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理宗时期,长乐(今属福建)出了个有名的书画家陈容。陈容善画,最擅长画龙。他常常在豪饮之后,趁着酒兴,举笔信手涂抹几下,一幅腾飞的巨龙即跃然纸上。他所画之龙,栩栩如生,雄奇魁伟而变化多端。陈容画龙往往不画整条,或画龙首,或画龙爪,忽隐忽现,似闻其声,如见其形,且泼墨成云,喷水化雾,神妙无比,人称“所翁龙”(陈容号所翁)。当时,文人显贵以能得到“所翁龙”而深感荣幸。 宰相贾似道巧取豪夺,一世搜刮无数金银珠宝、珍奇古玩,但他至死也没讨到一幅“所翁龙”。陈容的传世画作只有三件,一件在美国波士顿博物馆,一件在故宫博物院,还有一件在广东博物馆。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言归正传,该欣赏陈容书法了。他的这件行草《自书诗卷》(图为为局部),为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作品书写内容为自作《潘公海夜饮书楼》五言古诗一首。本幅鉴藏印钤有“双清”、“是为双氏在山泉馆藏物”、“双清长寿”及叶恭绰诸印。卷后有叶恭绰题跋一则。从文中纪年“戊戌前四月书”可推知,该作书于南宋嘉熙二年(1238年)。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有什么样的取势与发力,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点画形象和结构样式。过去,人们常用龙虎之姿、快剑强弩来形容书法作品的力度之美。力度与气势是陈容书法的重要特征。此书放笔恣纵,有颜真卿遗意,即笔画较粗,结体浑圆;但又不尽是颜法,他能圆中带方,这是与颜书的不同之处。仔细审视,还有一点值得注意,他笔画比颜书更硬朗,多取直线硬线,更见力量。陈容结字大小错落,如在落款的数行字中,字形正倚交错,大大小小,开开合合,线条粗细变化明显,跌宕有致。最末一行写歪了,歪得简直要倾倒,但这样的倾斜并不生硬,反倒更见自由,体现出他的任情恣性的一面,自成格调。陈容取势险峻,他结字造型或倚或正,或重或轻,有“来如雷霆收震怒”之美。他行笔迅捷,用笔有力,发力沉重,如作品中的“双剑寒”、“转难”等字,雄阔沉稳,有不可动摇之势。面对陈容作品,不禁使人想起“力拔山兮气盖世”这样的诗句。陈容作字,起笔和收笔处多有露锋,并不按照“藏而不露”的说法,中规中矩地进行。他这样写不是不懂“规矩”,也不是不会循规蹈矩,而是一种由熟返生的体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从而表现出一种生辣的气势。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当今书法作者,都希望自己的作品大气,因为书坛缺乏大气。于是就催生出“大字展”,人们纷纷将字放大,一个字大如斗,一个字一堵墙。字是大了,而作品并未大气多少。那些笔墨粗糙、一味求大的作品只不过是徒具大大的躯壳而已。再回看陈容这件作品,他的字并不大,每字只有几厘米见方,而作品却很显大气。可见,大气与字的大小无干。

大气是内在的,只有那些笔墨精熟,而心胸又能吞吐大方之人,才能写出大气来。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blob.pn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局部欣赏   纸本手卷,作品通幅纵31.1厘米,横382.8厘米,共有44行168字,现藏故宫博物院

陈容,南宋书画家。生卒年月不详,字公储,号所翁。长乐(今属福建)人,一作福唐(今福建福清)人。南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年)进士,曾官郡文学,入为国子监主簿,出守莆田,又入贾似道幕中,还做过当时温州县令,一生坎坷。其诗文豪壮,与书法有异曲同工之美。擅长画龙、画松竹,偶尔也画虎,名重一时。

1.jpg

陈容行草书《自书诗卷》高清大图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