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他的艺术家一样,在下笔创作《百万雄师过大江》之前,陈树东和李翔做了大量功课———查阅资料文献、实地考察,甚至连解放军当年渡江用的船帆都搬到了画室。“许多老画家都画过渡江战役,为了使这张画更具有新意和鲜明的时代性,我们画了30多张草图。”李翔认为,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是现代人对历史的一种重新审视和体会,艺术家在具体绘画方面应该有所突破和创新,确立一种新的面貌。

初见陈树东、李翔创作的《百万雄师过大江》草图,场面的恢弘让人慨叹,历史仿佛瞬间定格,但细细品味,画面又充满律动感。陈树东、李翔认为,《百万雄师过大江》主要突出“百万雄师”的气势,除了画面效果要有震撼力之外,绘画语言、绘画材料都应该有所创新。

百万雄师过大江  陈树东 李翔   2009年  布面油画  480×290cm

油画《百万雄师过大江》给人的第一感觉是:画面“斑斑驳驳”,近看像抽象主义,稍远看是表现主义,更远看则为写实主义。“我们故意做成这种效果,使画面具有历史的纵深感和穿透力,这个构思是很久以前就想好的。”李翔说。

在具体创作上,“《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表现手法以大场景为主,主要表现战争、历史的瞬间,也表现人的精神信念,”陈树东说。《百万雄师过大江》要想取得深沉、厚重、宏大的画面效果,构图必须有一种坚不可摧的稳定感和牢固感。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将画面形象做了细致的安排,使画面结构明确,具有粗犷雄浑的力度。“我们认为,本画在形象的刻画上不能太拘谨和细致,所以降低了人物在构图中的分量,而把当时战争的符号,如船帆、水浪等作为主体形象。这些形象的作用在于既可以交代战争发生的实际场所,更重要的是,又产生了一种气势雄浑的构图效果。形象的粗犷并不意味着细节不重要,要使画面耐看,必须有足够的细节支撑,但不能把重点放在服装、道具和人物表情这些叙事性的因素上,必须强调笔触和画面的肌理效果,甚至着重于表现油画颜料本身的材质之美。”

陈树东在长江江阴段围绕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百万雄师过大江》写生

陈树东认为历史画创作有一个特点:叙事因素占据着很大分量。在以往的历史画创作中,“历史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总是一对儿难以处理的矛盾。人们往往自觉不自觉地把历史画理解为“真实地表现历史上的人物和事件”,越细致越好,相当一部分画家为了追求“历史的真实”而不惜压制艺术上的探索。在他们的作品中,人物、场景和环境都得到了逼真的再现,也不乏感染力———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需要很深厚的写实功底,但如果把这种做法推向极端,艺术本身就失去了自己的特点和存在依据,而完全成为历史的图解。“我希望把历史画的重心从‘历史真实’转移到‘艺术真实’上来,希望《百万雄师过大江》不完全是靠它所再现的历史事件来感动观众,而是通过作品本身的艺术感染力来触动观众的灵魂,引发人们的思考,我们将在画中实现一种斑驳、遥远、模糊的历史感,”陈树东表示。

“历史画创作是深埋在我们心中的愿望,一个军旅画家一生中应该画出有历史价值和社会影响的作品,”李翔与陈树东说。《百万雄师过大江》采用了“写意”的方式来表现历史和战争画面,摆脱了就事论事的局限,避免了简单的歌颂和记录,将战争作为一个严肃的主题上升到了人性的高度。在谈到如何创新时,李翔说:“创新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题材即内容的创新,用新的视角、新的观念、新的发现去看待过去的事情。二是形式的创新,通过各种方式产生自己新的图像、新的形式和新的方法。具体来说,是和自己的生活挂钩,和当下世界比较关注的大事结合起来,做成电视、电影、小说等表达不了的东西。还要关注传统形式的消化、吸收和再嫁接。三是改变观念,强调开放、包容的心态,可以不学他人,但必须懂得他人创作的理念和匠心。”(上图为陈树东、李翔的油画作品《百万雄师过大江》)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