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画家陈坚的最新巨作《共和国的将帅们》(见下图,220厘米×400厘米),是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展中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一幅主题性创作。

油画 陈坚《共和国的将帅们》

 在我国当代美术史中,代表国家形象和文化的发展与强大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从“虎门销烟”到“神舟六号”,共列出100个选题,把波澜壮阔的中国近现代历史,形象地艺术地再现给人民大众,起到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培育和弘扬民族精神的作用。南京军区的陈坚接受的任务是第69号选题“毛泽东为十大元帅授勋”。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幅《共和国的将帅们》看,画家完美地完成了这一光荣使命,在他的艺术创作中又成就了新的突破。

 陈坚(1951—),江苏无锡人,1968年插队;1970年入伍,从事业余美术创作;1975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1976年任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创作员,现任该创作室副主任,中国美协会员,江苏油画协会副会长,一级美术师。他是继中国第三代油画家、艺术造诣颇深的何孔德、高虹等军旅画家之后,新一代的著名军旅油画家。大家知道,陈坚2003年创作完成的《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时·南京》(以下简称《南京》)一画,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2005年7月7日举办的“伟大的胜利”主题展上,又展出了他创作的同一题材的、再现1945年10月10日平津地区日军受降盛况的《太和殿受降》;还有获第十届全军美展一等奖的《1949年春·进驻南京总统府》和获首届解放军文艺奖的《淮海大战》(合作)等大型历史画作,整体构架气势恢弘,艺术技巧细腻娴熟,以写实的手法将历史瞬间展现给世人,能引发观众对一个个逝去的时代的思考和关注。他是一位大型历史画创作的高手。

油画 陈坚《共和国的将帅们》 局部1

 《共和国的将帅们》没有拘泥于史料记载去表现当时在中南海怀仁堂(室内)的授衔授勋仪式,而是将场景安排在授衔授勋之后,人物置身于中南海园林的古柏林中。千年古柏林中光线隐现、浓淡不一,画面色彩变化生动。人物安排更独具匠心,毛、刘、周三位领袖和十大元帅,还扩展到一些大将在内的将帅们,共计二三十人,济济一堂,谈笑风生,祥和畅快,气氛热烈。这亲切的场景是画家精心营建的有象征意义的理想化场景。画家着意表现一种国家意念、一种民族精神以及人们心目中的辉煌。事实上,领袖们和这么多的将帅从来没有在这样一种场合聚齐过。当时授勋仪式上就有三位元帅缺席,叶剑英在辽东半岛主持军事演习,林彪和刘伯承在青岛疗养。画家着重表现的整体氛围,力求传达一种具有说服力的历史画面,这是一种艺术的历史感。虽不是事实的历史再现,却以浓重的色彩、班驳的光影传达出一种特定的时代氛围和气息,隆重地表达了我们民族的骄傲、人民意愿中的辉煌。当我们直面这一辉煌时,我们不能不想到另外的历史真实。众所周知,1959年后中国历史的动荡,“庐山会议”以后,将帅中的许多人不再辉煌,命运跌入低谷,还有的走向反面。画家这样的处理是对艺术和历史的关系认识上的一个突破。艺术的真实的记录也是历史的真实。

油画 陈坚《共和国的将帅们》 局部2

 《共和国的将帅们》的人物组合,我们可以分三组来细细观赏。画面正中亮处最显眼的是毛主席和周总理。朱德元帅与毛主席并肩站立,手拿文件背影造型和毛、朱交谈的是时任总干部部长、负责全军军衔评定工作的罗荣桓元帅,参与交谈的有站在毛、朱左侧的负责全军训练工作的叶剑英元帅和叶帅身后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元帅,彭帅左后边是刘伯承元帅,叶帅右后边是罗瑞卿大将;毛主席身后与周总理谈话的是贺龙元帅。这是中心的一组。刘帅身后,画面右侧一组是曾任新四军政委的刘少奇主席和曾任新四军军长的陈毅元帅在交谈。刘少奇的右后方是大将粟裕。画面近景左侧的一组,侧身朝向毛主席听他们谈话的是林彪元帅,林的左边是徐向前元帅,后边是聂荣臻元帅,徐帅身后是陈赓大将。这样的组合以突出十大元帅为主,遵循以当时排位为基础的原则,是结合各自所在部队来组合的。

