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燕萍的书法作品

        迁居乡间小村,如今已两年有余。远离闹市,身心超然。闲时与夫君一起,购得木料、工具。夫君丈量设计,锯木制作,我上油漆,制成各式花木盆架数十件。花卉一经木盆架映衬,犹如画龙点睛,美不胜收。

 书友激飞送我一盆含苞待放的昙花,如获至宝,一路上双手悬空举盆,恐汽车颠簸,惊落花蕾。至家中,置醒目处。少顷,又移至更妥帖处。一日之内,左右顾盼,移动不下十次。忽见花蕾飘落,一阵心悸,伤感之心,无法排遣。夫君谓:“是因你溺爱的缘故。”

 用纱窗布滤下细泥入盆,购种子下土。避烈日,置通风处,洒雾状水令其湿润,五六天功夫便有小苗破土。以后如婴儿初长,一天一个模样,甚是可爱。

 四季桂喜肥,取带鱼内脏顺花盆沿边埋下,覆土,便可令其枝叶茂盛,一年四季,满庭芬芳。冬至零下五度,大雪纷飞,四季桂依旧嫩芽萌发,花蕊如珠。古人常言松、竹、梅为“岁寒三友”,岂不知四季桂亦凌寒不惧也。

 庭中特大号花木盆用来栽竹,乃主人偏爱所致。纤叶细枝,疏朗清雅,别有风韵。

 小院不足三十平方,有丁香、米兰、芭蕉、海棠……地面墙壁姹紫嫣红,鲜有空闲,清风拂过,满面沁香。

 自古鸟语伴花香。一日,从花鸟市场领回一月有半小鹩哥,唤名乖乖。从此日夜悉心喂养调教。乖乖呀呀学舌一月多,便可学人说话,口齿清晰,活灵活现。白天,院外燕雀成群,鸟语声声,一唱一和,此起彼伏,如一支小小乐队,吹奏不息。而院内乖乖,音色婉转,各种音调变换自如,实乃小小乐队中之领奏无疑。

 院中置小桌一张,藤椅两把。桌上放瓜果一盘,清茶一杯,书籍几本。在阳光、清风、鸟语、花香中读书,其乐融融。古人有句云:“人读花间字句香。”我以为此时仅一个“香”字难概其貌,当用“暖”、“清”、“香”、“灵”四字冠之,且不仅指字句,更可涵盖心境。

 夜幕初笼,趿履登楼。三楼有宽绰书房,朝南,一张书桌,四壁图书。站在窗口,隐约可见田畈黄绿相间、生意盎然。乡间屋舍,参差无序,炊烟袅袅,灯火点点。村庄小河环抱,两岸绿树成行。河面小船缓行,碧波随之荡漾。再往远眺,群峦连绵,若隐若现,烟霞朦胧,亦隔亦透,悠闲、淡然、空灵、洒脱,宛如一幅陶潜诗意图。   此时,点一支清香,沏一壶菊花,播放一曲古琴。瞬间,俗尘涤滤、幽趣平添。于是,展珍藏字画一二,悬于壁。品茶之醇香、聆曲之舒缓、观字画之精美,身心宁静,陶然忘机,不知古人是我,抑或我是古人。   乃铺纸、研墨、挥毫,沉浸其中,意趣妙生。

 《大智度论》卷十九释初品中三十七品云:“是身是苦,新苦为乐,故苦为苦。如初坐时乐,久则生苦。初行立卧为乐,久亦为苦。”然我沉醉于花香、书香、墨香久矣,所幸不觉其苦也。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