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及今年的“法国五月”,“路易威登:创意情感艺术展”和“黄金时裳:巴黎与伦敦1947至1957年”毫无疑问是两个重头展览,尤其是前者需要作为官方机构的香港艺术馆补贴约六百万元公帑,官商勾结纠缠不清,未开幕就先引起争议。

blob.png

赵无极老先生

 言犹在耳,在艺倡画廊举行的“赞颂赵无极”展览,展出了赵无极创作于1949至1994年间的油画水彩画、石版画和铜版画。乍看之下有回顾之意,但效果并不太理想,却像取样(Sampler)陈列。“赞颂赵无极”大概是一个蚊型画展,碍于空间限制,巨幅的赵无极画作无法展出,而一如所料,不少作品都放在橱窗里,商业味道甚浓,艺术欣赏则难免被贬为次席而已。

blob.png

赵无极作品

blob.png

赵无极作品

 还记得去年12月在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看“冥想.心象.无相:赵无极铜版画和插图画作品展”的难得体验。当中包括不少赵无极早年的具象作品,难得一见。赵无极早年的画作多以大自然为主题,有一些西方绘画大师的阴影笼罩其中,最明显者当属克利(Paul Klee),因此这批画作都沉迷于超现实的梦幻景象,充满茫然诗意。当年赵无极碍于颜色印刷费用高昂,在这个情况下他重于线条、气氛,画面比较质朴简约。

blob.png

赵无极作品

 诗人亨利.米肖(Henri Michaux)看到赵无极的版画,写了八首散文诗,题为“读赵无极八幅石版画”,后来更出版了诗画册。他们二人的诗画对话由这八个作品开展,展览中没有全数印上米肖这八首诗,但印上了米肖的话──“使直线在若即若离中显露、折断和颤动,而画出悠闲漫步的曲曲折折和飘渺梦幻的蛛丝马迹,这便是赵无极的喜好,突然之间,画面欢愉地闪动、带那种中国农村的节日气氛,陶醉在符号的王国之中。”

blob.png

赵无极作品

 赵无极也为庞德(Ezra Pound)、程抱一和鲁瓦(Claude Roy)的诗作绘制插图,可见他对诗画交流的实验抱有盎然兴趣。赵无极对这个艺术命题有深刻看法,他在自传中说“诗与画的表达方式本质相通,都传达生命之气,画笔在画布上的运动是这样,手在纸上写字时的运动也是这样,两者都是表现而不是再现宇宙所隐含的深意。”

blob.png

赵无极作品

 关于气,总离不开韵,南北朝美学家谢赫的六法以气韵生动为先,气韵生动为中国绘画的至高境界已是金科玉律。宗白华解释道,气韵为宇宙中鼓动万物的“气”的节奏、和谐。从赵无极后来的抽象绘画,可知气韵之法仍是不移。赵无极画中的线条带有生命力,色彩生成音律节奏,整体则是一股生命的气流,跃然纸上。画家的心控制手,手控制笔或刀,笔或刀控制色彩线条,色彩线条控制构图画面,画面自是宇宙的缩影、力量与规律。内在的心性与外在的世界,奇妙的在美感中相遇,绘画更成为宗教性的美学行动实践了。

blob.png

赵无极作品

 我认为,赵无极的画风经过很大的转变,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展出不同时期且不同媒介的作品其实并不适宜,但我并不是说小的空间不能有所为,更理想的做法可能是专题性的展览,或者只展出其中一个时期、一两种媒界的作品,例如将米肖的诗和赵无极的版画并置展览,再配合朗诵活动、文学及艺术作品的座谈讨论,我想这样既不会偏离举办“法国五月”活动的原意,又会对赵无极的作品、对法国文学有较深度的欣赏吧。

至于用价位来评价一个艺术家,我只能说,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是个扭曲的东西,艺术品的价值和价格被艺术商贩搅得一塌糊涂,中国艺术品的价位不能代表任何真正的价值。

欣赏艺术品,还是要从艺术的角度去看待和评价。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