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画家王云幼承家学,跟随父亲王超研习诗、书、画艺术。她尊崇“道法自然”的法则,深谙山水画的产生与讲求朴素自然、简淡肃静的艺术精神的道家思想是密不可分的。她喜作秋山寒林、村居野渡、幽人逸士、渔市山驿,绘画追求汉魏风骨、晋唐意韵。在她的水墨写意山水画面前,我们能感受到一种博大、浑厚的雄肆之境。正如专家所评:“王云的山水作品多有燕赵热血男儿的气概,行笔豪放,落墨大气,风格粗犷而不失韵致、浑厚而不失秀润。”

blob.png

王云 水墨山水画

 王云作画注重师法自然,讲求笔情墨趣。在作画过程中,她加强主观意识,更多地关注对绘画自身的表现力及艺术语言的探索,力求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她的山水画明显继承了北派山水画的传统。在《苗乡新绿图》(见附图左者)中,山体巍峨,青松叠翠,山石嶙峋。悬崖峭壁上,水积岩顶,狂奔而下,至石隙中,形成几帘银瀑。

blob.png

王云 书法

泉水若隐若现、影影绰绰,观者似乎能听到汩汩的流水声。山腰间,坐落着几户苗家竹阁。山下右侧,葱郁的树林间有一凉亭。山下左侧是一池清澈的溪水,潺潺溪流之上架有一座小桥。整幅画面,水之源流首尾呼应,“山得水而活”(郭熙《林泉高致》),水依山、山傍水,山静水流,动静结合。雄伟而又坚实的山体在云烟、瀑水的飞动中跌宕起伏,富有艺术感染力。此画不禁让人想起唐代白居易“晚坐松檐下,宵眠竹阁间”的诗句。由此画不难看出,画家虽然描绘的是南方山水风景,但用的仍是北派山水画的笔墨。不过,此画于雄浑、豪放的笔墨中又不失温润、蓊郁的南方山水画气韵。

blob.png

王云 水墨山水画

 王云作画讲究立意定景、章法布局,远取物象之势,近取物象之质,所绘山水景物丰富多变,布局精巧、谨严,山水树石、亭台楼阁各得其所,让人如临其境。她的《苗乡新绿图》借鉴版画的黑白对比画出山石的体面以及奇异的重叠和组合,构图于稳中求奇、求新、求变。王云的笔法多受惠于石涛,变化多端;而对水墨的运用,则多受黄宾虹“七墨”的影响,施墨自然率意。由此画,我们可以感受到画家宁静、虔诚、淡泊、潇洒的心境。

blob.png

王云 水墨山水画

 “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苏东坡语)画家在此营造出的是“怪石奇松诗意里,溪头吟罢饮丹砂”(现代老舍《咏黄山》)这种宁静平和、淳朴优美的大自然景象。

 在《黄山幽谷》(见附图右者)中,“奇峰云海峥嵘,苍松破壁挺立”(现代周扬《咏黄山》),浓重的烟岚、雾霭笼罩着黄山,高高的峰顶、悬崖峭壁在雾霭中若隐若现。通天石梯扶摇直上,给人一种“悬崖无路凌空下”(当代朱泽

 《人字瀑》)之感。深不可测的幽谷已被茂密的树木、碧草、山花所遮掩。整幅画面以酣畅淋漓的大写意笔墨绘出,山石刻画精严、沉厚,勾线粗重而内含筋骨,深暗处用多变而有序的笔触加皴,行笔利落,随浓随淡。画家不勤于蘸墨,故画面上形成墨色的深浅反差。她将部分山体的轮廓线、结构线加深,某些部位可见或大或小的墨点,以示山石的凹凸。此画笔法简劲,石体坚凝,山峰峭拔,杂树丰茂,有枝无干。观者从此画中可以看到画家那散淡无羁、带有书法意味的中锋行笔。

 “笔迹不混成谓之疏,疏则无真意;墨色不滋润谓之枯,枯则无生意。”(郭熙《林泉高致》)王云此画以娴熟、老辣的笔法充分表现出墨色的浓、淡、干、湿。画中,一树一石渲染得当,无一笔苟下,落墨洁净,微露笔痕,意造境生,气势雄壮。此画不单是对自然山水、奇松怪石的客观写实,也不单是自我情怀的表达,而是两者和谐的融合。

 画家在此为人们表现了“拔地峰峦雄岱岳,浮空云海胜匡庐”(当代游国恩《黄山奇看古仙都》)、奇伟俏丽、撼人心魄的黄山胜景,传达了大自然气脉相连、生生不息的精神。

 山水画是中国的风景画,但它又不是对风光的客观再现,而是对画家精神诉求、人生态度和人生追求的传达。王云的山水画就证明了这一点。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