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的“印象”水墨画——观刘祖鹏的水墨山水画

 初观刘祖鹏的山水画,有种别开生面的感觉。他的以江南水乡为主题的水墨山水画风,不但在北方画家中找不到,就是在盛行此种水墨技法风格的浙江,好像也很独特。刘祖鹏的水墨画的独到之处,不仅在于他多年的水乡生活积累深厚,场景风貌、况味意境,烂熟于心,随手拈来具成佳构。

blob.png

而且他的水墨运用十分娴熟,笔、墨、水的配合达到了自由自在的程度,脱略了刻意经营、雕凿描饰的过程。因此,他的画有一种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意味。我看刘祖鹏的画,不禁想起王国维评南唐李煜的话:“粗头乱服,不掩国色。”即看上去不加修饰,却有大美内美的本质。

blob.png

此评甚高,我这里是借用。粗看刘祖鹏的画,即使是画家同行,也可能对他那一种笔法纷披、水墨淋漓而似若不经意的画风,一时不易完全的理解和接受。刘祖鹏的水墨画基于多年生于斯长于斯的体验和水乡生活的记忆,另辟蹊径,别开生面,努力再现水色天光中的江南水乡独特的情调和韵味,努力表达他亲历过的晨曦清雾里、穿透迷蒙的初阳带给人们的温煦和期待。

blob.png

所以,他的画给人如梦如幻、空灵洒脱的感觉。在他的画里,时时可以看到光的表现,无论在水波的闪动或是树叶的迷离中,光感始终是他画里的主角。

blob.png

光是大自然第一要素,中国画不可能没有光的因素,但由于线意识被强调了,体面、明暗观念就淡了。在刘祖鹏的画里,光影是在墨迹淋漓挥洒中流露出来,有一种灵动的光感,如他的表现水乡风光的作品《水乡之晨》(见左上)、《湿地交响》(见左下图)、《—年之计》、《微雨中的下渚湖》、《群凫戏水》等都属此类。

blob.png

如果说油画里有印象派的话,那么刘祖鹏的艺术就完全可以称为“印象水墨”画。只不过他是用水墨的手段,以潇洒奔放的笔法,在宣纸上“若不经意”的挥洒出来的。更给人东方文化混沌恍惚、大象无形的朦胧境界感。有评论家称他的画具有“诗意的艨胧”,也是很贴切的。

blob.png

在表现江南水乡的同类作品里,他的挥洒风格很独特。在近代中国画史上,浙江嘉兴出了一位大家蒲作英,以画竹著称,花鸟山水也很精,其画风潇洒恣纵,淋漓奔放,举重若轻,似不经意,时人不识,妄称“蒲邋遢”,因为在他生活的19世纪晚期,中国画尚未走出“四王”正统的阴影笼罩,许多人犹斤斤于古人绳墨,不能接受蒲作英超越时代的艺术作风,百年之后他的书画方始得到重视,研究渐多,近年市值飙升,当与其艺术的重新被认识不无关系。蒲作英之所以达到艺术上的“潇洒”和“自在”,在于他的学养深厚,诗、书、画功力精深,尤其是洒脱旷达,豪宕不羁的心性修养,令他的艺术别有一种超迈时俗的风范。

blob.png

如今,我们在刘祖鹏的画里也看到那样的一种“随意”和奔放的追求。而他所倚仗的是深厚的生活积累,他所熟悉的—草一木,房舍屋宇,那里的鸡鸣犬吠、展烟暮霭和难忘的潋滟水光,是挥之不去的情结而涌上笔瑞。此外,画家的主观选择也是决定性的。

blob.png

他注重学养,学写格律诗,从古代哲学中领悟与汲取,追求写意的、诗境的,惟恍惟惚乃至印象感觉的水墨山水画的独特道路,虽然艰难却是坚定不移,为此,他做了大量的实践,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且不断的扩大题材范围,从水乡到湿地,从山水到花鸟,艺术的目标更为明确,笔墨更趋老辣厚重,痛快淋漓中走向成熟。

blob.png

就笔墨精神来讲,刘祖鹏的实践未尝不是一种探讨和发展。对于他在艺术上不愿“从众”,不去“一窝蜂”般追赶时风,而是坚持自己的目标,我是很欣赏和佩服的。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当然,我并非只讲刘祖鹏的成就,同时也注意到某些不足,如求得奔放淋漓时,有些作品难免在一气呵成的瞬间顾所不及。李可染先生说:“经意之极,一若不经意。”指明经意与若不经意之间的关系,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