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古不误求新——陈初生的书法主张与实践

陈初生 书法作品欣赏

陈初生1946年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现为中国古文字学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暨南大学中国文化艺术中心主任、书法硕士研究生导师,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陈初生 书法作品欣赏

他196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在校受到章太炎的再传弟子、书法家刘赜的呕心栽培。1981年他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古文字学研究专业,获文学硕士学位。在校他遇到了两位名导师——容庚与商承祚,耳濡目染,受益匪浅。他认为最重要的是得到了导师“做人做学问都要走正道”、“以余事临池,不争名于市”的教诲。

陈初生 书法作品欣赏

陈初生经历中最让人叹服的,也最能体现其学识水平的是他于1986年完成的65万字的手写巨著——《金文常用字典》。他在其导师容庚所著《金文编》的基础上,仅用7个月时间完成编纂,然后又用8个月时间完成了该书的誊写,其深厚的积累可见一斑。作为一位古文字研究工作者,陈初生认为,电脑的出现体现了时代的进步,汉字输入法的解决使中国的汉字能跟上世界的发展潮流,利于与世界沟通;从汉字的艺术角度讲,书法的应用性与艺术性在以前都是互相依存,而现在书法的艺术功能更加突出了,已成为专门的学科,这也是时代的进步。

陈初生 书法作品欣赏

对于现今的流行书风,陈初生也有自己的主张。他说:“我不想‘吃掉’它,它也别想‘吃掉’我,历史是会作出公正评价的;京剧是京剧,地方戏是地方戏,流行歌是流行歌,艺术的道路千万条,但一定要‘取法乎上’。”对于现今流行书风中多行草书体的现象,他认为,正书与行草书本身不存在水平的高与低,且其各有规范,不应以书体的种类来品评;一个人要学好书法,至少要有一个正书的根底,因为正书的法度森严,可以从中学到平衡的能力;任何高起点的艺术都是很讲究平衡的,孙过庭《书谱》中就有“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的说法,将平正视为呆板是不对的;中国书法艺术是独特的民族艺术,用西方的美学观点来对其讲行评价并不都有效,不能以为越靠近西方就越好,譬如国粹京剧,如果它脱离了西皮、二黄这些基本的东西,那么它就不是京剧了,一定要分清哪是主流,哪是支流。有人认为凡是古代的都是好的,陈初生是不赞成的。

陈初生 书法作品欣赏

他曾说,如几张楼兰残纸,可能是当时的柴火帐什么的,它有其考古方面的价值,但艺术价值则不一定高;任何时代,高科技、高艺术都是掌握在知识者手里的,不能简单地将古代的东西都崇为艺术上品;文化是多方位的,各种艺术营养都要吸收、综合;书法工作者要多读史,因读史使人明智,历史上留下了许多伟大的经过历史检验的书法艺术大家,读后就会发现他们的个人风格不是“做”出来的,个人的修养与书法是有联系的。书法是需要严谨和探索精神的。陈初生给自己书法的定位是师法商、周、秦三代,所以在他的作品中常有一枚“我师三代”的印。陈初生于篆、隶、楷、行、草各体皆攻,且均有相当高的水平,但他对自己的书法有“最有功力的是金文,最有自己特色的是秦隶”之评,当是一语中的。众所周知,作金文是要有深厚的文字学知识和书法功力修养的,曹宝麟称其篆书“盖浸淫 古,而浑穆自见,如盐着水,似金出冶,非浮薄浅末所能妄拟也”。

他对创作决不马虎,每个字的来由都要进行考证,然后才提笔书写。古人论印有“篆不配不刻”之语,这种严谨在陈初生的书法上也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在得到马王堆、睡虎地等地出土古隶文字后,他觉得它们既有篆之结构,又有隶之笔意,变化多,相对篆书要活泼,相对汉隶要古雅,于是一连研读了几个星期。

有时他禁不住提笔信手写点什么,再翻秦隶资料一对照,竟发现自己随手所出的一些字竟与秦(古)隶暗合,心中不免一阵惊喜和畅快,于是就坚持下来了,开始了古隶的创作。他在研读古隶作品时取其意,而在创作时强其风神,终于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