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登堂,1944年生于山东聊城,现为中央文史馆书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美协河山画会艺委会委员,中国美协会员,山东画院山水画研究会会长,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美协顾问。

 张登堂笔下的山水画极富时代感,这是一种艺术的自觉。在他的画笔下,无论是泉城风光、黄河激流,还是东海波涛、泰岱雄姿,无不激情内蕴,新意迭出。这是张登堂立足传统、深入生活和艺术理念的结晶。

不朽的胡杨  张登堂绘画

他自幼受到黑伯龙、弭菊田、王天池、陈维信等名家的指导,广览博收,临摹历代名画,深入理解传统,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个人的绘画语言。他勤于写生,在大自然的造化中寻找创造的灵感,发现前人未见到的美。1971年,他沿着黄河写生,历时两个月,行程一万多里,之后出版了《黄河》画册。三十多年来,张登堂每年都要到外地写生,从天山到长白山,从黑龙江到珠江,他的足迹踏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这是张登堂多年来保持充沛创造力的重要原因。张登堂的作品面貌多样,他不仅有《黄河纤夫》、《泰岱雄姿》等雄浑之作,亦有《沂河饮马》等清新可人、充满诗意的作品。

赤水河印象 张登堂绘画

张登堂善画秋色,他笔下的深秋绚丽清远,令人心神俱醉。他亦善画流水瀑布,于奇石峻岭间平添丰润之气,流水之声宛然在耳,为画面带来了清新的意韵。他偶尔也涉笔花鸟,他的花鸟画用笔疏朗,别有风韵。张登堂既雄浑大气而又充满神韵的绘画语言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一方面他画佛山秋色、高山飞瀑,笔致妩媚,灵秀逼人,他尤善用树点景,穿插点染,使整体画面空灵生动,沁人心脾;另一方面他更善于表现雄浑壮阔的景色,《东海垂钓》、《泰岱雄姿》、《黄河纤夫》等属此类。这反映了张登堂丰的表现手法和全面的艺术修养。

大漠月夜  张登堂绘画

在张登堂的画笔下,无论是佛山秋色还是夏日飞泉,都达到了天地澄明、生趣盎然的艺术境界,融浑厚与灵秀于一体,充满来自天然的神韵。张登堂在2001年创作的巨幅山水画《雄峙》,现悬挂于中南海某会议厅。这幅作品以较难表现的泰山为题材,整个画面雄浑博大,山势苍茫,云蒸雾润;细部亦穿插溪流飞瀑,山花烂温,表现出泰山既雄奇又妩媚多姿的特点,透露出强烈的时代气息,体现了张登堂的山水画的鲜明风格。

峨眉山下之水田  张登堂绘画

作为一个画家,其艺术境界和人生境界是互为印证的。张登堂以自然之心态观照自然,情蕴其中,因此在他笔下传达出一个充满生机的山水世界。在生活中,他也保持了一颗平常之心,许多见过张登堂的人都对他的朴实率真赞赏有加。这大概是他自幼接触的那些名家不仅在艺术上受益,更在人生观念上也耳濡目染的结果吧。

繁忙的淮河运输  张登堂绘画

他迄今仍念念不忘当年到北京拜访李苦禅先生,对他这位从未谋面的小老乡李嘘寒问暖,并告知他学画不易,可为学画之补帖。这事使张登堂深受感动,这30元钱成了他一生最温暖的回忆。李苦禅在艺术上的天真烂漫与其在人生中的质朴率真给了张登堂极大的震撼,使他意识到人的精神气质与艺术成就之间的必然联系。

繁忙的日照港口  张登堂绘画

张登堂出身贫寒,其心态与世俗百姓天然相通。他并不追求画界的时尚去刻意标榜自己“淡泊名利、与世无争”,而是自然面对人生。近年来,张登堂的作品受到众多消费者的青睐。他对当今书画市场充满忧虚,他认为市场对画家是一把双刃剑,把握好了可以促进画家的创作,但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成为市场的奴隶,市场既可以培养画家,也可以毁灭画家。

钢厂写生  张登堂绘画

正是对市场有如此清醒的认识,张登堂始终保持严肃的创作态度,他觉得踏踏实实做人,老老实实作画,才是一个画家的立身之本。张登堂的艺术与人生充满了自然的情趣,他涉笔成画,每幅作品都是人生情感的自然流露,从令人惊异的天山风光到塔里木顽强坚韧的胡杨林,从充满野趣的沂蒙山到红叶遍地的大兴安岭,张登堂总能在大自然绮丽的风光中如醉如痴,浑然忘我,生发出艺术的情思。

正因为有了如此的融合,他才能在喧嚣的生活中率真自如、朴实无华,那是一种自然生发、无为而作的心态。在那里,我们能听到山水的清音。(附图为张登堂作品,左上《青城天下幽》、下《闽江之畔》)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