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斋者,阿中也,原名周继中,皖东含山人氏。宽面大耳,一脸福相,坐若弥勒,笑含春风。早年服役于东海某舰队。N年后,南下北上,苦谋稻粱。时又徜徉墨海,或有寂寥之叹,或存高远之心,因自号“寂斋”。而今年将不惑,心事亦将淡定,笔墨愈加丰厚,作此造像或可仿佛一二耳。

周继中 书法作品

寂斋善饮,知者甚众。诗客书家善饮,自古如此。太白斗酒诗百篇,刘伶饮尽不留零,释怀素“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寂斋能饮,既得乡风陶染,亦系基因所传,是谓渊源有自。每见寂斋痛饮,多有海纳百川之气概,既不论颜色之红白,更无惧度数之高低,不需珍馔佳肴,不必酒楼豪宴,或青豆一碟、花生一盘,或猪耳半斤、凤爪二三,则可下酒、可佐聊。若是宴客,必是大碗相向,谈古论今,红尘烟云,窗外风月,墨海浮沉,或评议,或抒情,娓娓中令他人皆醉我独醒,是为寂斋之自豪处。某日赴山东,一网友邀饮,因怜其旅途劳顿,未能尽其酣畅,寂斋即有不悦,此其可爱处也。《菜根谭》有言:“酒以不劝为欢,棋以不争为胜。”予与对饮,则常以此拒之。吾皖山城,虽欠富庶而酒风烈。寂斋历“酒精考验”,友多且诚,予谓寂斋不寂也。

周继中 书法作品

周继中 书法作品

周继中 书法作品

周继中 书法作品

寂斋多情。予某日登录其中国硬笔论坛网站,知其子名周山,既惊喜且感动,此亦有心多情人之举。其早年服役之舰队即驻舟山,几番风雨,几多苦乐,其间往事,人生期冀,此可窥其性情之一斑也。丁亥五一,予返故乡,酒酣耳热之际,登寂斋书屋一坐,不意得见予历年与其所有往来之书信和笔墨,其中既有涂鸦之作,亦见酒后墨迹,不禁感慨:夫有心若此者,必有大获也。又时见其所主之网站有爱心拍卖之善举,此对他人之多情也。

周继中 书法作品

周继中 书法作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