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羽草书《书说卷》(上图为作品局部)为纸本,纵24.8厘米,横273.2厘米,现藏南京博物院。此卷为作者自抄论书之文,书法与书论俱佳。

 蔡羽传世作品仅有几件,故而每一件都倍显珍贵。就目前所知,除了这件以外,蔡羽另有故宫博物院所藏明嘉靖十五年(1536)所作行书《临解缙诗卷》、正德六年(1511)所作楷书《保竹说卷》以及《游金陵诗扇页》,还有上海博物馆所藏行书扇面等。

 蔡羽书法以晋唐为楷模,正楷、行书为其所长,“以秃笔取劲,姿尽骨全”。李日华说他“行狎书遒,美有逸韵”。从此作结字来看,他的书法取法“二王”,受王字影响较明显,同时又能自出新意。静下来细审这件作品,可以看到蔡羽的行笔浑融多变,笔致圆转流逸,线条飞动活泼。在写到“非吾所知也”的“也”字处,他放得很开,将末笔长长拖出,使“也”字占去六七个字的位置,从中可以看出蔡羽放达的一面。在笔法上,此卷提按不太明显,起收处都较圆钝,视觉效果可观。他的用笔诚如其《书说卷》所论:“疾者如脱,徐者如待。”其运笔时而迅捷,时而徐缓:迅捷处不显飘忽,有内蕴;徐缓处不见滞涩,不拖泥带水。在品读作品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干净纯粹的落笔,充分体现出那种繁花落尽后的真淳。总之,此卷的书写疾徐有致,能放能收,能充分调动欣赏者的情致和兴味。

blob.png

蔡羽草书《书说卷》(上图为作品局部)为纸本,纵24.8厘米,横273.2厘米,现藏南京博物院

 《书说卷》卷末署款“嘉靖乙未”,即嘉靖十四年(1535),可见此幅为蔡氏晚年之作。蔡羽《书说卷》是书论文章的手稿,由此可知蔡羽对于书法理论也倾注了相当的心血。《书说卷》既是一件珍贵的书法真迹,同时又是一篇论述古代书法的论文。这篇论文主要论述了“用笔”之道。其中关于断与连、虚与实、疾与徐、欹与正、疏与密的论述,极有个人见地,富有哲理思辨色彩。因此,陆时化在《吴越所见书画录》中称《书说卷》“隐括历代论书,参互执中,申以己见,议正而道赅,句古而字奇,与欧阳‘八法’、过庭《书谱》并为不朽。”陆时化将此卷书论与历史上著名的“八法”和《书谱》相提并论,可见评价之高。

 此作在章法处理上变动不拘。从总体上看,字密而行疏;从字间关系上看,又时密时疏。疏处如细雨润物、和风轻拂,给人以轻松自适之感;密处如繁星汇聚簇拥,又如雪雨交加,然而又不显零乱。

他通过大小相间、俯仰向背、争让避就的处理,使作品没有丝毫壅塞沉闷之感。这类章法能给观者带来密集的信息。

 蔡羽(?—1541),字九逵,自号林屋,又称左虚子,江苏吴县西山人。他从小丧父,由母启蒙;12岁能操笔作文,富有奇气;稍长,便把家里的书都读完了。他后来师从王鏊,攻诗词、古文。蔡羽主要活动于弘治、正德、嘉靖三朝,与祝允明文徵明等人先后享誉世间。他于嘉靖十三年(1534)由国子生授南京翰林院孔目,卒于东蔡故居。文徵明为其作有墓志铭。蔡羽祠的《蔡九逵像赞碑》,赞其“少孤能文,华而不靡,秩卑望隆,士林仰跂”。蔡羽文章学先秦、两汉,自视甚高。人言其诗似“诗鬼”李贺,他自己却说:“吾诗求出魏、晋上,今乃为李贺耶!”蔡羽诗文极多,有《林屋集》、《南馆集》、《太薮外史》等。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