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jpg

《灌木集禽图》(局部)

 长卷纸本,墨笔,纵34厘米,横1211.2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本幅署款“東廣林良”,无年款,后纸有元治、金廷标、徐步云、徐鸣珂诸家题跋。

 此长卷长达十余米,可谓煌煌巨制。画面描写苍松竹树、灌木丛林,有数百禽鸟飞鸣翔集,噪声满纸,不可掩复,可令观者动容。画面首尾响应,布局采用平面散点的手法,移步换形,层层展开。灌木、翠竹、苍松、芦荻以及形态各异,往来穿梭的群鸟,洋洋洒洒,绘声绘色,令人应接不暇。画法以水墨为主,略点浅色。禽鸟造型生动,兼工带写,形神俱足。灌丛则用笔奔放,如飞如动。总体法度谨严,运笔行墨稳健沉着,气脉连贯,无轻率浮燥之弊,是林良传世画迹中,不可多得的力作。

 林良在中国绘画史上艺术成就颇高的画家,他以水墨花鸟画享誉画坛。

 林良(1416-1480)字以善,南海大沥人。早年跟南海画家颜宗(约1393-1423)学画,下笔便有巧思,勤学聪敏。从现存的颜宗绘画《湖山平远图》来看,受李成、郭熙笔法影响,其功力甚高,是现存南海人最早的绘画作品。林良曾感叹云:“颜老天趣不可及”,因此他专攻花鸟画。

《秋林聚禽图》

 绢本,纵153厘米,横77厘米,广州美术馆藏

 此图是林良写意花鸟画中的佳作。构图周密严谨,一群鸟雀栖于乌桕树和竹丛之间。以粗笔浓墨画乌桕树的主干和一群白头鸦,笔势纵横豪肆,墨色苍劲淋漓;又以放笔淡墨画竹子和小雀,画面的繁简、浓淡、疏密、虚实,都有独到之处。浅红淡绿,着色简洁,自然生动。此画表现了林良水墨花鸟画言简意骇的艺术特点。

 林良在年青的时候在广东布政司任职,有一天,见布政使陈金观赏名家画作,他即从旁疵议。陈金大怒,林良当即说:“这样的画,我也能画。”陈金遂让林良临写,画成,不得不叹服其才华,从此林良的声名大振。后拜工部营缮丞,得以进仁智殿,为锦衣卫抚职衔。明代的锦衣卫,本为皇帝的禁卫军,专掌侍卫仪仗。《明史·职官志(五)》云:“锦衣卫,掌侍卫缉捕、刑狱之事,恒以勋戚都督领之,恩荫寄禄无常员。凡朝会、巡幸、则具卤簿仪仗,……宿卫则分番入直。”明太祖和明成祖用锦衣卫巡察缉捕,理诏狱,得与五法司及各部大臣会谳,成为最高统治者的耳目。

 明代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九谓:“仁智殿者,故之时在内苑万岁山之半,为游幸之所,今不复存。本朝武英殿后,别有仁智殿,为中宫受朝贺,及列后大行发丧之所。……凡杂流以技艺进者,俱隶仁智殿。”“刊刻书篆并屏障榱角,以及鞭扇陈设绘画之事,悉以委之。”仁智殿实质是内廷艺术院和工艺品的制作场所。林良值仁智殿锦衣卫镇抚,其实是籍锦衣卫挂衔领薪,充当内廷的画师。


《芦雁图》

 绢本,墨笔,纵138.5厘米,横69.8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图中一泓清波,芦荻丛生,浮萍点点。一对大雁前后相随,展翅下翔,扑水掠飞,似将降于水面,形象栩栩如生。用笔宛转顿挫,放而不粗,风格沉着雄浑,体现了画家水墨写意花鸟画的特点与功力。

 明代宫廷绘画继承宋代画院的风尚,讲求刻划精工,法度严谨的画风,又继承南宋时李唐、刘松年、马远、夏珪等的苍劲笔法。画家当中有不少是浙江、福建等地,如戴进、吴伟、吕纪等,形成浙派画风。林良的绘画与戴进等人相互影响。林良在内廷得以观看大量的绘画藏品,大开眼界。他善画花鸟画,尤画鸟禽花卉。其传谓:“时复绘花草,曲尽其妙,虽祖黄荃,边景昭,然枯荣之态,飞动之势,颇自心得,遂成一家。”黄荃(903-965)为五代时期后蜀人,工画花鸟,善于写生,故造型准确,栩栩如生,为后世奉为花鸟画之祖。边景昭为明代人,比林良早,永乐(1403-1424)年间召至京师,授武英殿待诏。至宣德(1426-1435)年间仍供殿,为宫廷的画师,善画花鸟。黄荃,边景昭的花鸟画都是以工笔写实的手法来表现所画的景物。

