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画家张明军喜欢画马。这些年时不时见到他这类题材的作品。他三十多年来一直画马这个主题,成绩显著。画马的人很多,而画好的却不多。一些喜欢信手涂鸦的人常常从画马入手,以为画马很容易。其实,画马很难,不比画人物容易。虽然画人、画马都需要掌握解剖知识,还要掌握比例和各种透视变化,但画的人物大多着装,或坐、或站,一般动势不大,即使比例、透视略有出入,也不会影响最后的画作效果;而马都是“裸体”的,画其骨骼、肌肉时,一点儿也不能马虎。马在行走或奔腾时,其头、颈、肩、胸、腰、背、臀、腿、蹄、尾都有不同的动作和透视关系。画家要仔细观察马的动作,千万不能出错。差一点儿,人们就会看着不舒服。如果说画人物要画出表情,那么画马更要画出表情。因为马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画马就是画人,或温柔、或活泼、或激越、或勇敢,可见画马之不易。

 张明军  绘画作品

 我上文讲画马难,实在无意贬低众多爱画马的画家,而只是我看到张明军自青年到中年一直对画马痴心不已、孜孜不倦,如今终于取得一定成就所引发的感想。张明军说,学画四十年,致力于画马三十年,在艺术之途上“吃尽了酸甜苦辣,其中痛苦多于甜蜜,沉思多于轻松,烦恼多于快乐,深深感到每取得一点儿成绩的艰难和不易”。这是肺腑之言。张明军曾在天津美术学院与中央美术学院苦读,时时向名家请教。他的痴心好学感动了著名画家刘勃舒,刘勃舒曾多次指导他画马。我想,刘勃舒一定传给张明军不少绘画秘诀,遂令他的艺术如此长进。

 张明军  绘画作品

 张明军在画马艺术上最起码有两点值得称道。一是多年的锤炼,使其在技艺上可称得上庖丁解牛,驾轻就熟。他能够运用多种技法进行创作。比如,他早期用工笔画法画的《草原十月》(见附图上者)、《天伦之乐》等完全属于写实类型,造型严整、结构准确、渲染细腻、线条清晰,看得出他有意识地通过先工笔后写意这种传统而有效的途径来提升自己的艺术水平。这是先辈们总结出来的经验。这个做法虽然迂缓、费力,却能打好基础,有利于画家以后的长远发展。至于像《套马》(见附图下者)这样更接近西画写实,较注重体面、明暗的画法,则有利于画家对画面整体情趣、气氛的烘托、把握。绘画基础的深厚、宽广,为他以后在艺术上的自由驰骋奠定了基础。其二,他巧妙、大胆地借鉴、融合了诸家之长,并按艺术表现的需要恰当运用绘画表现手法,使其画达到较高的境界,画马的技艺也达到新的高度。他用写意手法画马,可谓得心应手。这些写意之作,无论是墨彩淋漓的淡墨画,还是笔力厚重的焦墨画,抑或是浓淡交融、水墨灵动的近于抽象化的画,都处理得大胆而有分寸,都是“传情”之作,体现了他的绘画技巧。

 张明军 绘画作品

 张明军画马所取得的成就缘自写生。多年来,他不怕艰辛,顶着风、冒着雪到大草原写生、体验,以寻求创作灵感。在他的画里,诸如“万马奔腾”这类内容的作品,人们见到的不多,而多见到一些表现草原上真实、生动景象的作品。如《老媪与白马》、《驾驭》、《月光白驹》、《生命之搏》、《路漫漫》、《牧马天山下》等,都是画家以不同的视角绘出的草原生活图景,且不少作品寄意深远。此外,他以大写意手法画的马,激情洋溢、意兴盎然,体现了他对人生、对大自然的热情投入和激情拥抱。张明军多年潜心画马,努力进取,终于有成,令人欣慰。

 张明军 绘画作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