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

 有清一代,赵之谦、黄士陵和吴昌硕是对当代印坛影响最大的三位印人。吴昌硕还被推举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天赋、勤奋与高寿结为一体,使得吴昌硕的创作达到了他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他不但作品数量大而且精品多,诗、书、画、印相互贯通,令后学高山仰止。吴昌硕篆刻个人风格强烈,入之难而出之更难。笔者认为,倘若学吴而不涉及秦玺汉印,则徒守皮毛。吴昌硕真实地领会了秦汉玺印质朴大气的神髓,同样也实践了邓石如“印从书出”的理念。如果临习者此阶段亦临摹吴昌硕的《石鼓文》,二者相互配合,则会事半功倍、相得益彰。

 图一“西泠印社中人”一印为昌老名品。此印以书入印,文字笔画苍浑有力,临摹时要凸现一个“圆”字。圆浑古朴,正是吴氏书印的风格特点。该印笔画偶有断点,主要是行刀过程中石质崩裂的缘故,不必刻意求似。除“中”、“人”两独体字外,其余各字结体皆采用右高左低形式,临摹时要注意保留这一特征。此印边栏残破较甚,许多文字笔画冲出边栏。依据笔者自身经验来看,这可能是印文刻完后再集中修饰而成。

blob.png

图一“西泠印社中人”一印为吴昌硕名品

 图二“耦圃乐趣”一印与前印相似,体现了“以书入印”的宗旨。此印从字形上直接体现出吴昌硕《石鼓文》风貌,不同的是此印添了“十”字内栏,上两格较小,下两格大些,并未均分,临摹时宜留心这一点。边栏厚重,隐有封泥意趣,临摹时不必强求逼肖,重在求其意趣。还要注意的是,此印笔画虽雄壮有力,但不可过于臃肿而显呆滞,钤印时更要力戒重按。

blob.png

图二“耦圃乐趣”吴昌硕篆刻

 图三“寿石”一印在临摹时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体会边栏之妙。此印上下边栏粗而左右细,且并非直线形状。二是此印字形与边栏无一处相连,笔意流转。“寿”字结字宽博,占印面三分之二空间,临摹时对各部位摆放宜照临不误。像“【注字1】”与“【注字2】”笔画及下方“【注字3】”部斜放,都是精心安排的;如果平正安放,则效果逊色一筹。

blob.png

图三“寿石”一印在临摹时有两点需要注意。

 图四“画奴”一印笔画较前几印厚重。吴昌硕是粗朱文的广泛应用者,临摹时最忌讳将粗壮变成臃肿,此是关键处。一般来讲,临摹吴昌硕作品尚需有修饰过程。尤其对边栏的修饰,用刀杆刮削时不可太刻意。像底边栏,在修饰过程中用刀要避免雷同,切忌形成锯齿状的规则刀痕。此印印文两字相比,“画”字分量重些,故右边栏残破更多,上下、左右四条边栏各不相同,这是临摹时需要细细体会的地方。(10)

blob.png

图四“画奴”一印笔画较前几印厚重。

blob.png

blob.png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