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伯翔1934年10月4日出生于天津武清县,字振羽,别署师魏斋主人。现为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天津市文联委员、天津市书协副主席。

孙伯翔 书法作品欣赏

在当代中国书坛,孙伯翔无疑是值得人们深入研究的一位重要书法家。孙伯翔自幼学书,临池不辍。曾得王学仲、孙其峰指导。崇尚碑学,倾心北派,兼涉隶、篆、行、草、书作雄强古拙,形散神聚,气质不凡。现为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天津市文联委员、天津市书协副主席。出版有《孙伯翔书法集》等。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师承王学仲、孙其峰诸名家。潜心翰墨至今六十年有余,曾习唐楷,后专师北魏石刻。

孙伯翔 书法作品欣赏

同许多人相比,孙伯翔有许多劣势:没有令人羡慕的学历光环,没有担任过令人垂涎的官职,不会经营,更不会钻营。他只知道,以生知之资,治困勉之学,用最聪明的头脑在最笨处下工夫,而且是下死工夫、下硬工夫。但这些并没有动摇孙伯翔在当代中国书坛的地位和影响。

孙伯翔 书法作品欣赏

一、孙伯翔在书坛的地位和影响来自于他对传统的继承和拓展寂寞和孤独是培养杰出书法家的最好学校,辛酸的眼泪和勤奋的汗水是浇灌杰出书法家的雨露和甘霖。家庭出身使孙伯翔过早地经历了人间的冷暖、世态的炎凉。长期的寂寞和孤独磨炼了意志,也锤炼了艺术。孙伯翔曾长期地深入传统,涉猎唐楷,深入北碑。他在总结自己的艺术道路时说:“在年轻的时候,起步练习写唐碑,这对我走入书法艺术的门径很有益处。后来由于自己的偏爱,逐渐转入写魏碑。开始就临写《张猛龙》,作为一个单元临写了几年。随后临写著名的墓志,接着转向《龙门》方笔,再由《龙门》转向圆笔的《云峰》。就这样寻寻觅觅,在魏碑的浩瀚海洋里游历了大半生。”对于《张猛龙》、《始平公》、《爨龙颜》、《郑文公》、《论经书诗》等著名的碑刻,他反复临习,朝夕揣摩,直至达到精熟的地步。他临写的一些作品,给人的印象是:乍一看,很像原碑;但和原碑相比较,又有相当的距离;回过头来再细细品味,却发现更加像原碑。这说明,他对原碑的形态、神韵已经烂熟于心,这些碑刻的风格特征已经融化在他的大脑中,并自觉能动地在他的笔下表现了出来。王学仲曾经说过,在学习传统上没有人下过孙伯翔那样的苦功。孙伯翔自己也谈到,自己练字用过的纸一卡车也拉不走。他反复地临习、揣摩,对魏碑的各种风格、形态、神韵进行观察、体味、比较、融合。他在讲课中提到:“察之尚精,方能拟之贵似,拟之贵似,方能遗貌取神,遗貌取神方能达到取古化我的境地,达到这个境地,方能厚积薄发,进入创作……字内功不是以年限为绝对标准,也不能以不动脑子地临摹几百遍来衡量,更不能用自己的小聪明来代替砚田的寂寞耕耘。只有用最聪明的头脑,最扎实的形质功力,一步一步地循序渐进,才能得到临书的真正收获。”他多次告诫学生,写方笔魏碑的时候,要注意到它圆浑的一面,惟有圆,方能厚,惟有圆,方能活,惟有圆,方能内蕴丰富;写圆笔魏碑的时候,要注意到它方雄的一面,要靠方雄体现出魏碑的力度和神采。其实,孙伯翔所谓的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并不一定是原碑刻的点画特点,也不一定是北魏书家所具有的驾驭能力,更不一定是刻工有意的修饰,而大多是他个人对魏碑的创造性理解,是他数十年临池、研究的甘苦之言。他临写的魏碑作品,不是对原碑的刻意模仿,不是对原碑的简单复制,而是融入了自己的理解,体现着自己的创造。同原碑相比,他的作品点画更峻厚,内涵更丰富,变化更多样,风格更鲜明。可以说,这是孙伯翔对传统的开拓和发展。

孙伯翔 书法作品欣赏

二、孙伯翔在书坛的地位和影响来自于他在魏碑笔法上所取得的突破孙伯翔在魏碑笔法上的突破完全是在没有前人可资借鉴的基础上,经过他十余年的反复实践、反复探索所取得的。他用一管柔软的长锋羊毫,敢于大胆地侧锋起笔,绞锋行笔,写出了魏碑斧劈刀削、斩钉截铁、钢打铁铸般的艺术效果,真正达到了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再现了魏碑的那种大气磅礴、奇崛方雄的艺术风格。可以说,他的方笔魏碑是对笔法的一大创造。孙伯翔不仅在魏碑的笔法上有自己独到的创造,而且在对魏碑的研究上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在《怎样临习〈始平公造像记〉》一书中,处处闪烁着他思想的灵光。这些见解,都是他苦学、深思、顿悟的结果,是前人所没有谈到的。

孙伯翔 书法作品欣赏

三、孙伯翔在书坛的地位和影响来自于他对自己的超越超越别人难,超越自己更难,因为这意味着对自己的否定,意味着对既有名利的舍弃,更为可怕的,是随时都有归于沉寂而被人遗忘的危险。因此,许多艺术家一旦确定了自己的风格和面目,就不再想变,而且也不敢变。大多数的欣赏者、收藏家也往往不希望他们求变。一旦变了,人们往往不予承认,作品的价码就会因而大打折扣。但孙伯翔没有被名利所左右。他在不断地否定着自己,超越着自己。他在创作的时候,往往会毁弃许多别人看来已经足够成功的作品,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在见到自己以前的作品时,他也很少持欣赏、肯定的态度。尽管在探索中不免要走些弯路,但毫无功利目的的探索使孙伯翔加深了对魏碑的理解,并实现了新的突破。孙伯翔今天的书法,已经不完全是纯粹意义上的魏碑书法,而是寓雄强于飘逸、寓险绝于平正的艺术佳作,是继承与创新的统一,是功力与性情的结晶。他的书法创作,已突破了固定的格式,或如清风朗月,或如黄钟大吕,或如高山峻岭,或如小桥流水……已经接近了碑帖交融的美妙境界。

孙伯翔

四、孙伯翔在书坛的地位和影响来自于他的人格魅力在书法界,孙伯翔的人格是有口皆碑的。他为人诚朴,正直善良。不论年龄大小,职务高低,他都一视同仁,以诚相待。他从来不妄自尊大、臧否他人,对传统、对前人总是怀着一种虔敬之情,虽已名满天下,但依然像一个辛勤的农夫,在砚田内默默地耕耘着、劳作着。他的书法虽然影响巨大,而且私淑者众,但他却经常告诫人们,要多向传统学习,不要直接以他为范本,要根据个人的性情爱好,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和主动性。他从来不想制造什么“轰动效应”,而只是“想在宣纸面前搞得明白一点”。他的心胸是博大的。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的曲折,忍受了那么多的苦难,但他依然乐观、豁达。他把绝大部分精力用在对书法艺术的探求和创新中,而不用在对名利权位的企盼和追逐上。这也可以说是孙伯翔取得令人钦慕成就的秘诀所在。  

孙伯翔 书法作品欣赏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