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翔祖籍湖北随州。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秘书长、篆刻研究所所长、曾翔书法工作室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硕士生导师、 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中国国际交流书画院副院长,湖北书法院副院长,北京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名家工作室导师,北京印社副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青少年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作品曾连续获得全国第七、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展览一等奖,文化部全国第十四届书法群星奖,世界华人2007中国书画艺术精品大展优秀奖;连续五届入选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一中国当代书法二十家提名展;书法篆刻作品入选《中国美术六十年》《共和国书法大系》《当代美术史——书法卷》等; 多次受邀参加日、韩、法、德等国艺术交流活动。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中南海、中国书法馆、今日美术馆、荣宝斋画院、昆仑堂美术馆、武汉美术馆、 湖北省艺术馆、国际友仁及私人收藏机构收藏。著有《中国书法艺术大师.颜真卿》《世界艺术大师·克里姆特〉》《教育部考试中心指定辅导教材·行书四大家一王铎》《草书入门电视书法教程》等。出版《曾翔书法篆刻作品集》《当代中国艺术家年度创作档案篆刻卷2011·曾翔》《中国当代书家精品集·曾翔》《当代名家新作.曾翔卷》《中国书法家书风·曾翔卷》《汉字印象》《曾翔书画作品集》《曾翔画虎》《曾翔08新作》《曾翔篆书千字文长卷》等。

书法是写心

曾翔  草书

书法是写什么?众说纷纭,都是又都不是,很多都是外在的。如果要确立对书法一个最本质的了解,恐怕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它的主体上,那就是—— 书法是写人、写心。作为一种精神活动,“字”背后的文化和心性是超越了形而上的支配因素,这个最显然的是佛门书法,八大、弘一、良宽……,他 们的书法是实实在在地从内心生发出来的,是写自己的心,是写他们的向往与佛门的精神,是字与人、人的信仰的统一。古人讲“一字乃见其心”,就是这个道理。

书法的线条

曾翔  行书

以线写形、以线写神是中国艺术笔墨语言的精髓。中国书法直接超越了形的描绘而进入线条的抽象世界,所以 对这根线所要求承载的内容也必然更宽更厚也更直接,即如何通过一根线把书法家对外界的认知和他的个人本身全部反映进去。这根线是律动的,是情感的,是有生命的,这种个人认识与心性的融入才是这根线的核心属性,也是书家毕生的追求。

技法

曾翔  草书

技法的问题是个有多少与要多少的问题。刚开始都在做加法,一点一点地积累、熟练,但慢慢地要学会做减法,要把它为你所用,用什么、怎么用取决于你要表达的东西,也就是你的审美需要和你的内心。演员陈宝国曾经说过一句话:“三十年前演戏,是在玩技术;三十年后演戏,是在掏心窝子。” 这个道理和书法是一样的,技术是青春饭,是有限的,思想、境界和修为是无限的。

《圣教序》与书法造型

曾翔  行书

《圣教序》是结构大师,是“谋 略”中的“奇谋”,是“平正”中的 “险绝”。它的每一个字都有“字 眼”,就像下围棋的“眼”一样,是生死存亡所系。“字眼”是什么?是字里边的空间关系,这部分这么疏、那部分这么密,二者所衬托出来的这个大的空间,就是字眼。包括收放、大小、长短、宽窄、向背等等这些关系都是构成“字眼”的要件。看懂了圣教序,再由此来关照历代经典,你会发现中国书法造型的基本原理,掌握了这个原理,汉字造型的变化就无以穷尽。所以,写字要懂得 “造眼”,也就是要制造矛盾再协调矛盾,这样的字才有生气,有看点。就像社会的运转一样,制造需求再制造供给,最后把二者平衡,就和谐了。

书法的形神关系

曾翔  草书

书法就两个东西,一个是形,一个是神。形是可见的,是 外在形状和形态;神是无形的,是作品焕发出的精神气质与品 性内涵,汉碑百品,形貌相殊而神采各异即为此证。形与神是相互依存的关系。王僧虔讲:“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刘熙 载讲:“炼神为上,炼气次之,炼形更次之。”都是一种把神 置于形之上的观念,由形入神,是由技入道的过程,也是窥探 中国书法奥义之所在。对书法的学习,古人以修心炼神为上, 今天从形入手,但心里要明白最后的高度还是要炼神为上。

临摹:

曾翔  行书

要认识书法,首先就要认识书法史,对于几千年的书法传统,我们应该建立“大传统”与“纵深学习”的观念, 打破五体的界限,打破碑帖的界限,重合不重分,要寻其源头,理其脉络,在书法的“理”的认识下把它们贯穿在一起。

