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是他的绰号,其实老鼠长得堂堂正正的,绝非獐头鼠目之辈。只因他生于1972年,属鼠,才获此雅号。 

老鼠最大的愿望是当个摇滚歌手。 

但事与愿违,他天生一副破锣子嗓门,没有一个音乐学校要他。 

老鼠倒也明事理,他说:音乐学院一年毕业多少人,中国一年才出几个摇滚歌手?全世界又有几个摇滚歌手毕业于音乐学院?进不了音乐学院我就考美院。说这名话时,其口气就像在说“进不了音乐学院我就去死”或“当不了总统就当广告人”。 

没想到老鼠还真有点绘画天赋,最终老鼠进了美院。美院毕业后真的当了广告人。 

老鼠考进美院的直接后果是:中国少了一个摇滚歌手,同时美院花再大力气也无法将老鼠改造成画家。老鼠的摇滚细胞是与生俱来的,却无有适合的土壤让其生成长;一心想当摇滚歌手的老鼠根本不把画画当回事,任你美院再用心也难以将这个光头的家伙改造成画家,更不可能把他培养成一个既是歌手又擅绘画的复合型人才。 

美院的四时间老鼠靠长长短短的画笔和大大小小的画刀在调色板或画板上敲出一串串音符来打发。有时老鼠也用铝制的饭盒取代调色板的功能:用来敲打或调颜料。心情也时老鼠就在男生楼的长廊拉开嗓子仰天长嚎,心情不好时也嚎几句。据说是他是在唱一些很经典的歌,但很少有人听得出他究竟在唱些什么。 

唱歌时老鼠极为认真和投入,双眼总是紧闭的,双手总是挥着舞着,那个光秃秃的脑袋随着节奏摇个不停,就像要把光头上的汗甩干一样。可是,往往是头越甩,汗水就越多。他也只好将光头继续甩下去。 

在校门口卖茶叶蛋的老大娘经常对老鼠说:“你们这些画画的孩子……”弄得老鼠十分痛苦,但还是不厌其烦地、十分耐心地解释:不,我是玩摇滚的和他们不一样。其实即使是现在,美院的学生还不是个个扮得像摇滚青年,走在大街上根本无法分辨谁是画画的谁是摇滚的。再说,从美院大门走出来的会不是画画的而是别的?你骗谁呀你! 

老鼠终究还是当不了摇滚歌手,当不了画家。他只好随便找家广告公司当起广告猪来。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