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朱简《印品·发凡》云:“国初仍元辙,文、何始宗汉、晋。”文彭与何震,史称“文何”,是后世公认的文人流派印之祖。然而,在对后世宗法汉、晋上,两人的影响作用都是有所不同的。明代印人宗法汉印热是在明代隆庆辛未年(公元1571年)以后,这是由当代的客观条件所决定的。隆庆时期之前,社会上很少能见到汉印原印钤拓的印谱,所流传的印谱成谱工艺手段低劣,其中或手摹笔勒、枣木翻刻,大失原样,或内容芜杂,真伪莫辨。故朱简批评:“印谱自宋宣和始……,为谱者数十家,谱而谱之,不无遗珠存砾,以鲁为鱼。”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宗法汉、晋,是不太可能的。隆庆初,武陵人氏顾从德请歙人王常编辑《顾氏集古印谱》,此谱为古玺印汇录,共六卷,收铜、玉印一千七百余,第一次创用秦、汉古印实物,以上等朱砂印泥钤盖成谱,使秦汉古印真容复现于世。其后,又增添印章数量,付版梓印,并易名《印薮》。由于其书发行量很大,故士人学于均能备于案右,给时入宗法秦汉提供了必要的条件。所以,沙孟海先生也说:“明季印学大昌,作者蔚兴,顾谱启迪之功,实不可没。”

    隆庆初顾谱带来了明代印坛的摹古浪潮。此时,文彭已有七十四岁高龄(文彭生于1498年),后二年的1573年便辞世。炽烈的摹古热起于文氏晚暮之年,此时的文彭似无精力去投身潮流了。再从文氏流传下来的印章来看,其风格与其说是宗汉,还不如说是元辙更妥帖一些。而何震其时正值大好年华,三十岁左右(何震生于1545年),从他流传下来的印章来看,其风格确属出于汉印一路,再者,史称其广游博交,上至王公大臣,下致布衣百姓,过从甚众。对当时印风的影响要较文彭更大一些。故魏稼孙云:“明诗半七子,明印皆主臣(何震)”。在今天看来,其时印风确实如此。

  在文人流派印发轫之初,何震以其卓绝的成就与影响,推动了宗法汉、晋的运动,并使之深入、广大,于印史有不可磨灭之功。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