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唐人绘画讲究夸张、大气,作品的浪漫情调较浓;宋人绘画讲法度、重写生,用笔严谨而规矩,作品的庙堂之气甚重。而宋代士大夫游戏翰墨之笔,则如填词般轻松。元代的绘画作品大都萧散淡定、超然物外。明代绘画宗宋、元,但作品格调不及宋、元。“清初六家”、“清初四僧”虽是清代墨苑之宗祖,但亦只能是元、明强弩之末。我们这里欣赏的《松湖钓隐图》(见左图)虽是南宋佚名之作,但用笔严谨、规矩,体现出一种时代风尚。

  《松湖钓隐图》为纨扇,绢本设色,纵26厘米,横26厘米,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此图绘高山下平湖一泓,临岸之水中,一渔翁独坐船头垂钓。画面左侧为突兀、耸立的巨石,主要以小斧劈皴绘就。画家用沉着有力、厚重坚实的笔触,连皴带染,很好地表现出山石的形态和质感。山石上的松树,树身用焦墨双勾而成,尽显虬曲盘旋之姿;松针刻画得繁茂、挺健,充分表现出松树顽强的生命力。其他树木亦用焦墨写就,用笔严密得法,尽显葱郁、丰茂之态

。左边的山石只绘坡脚与入山的小径,而不见峰顶。这种截景式构图,给观者留下更多的想象空间。山石后面的远景,以水墨淡染,逶迤的山峦,引发观者悠远的遐想。画的右侧与上部留有大面积的空白,展现出高山下平湖浩渺、水天一色的景象。留白手法的运用,使全图更加空阔、浩瀚。

  画家以不多的笔墨很好地勾画出一幅富有诗意的画作,可谓妙造自然。他以边角式构图,画出了江南秀美山川的形貌,给人一种娴静、优雅的感觉。这种边角式山水构图注重意境的营造。它是通过突出、强化对某一个局部的描写,来代替全景山水。采用这种构图形式,是为了让主体在简洁的构图中变得更鲜明、更突出。这些都是北宋灭亡后,南渡的画家们因情、因境的变化而在绘画上做出的改变。

  笔墨是中国画家精神、修养、感情的载体。宣纸能准确、细致地记录画家的一举一动。画家的情绪、素养、习性和才情,都会在行笔落墨间显露无遗。画家修炼好笔墨难,而使画境达到一定的程度则更难;读画之人读懂笔墨不易,而要参透画境的实质则更不易。观画者如能浸淫画中,读懂此画,那么就能与绘画之人做心灵的沟通。能否画出好画,是对画家艺术修养、创作技巧等各方面的综合考量。每当我看到佳作,都会产生与之幽会之感。每当有所领会、感悟,我都会记下来。虽然有些画已是隔世之物,但我仍以激动的心对其进行解读。

  据我查到的资料,可知台北“故宫博物院”也有一件与这件南宋佚名的《松湖钓隐图》一模一样的作品,但它上面标注的作者是南宋绘画大家李唐。因我未见过该作,故不知两者有什么渊源关系。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