临摹广博和专精不可偏废,一桌子的菜先尝一下再做选择,除了找喜欢吃的适合吃的之 外还要注意营养的均衡;要时刻 保持着一种新鲜和敏锐,因为写 着写着就会发现新大陆,发现 了,就要登上去转一转,说不定 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临摹有两种,临得“像”和 “不像”,“像”是基础但不是 标准,“像”之后的“不像”是 一种能力,是创造性的临摹。传 统是营养,不是照搬和复印,全 是“逆来顺受”,就没有自我。 李可染讲:“要用百倍的力量打 进去,二百倍的力量打出来。” 出来比进去更难,“不像”比 “像”更难,要建立一个改造的 习惯,尝试一个帖生发出来的无 限可能,所以,有时候“知法犯 法” “乱写”也很重要,它就是 你解放思想,找到自我,发挥本 心的过程。

风格与变化

曾翔  行书

风格的形成就好比从“借鸡下蛋”到“养鸡下蛋”,从模仿 开始,慢慢地转化成你自己。搞 艺术,思想要活跃,要懂得“过 河拆桥”,传统给了你什么,你 要能马上对它进行转化,再不断 地取舍和调整,这个此消彼长的 过程就是风格形成的过程。

曾翔  行书

“发现大于创造”,学习的过程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发现古 人、发现今人、发现自己。研究 他们从哪里来,研究他们的优点 和缺点,要善于发现别人没有发 现的东西,拿过来提炼,形成自 己的面貌。

始终保持一个面貌是危险 的,那只能说明你的认识一直是 原地踏步。而风格的变化是因人 而异、因阶段而异的,也可以很 微妙,比如什么都没变,就线变 了,线的感觉变了,这种变化更 深刻。要把这种变化跟年龄、生 活、阅历、学养、修为、认识的 变化联系起来。书法,越写越 难,是因为它对综合的考量越来越强,而变化和上升的空 间越来越小。所以,变与 怎么变是一种考验。

用笔尖写字

曾翔  行书

全面认识毛笔的三 个部分:笔尖、笔肚、笔 根。这三部分的表现和功 用是不一样的,掌握好它 们对于书法的认识和学习 意义重大。用笔尖写字是 书法训练的第一关,当代 书坛的快、飘、滑、弱, 都是不懂得笔尖写字的 结果。完全静下来用笔尖写字时,笔尖压住纸面, 全神贯注,如对至尊,那种周身的放松、平和与通 透,从脚根到身体,从身 体到胳膊、腕,再通过手 指传达到笔尖,写起来真 正有太极练功的感觉。排 除了杂念,这样的书写能 直指灵府,内心的微妙变 化也能自然地反映到书写 中去,是一个炼神炼心的 过程。

个性与创造

个性与创造是艺术 的根本。秦始皇能统一文 字,但能统一到全国人民 长一个模样吗?不行吧。 所以,艺术就同人的长像 一样,是多元的多样的, 发现和表现你的内心本身 就是一种创造。而这种个 性创造的好与坏的衡量最 终取决于它的品格和自我 完成的程度。

拙与巧

曾翔  行书

“凡书要拙多于巧, 近世少年做字,如新妇子梳妆,百种点缀,终无烈妇态也”(黄庭坚)。 关于巧拙的品评暂不赘言,且在“拙”后再添一字——“傻”,即把自己置身于不会写字的境地,此我心之所向。

游于艺

做艺如做人,有一种人最见高明:“放下”和“自 适”,不为钱累,不为官累,不为物累,不为心累。所以, 艺术就是玩的,别把它太当回事。越在放松的情况下,可能 越能够看清自己。相反,如果带着功利主义、实用主义来写 书法,会离书法越来越远。

书法理论

“半部《老子》治天下”,古代书论是历代书法思想的精华,不可不读,而且里边的文字多是“理”多于“论”, 体悟多于说教,更见珍贵,宜常读常新,自证其正误。

被欣赏

艺术首先是要愉悦自己、打动自己、服务自己的,然后再谈服务社会。如果受外界干扰太多还想着取悦于人,肯定 不是纯粹的艺术,也找不到纯粹的自己。与过去文人士大夫 的精英书法不同,我们现在书法的门槛很低,你的字写完之 后给谁欣赏、怎么欣赏,你要判断;艺术是“寂寞之道”, 如果你的艺术受到没有经过审美教育和实践的人的称许,你 要警觉。在欣赏者面前,你可以架设一座桥梁,找到欣赏与 被欣赏的互动,但未必要认同。

教与悟

法可教,书法不可教。要从精神的层面理解书法,要思 考、琢磨,要悟,悟是最重要的。赵之谦很早就说过了,写 字写得好的有两种人:“三岁稚子”与“积学大儒”,前者 在于心性的本真,后者在于内涵的厚重。所以,书法家是教 不出来的,可以自学,教和不教,交流很重要;古人讲“屋 漏痕”、“船荡奖”,大自然和生活也可以教你,夕卜在的一 切都可以教你,关键在于你的心能不能敏悟。

如果觉得欣赏意犹未尽,请关注:书画艺术网  获得更多书画好文。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