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第三届“兰亭奖”二等奖的季平是军人。他这个年龄写出这样有七分新潮和时代感,又有三分传统淳朴浑厚的隶书,可谓当下展览的交流使然,亦是“笔墨当随时代”的体现。军队是一所大学校,也是一座大熔炉,同时又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从这里走出来的有影响的书家占据了当下书坛的半壁江山。

季平 书法作品欣赏

此件获“兰亭奖”的作品(见右图)具有一定的时代因素。这件隶书作品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找准了时代审美视角和审美时差。作者用行书的笔意、隶书的动态笔势,加上一些笔画的顿挫变化,使得原本静态的汉隶变得富有时代感、变得活泼可爱,节奏自然明快。作品汉隶、魏碑的笔法中有方笔、有圆笔,有浑厚、有舒展。其笔法、章法、墨法古今三七开,这样的比例是当下成功作品的一个共性。此件作品中浓、虚、枯、实处理得较好,给人的感觉是章法自然舒展、阴阳和谐,墨法虚实相生、浓淡有致,笔法方圆兼备、率真古拙。

季平 书法作品欣赏

此作中墨法“浓”、“实”、“润”的字有“云”、“梧”、“寥”、“山”、“白”、“红”等;对比以墨法“虚”、“枯”的有“外”、“荒”、“风”、“空”等字,构成了阴阳、虚实相生的艺术美。“虚实”作为重要的美学范畴,具体应用到书法上,也就是要处理好“黑白”、“虚实”的关系,不单在结体上,也在章法上。

此作一字中虚实相间的有“晚”、“虚”、“灯”、“味”、“色”等。清代冯武在《书法正传》中说:“一字有一字之空处,一行有一行之空处,一幅有一幅之空处。”清代蒋和在《书法正宗》中也说:“布白有三:字中之布白、逐字之布白、行间之布白。初学皆须停匀。既知停匀,则求变化。斜正疏密,错落其间。”他们在这里提出了三种空白,即字中空白、字间空白和行间空白。其中字中空白指的是结体,“因字由点画连贯穿插而成,点画的空白处也是字的组成部分,虚实相生,才完成一个艺术品”(宗白华《美学散步》)。

季平 书法作品欣赏

此作中笔法方圆兼备的字有“云”、“寥”、“山”、“东”等。“云”字的第一笔圆笔入方笔出,其他则是方笔多,最后的收笔是圆笔收尾;“寥”字的一点是圆笔落笔,宝盖头的两竖画都是方笔;“坐”字上面两个“人”的圆笔处理趣味横生,下面的两横第一横是圆笔入笔、方笔回收,第二横是露锋入笔、方笔出锋;“山”字的中间一点是圆笔轻入,两边的笔画方笔重入;“白”字上面一点圆笔轻入,右侧一竖方笔切入下行;“东”字上面一横圆入方出,显得乖巧有趣。

用浓墨创作的作品能给人以笔沉墨酣、富于力度之感。但使用浓墨时,应以墨不凝滞笔毫为度,用笔必须沉于纸内而不能浮于纸面。

季平 获奖作品

此作最出彩的是五个枯笔字———“外”、“荒”、“风”、“空”、“羁”。孙过庭《书谱》云:“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枯墨是创作时常使用的一种笔法,能较好地体现沉着痛快的气势和古拙老辣的笔意。枯笔,是指笔毫以沉着遒劲的笔势、笔力摩擦纸面而形成的枯涩、苍劲的墨痕。浓墨、枯墨的运用,实际上与书者自己所书字体、使用的宣纸的质地和毛笔的软硬有很大关系。

季平 书法作品欣赏

用墨的变化,一方面取决于用墨的技巧,另一方面又取决于用笔的技巧。由于用笔的节奏不同,便可以产生墨韵浓淡、枯润的变化:轻则墨淡,重则墨浓,徐则渗而润,疾则燥而枯。反过来,墨法亦影响笔法,如笔墨饱运笔宜快,笔墨少运笔宜缓,节奏的变化通过墨色表现出来,生机跃然纸上。墨色的变化须一任自然,切忌写一字蘸一次墨,否则不能产生墨韵变化。通幅作品要注意到上下、左右的关系,通过对比,表现出墨色的自然变化。

季平出生在富庶的江苏。那里文化繁盛,他自幼耳濡目染。季平的艺术成长在中原河南。这里有当代书坛的主力阵营,书法氛围浓郁。有此得天独厚的艺术环境,相信季平在今后的艺术岁月中能杂糅百家、取长补短、兼收并蓄,走进一个新的艺术境地。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