 林良继承了他们注重写生的传统手法,并以水墨来写意花鸟。其画法源于宋徽宗赵佶和牧奚的粗笔水墨一派,山崖树石的表现很具马远,夏珪的画法,特别是斧劈皴显得十分精神。他经常画的题材有鹰,雁,孔雀,锦鸟等奇珍禽鸟以及灌木丛林,芦获野之类,他通过用水墨浓淡的写意手法去表现禽鸟的形态和神韵,达到形神兼备,栩栩如生。林良虽在宫廷作画,仍有不少固忌,没有完全放笔去写,而是运笔沉着稳健,形成雄浑潇洒的画风。

《鹅泳图轴》

 绢本设色,172.4×98.9厘米。弗利尔美术馆藏。

 与林良同时期的诗人、学者李东阳(1447—1516)有《林良画两角鹰歌》云:“百余年来画禽鸟,后有吕纪前边昭;二子工似不工意,吮笔决眦分毫毛。林良写鸟只用墨,开缣半扫风云墨。水禽陆禽各臻妙,挂出满堂皆动色。空山古林江怒涛,两鹰突出霜崖高。整骨刷羽意势动,四壁六月生秋飕。一鹰下视睛不转,已知两眼无秋毫。一鹰掉颈复欲下,渐觉飒飒开凤毛。匹绡虽惨淡,杀气不可灭。戴角森森爪拳铁,迥如秋湖毗欲裂,朔云吹沙秋草黄,安得臂尔骑驷铁,草间妖鸟尽击死,万里晴空洒毛血。”李东阳为弘治进士。对林良在内廷当画师最为了解。这篇画跋对林良画鹰的艺术水平给予高度的赞扬和描述。林良的水墨花鸟画,以水墨的浓淡表现禽鸟的质感,既达到造型准确,又生动传神。故宫博物院珍藏林良的《灌木集禽图卷》有元治的题跋云:

 “笔随兴纵无商量,草木花竹乱枝叶,咄嵯一气分低昂。势如风骤潇湘雨,雨点惊飞没张立,风收雨歇静流观,万象一一归清楚。”

《双鹰图》

 韩荣光题林良《墨鹰》云:“谁能作画如作草,骤雨驰风笔苍老。”从林良的绘画作品来看他下笔一气呵成,行笔刚劲活泼,呈现出作者旺盛的活力和昂扬的志气,宛如草书流畅飞动,形成了林良的绘画特色,不愧为明代写意花鸟画的杰出代表。因而有“林良吕纪,天下无比”的赞誉。


《花鸟》

 林良为宫廷画师,其活动范围主要在北方,他的绘画艺术对当时的岭南画坛影响不大,虽然陈白沙、黎简、韩荣光、徐梦秋、谢兰生等广东诗画家对他的绘画作品有题跋,但广东画人像林良那样用苍劲带有浙派笔法去表现花鸟如鹰、雁等以及山石、灌木丛的景物不多见。林良以写意水墨画花鸟为表现形式,丰富了花鸟画的画法,是具有开创性的,他对后世的写意花鸟画影响深远。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广东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等藏有林良的绘画作品。

林良 (款) 松鹤延年 立轴

林良 (款) 岁寒三友 立轴


林良 芦雁对屏 立轴

林良(款) 松雀图 立轴

【名称】明 林良 荷塘集禽图轴

 【年代】明代

 【简介】绢本设色,尺寸:画芯152.7×65.5厘米,外围301.5×76厘米。天津博物馆藏。


明 林良 秋鹰

林良 鸟 水墨纸本立轴

林良 双鹰图 立轴

林良 (款) 松鹤延年 立轴

明 林良 花鸟

明 林良 花鸟

 林良早期所作设色花果翎毛,画法工细精巧,后来师承南宋放纵简括一路,变为水墨粗笔写意,取得突出成就。在表现技法上,挺健豪爽的笔法,既有迅捷飞动之势,又比较沉重稳练;在运笔顿挫之间,讲求规矩法度。后人评论他的画风是用笔遒劲,如作草书。他的水墨写意花鸟画,在当时上追南宋院体,竞尚艳丽工巧的宫廷画风中独树一帜,故颇为当时人所推重,对明代中期的花鸟画风产生了较大影响。

 传世作品有《山茶白羽图》、《灌木集禽图》、《双鹰图》等。

林良(1436-1487),字以善,南海(今广东佛山)人。善画翎毛,颇见清远;又善花卉,用笔遒劲如书草书,为明代宫廷中最杰出的水墨写意花鸟画家。作品充满大自然的野逸之趣,在当时以艳丽工巧为时尚的宫廷绘画中独具一格,并影响到明代中期的花鸟画创作。有《百鸟朝凤图》、《灌木集禽图》、《双鹰图》、《松鹤图》、《画鹰》等作品传世。

  《画鹰》,绢本,水墨,纵133.4厘米,横50.5厘米。本幅画老干横撑,两鹰卓立,笔墨豪放,有磅礴之气势;树木枝叶用笔剽疾,极具飞舞使转之态。画史中谓林良以草书入画,此作应是具体表现之一。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