后来你跑了……所以,大出血……” 

 我差点从桌上跌下来。 

 “我几乎血压高。”他笑着说。 

 我发现他的笑容很阳光。很安在旭。 

 “对了,你的作品什么时候出版?”他问。 

 “下个月,我会送你一本的”。 

 “不用了,我自己买就行了,”他玩着笔杆。 

 “真的谢谢!”我发现冷冷的冬天原来也可以是这么的温暖,“没想到还有人要花钱买我的漫画,太好了,都是你帮我的”。 

 “我请你喝咖啡吧。”他突然说。 

 “现在?”我觉得除非两人逃岗。因为快要到工作时间了。 

 “门口有自动售卖机,” 

 “咦?怎么掉不出来?”他放了几个硬币。 

 “梆!-——轰!”他K了一拳。那机器激动的喷出咖啡来。 

 “趁没人看到,快逃!”他夹起我就跑。 

 “我的画稿……”我惊叫着。 

 总觉得,这次的主角是自己。 

 而男主角,是很帅的…… 

 他。 

 7“茶会?” 

 “下星期举行,”白板说,面无表情。“新人也要有二三人出席,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让你参加。” 

 “那,妙果寺老师会来吗?” 

 “不会。”白板面无表情。“死心吧!你是绝对见不到她的。” 

 白板突然神采奕奕。 

 我有一种想K他的冲动。 

 “还是多练习一下签名吧,有人会叫你给他们签名的”。 

 “是。”我失望的说。 

 真是可惜,看来,我的希望又泡汤了。 

 8人真多,这样的场面,我紧张的想上厕所。我在走廊里寻寻觅觅,总算找到了! 

 “等等!”几个身影从我身边呼啸而过。 

 几个男人把枫朴倒在地。 

 怎么了? 

 我看清了那几个人,其中一个是面无表情的白板。 

 白板没有理睬我,他对压在身下的庞然大物说,“枫,你还是回去吧,” 

 “开玩笑,你不要乱来。” 

 “别压着我嘛。”枫身上,白板身下的一个男人说。 

 我想这件事很“?” 

 “枫,你替我们想想嘛,”白板的头从上面挂下来。 

 “面无表情?”中间的一个男人说。 

 “你以往都是神秘漫画家的身份,如果现在……”白板说。 

 “不行!”枫跳了起来,把身上的几个男人跳翻。 

 我把紧张抛到了爪哇国。 

 “可是如果读者看到,突然出现一个充满肌肉的男人……”白板面无表情。 

 “谁规定有肌肉的人就不能画少女漫画吗?”枫把白板衣襟扯起。白板面无表情,汗如雨下。 

 “不是!是我们没有替你准备桌子……”白板语气软了下来。 

 “我自己会弄。”枫把白板一丢。向大厅走去。 

 “你再考虑一下吧!枫!”白板大叫个男人如此评价白板的表情。 

 难道…… 

 枫就是妙果寺糖水? 

 9大厅。 

 少女漫画社的众读者-——女性居多。 

 纷纷议论着。 

 议论纷纷。 

 枫高大的身躯坐在一张不知他从哪里搬来的大桌子旁。桌上放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妙果寺糖水”。 

 白板哭丧着脸,坐在主席台上。 

 “唔……”司仪头上冒汗,“现在先由各位大漫画家以及新人自我介绍。” 

 “第一位是……” 

 枫在司仪身后站了起来。司仪个头才到枫的胸膛。 

 “各位好,我叫妙果寺糖水。” 

 台下发出一致的声音,“不可能!”“怎么是男的?”“不会吧?” 

 司仪大叫着,“安静点,有问题请举手。” 

 “有!”我站了起来,手举得高高的。周围瞬间静了下来,空气也仿佛呆住了。 

 “不,只有读者才可以提问,”司仪解释道。我没睬他,说,“我是新人漫画家,名叫Itolian,我有一个问题,” 

 “你以前一直是个神秘漫画家,” 

 “今天为什么要出现呢?” 

 枫无语。 

 他沉默了几秒钟,说,“好问题,” 

 “以前,我一直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那是因为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想逃避。” 

 “我曾问过自己,是否喜欢这工作,” 

 “如果是不,那我就可一直逃避,甚至消失。” 

 “直到一天,我遇见一个充满信心的女漫画家,” 

 “我才知道自己逃避是错的,” 

 “所以今天,我才又站到前面来!……” 

 枫…… 

 “还有问题吗?”司仪突然打破短暂的沉寂。 

 “我想请问一下,你以后还会继续画漫画吗?”一个可爱的女生大胆的站起来问。 

 “会。”枫说,“不仅如此,我还会更加努力。” 

 “哇!太好了,我们会为你加油的。”一群女生叫了起来。 

 “谢谢。”枫笑了,白板长出了一口气,暗叹,“幸好!” 

 那个曾被夹在中间的男人发现白板又恢复面无表情了。 

 10“其实我一直想当一个篮球选手。” 

 “所以你才买NBA篮球月刊。”我笑着补充。 

 时间真快,我的庭院里又开出了美丽的花。 

 “你知道吗?”他说下去。 

 “我之所以画漫画,是因为大学的同学……” 

 “有一天,和大学同学一起喝酒,突然看到一本少女漫画。” 

 “同学们怂恿我参加漫画大赛”。 

 “他们说,反正得不到一万块钱的奖金也无所谓,不过,得了奖,就一定要请客。” 

 “没想到的是,我真的得奖了,”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画漫画了……。” 

 “而且,画迷的信,也一直寄过来。” 

 “可是,白板说我的形象实在不太符合少女漫画家——这大概也是因为干这一行的基本是女的,而男的,也只有几个,但只是做做助理。所以,白板叫我干脆当神秘漫画家好了。” 

 “真辛苦。”我说,嗅着他送我的一束红蔷薇。淡淡的香,湿湿的。 

 “嗯,”枫说,“我现在轻松多了。以后呀我要更加努力了。” 

 “为什么呀?”我笑着问。 

 “因为有很多人在为我加油。” 

 “我也要加油,”我甩着花束,把芳香洒满了整个庭院。“虽然我没有肌肉。” 

 “枫。” 

 “嗯?” 

 “你为什么取那个怪笔名啊?” 

 “不准笑。” 

 “啊?” 

 “我家附近有座妙果寺,所以,就取来用喽。” 

 “那糖水呢?” 

 “因为我喜欢喝糖水。”他一脸的认真。 

 我弯下腰,把头埋在膝盖上大笑。 

 “你果然笑我……”枫把花束放在肩上,且说且走。 

 “哈……”我擦着眼泪。 

 “我好喜欢你。”我轻轻的说。 

 当然,他没听到。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