油画 陈坚《共和国的将帅们》 局部3

 为了所设计的角度、塑造人物脸部形象的需要,陈坚收集了数以百计的表现十大元帅十大将的、时间跨度从上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不同时期的照片作参考。为了人物组合的完美表现,还按照画面中人物的造型做了许多泥塑,根据构图分组摆好,打上灯光,以获取严格透视以及光线变化的效果。为了画好将帅服的质感和颜色,他向老革命家借来将帅服,还专门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订做了仿制的元帅服,一切从生活的基础出发,做到真实可信。表现同一主题,此画还有一个姊妹篇,陈坚绘制了另一巨作《红地毯述》,参加了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红地毯述》(200厘米×500厘米),画幅庄严大气,灿烂辉煌。毛、刘、周、邓四位领袖,十大元帅,十大将24个人物取军事队列最基本的形式一字排开,每个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这场景同样是画家精心营建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为了传达具有说服力的艺术中的历史感,画家把每一细节的真实都注意到了。仔细观赏,两幅画将帅服上的勋章佩戴得有所不同:古柏林中画的是1955年,挂成品字形;红地毯上画的是1959年改成的斜挂法。陈坚在谈到主题性历史画创作艺术风格时说过:从画面的本体,纵向方面考虑,“以纪念性和纪实性相结合的样式通过写实的手法展现。所谓纪念性主要体现在画面构成的理念中,区别于历史档案中新闻图解性的样式,而纪实性主要体现在作品局部和细节的塑造,力求历史的真实感。”

油画家 陈坚

 陈坚继承前辈军旅油画家孜孜以求地为传播写实油画做出不懈努力的传统,为写实油画在中国扎根奉献出一幅幅优秀的力作。他在不断的艺术创作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写实造型能力严谨,艺术修养全面,有旺盛的创造力。1995年、2000年,陈坚两次赴欧洲进修考察,并在巴黎国际艺术城举办画展。在军事题材的创作上形成了鲜明的个性风格。在通过正面的纪实手法展现严肃的重大历史事件的作品中,他特别注重人物在历史事件中的神情表现,塑造出有血有肉的历史人物,刻画出他们在特定的场合中的心态,深度地、客观地展示其内心世界。《南京》一画,中方受降主官何应钦和日方投降主官冈村宁次形象的塑造,就成功地表现出二人在同一场合,因身份不同、民族不同所呈现出的内心世界的差异。他的经验,很重要的一条是,作品的力度来自“不能轻视对人物微妙之处的刻画”。

 在谈到《共和国的将帅们》一画的创作时,陈坚再一次强调“通过人物个性特有的微妙动作,选取多角度来展示他们的风采。”在他的创作实践中,善于捕捉瞬间的微妙神情,因此他笔下的形象让人过目不忘。看,画中的朱老总,他抓住了人物深邃的目光与宽厚的微笑这两个最根本的表情,使总司令的神情跃然而出。再看“元帅本色是诗人”的陈老总,胸前右手持墨镜,抬左手将食指和中指夹着的香烟送向唇边,稳健、潇洒,透出他“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风骨气质。林彪则画出他略显宽松的元帅服里的瘦弱身躯和挂在脸上的一副谦恭谨慎的笑容,颇为耐人寻味。画面的整体氛围让我们感到无比亲切,每一个人物又都禁得起仔细端详。画家把生活的真实上升为艺术的真实,给予我们的不只是眼见为实的真实,而是一种情感上的真实,画家突出的是人物在人们心目中和历史中的形象。画家通过人物微妙动作的刻画,直取人物心灵和精神的内核。画家塑造人物,“像”是基础,“神”才是让艺术“出彩”的地方。在他的艺术作品中,“神”是高度的艺术浓缩。《共和国的将帅们》招人喜爱,其感人之处全在于此。

 在一幅画中要展现如此众多的领袖和将帅们的风采,对于画家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画面上出现的人物都是为党、国家、军队建立过不朽功勋的伟大人物,他们的身上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闪耀着中国革命的历史光辉,为他们造像就是为我们的民族造像。画得“像”,是要画出他们每个人的思想、风度和神采,是要画出我们民族的精神气度。画中的人物又都是人民非常熟悉的领袖和将帅,在报刊、影视上,他们的形象经常出现。如何抓住这些人物形象的公共性和人民性的精神内涵,使笔下的形象激发起大众的情感,使大众产生共鸣,这对画家的创造智慧是很大的考验。《共和国的将帅们》,在我们的心目中树立起一座表现民族骄傲、历史辉煌的美的丰碑。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