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协名誉主席沈鹏题署的“行草十家展”在全国有着广泛影响和独特魅力。由中国书协展览部、贵州省书协、贵州美术馆主办的“黔行翰风——行草十家展”于9月2日在贵州美术馆开幕,中国书协副主席包俊宜等出席。本次参展的10位作者胡传海、张学群、王春新、王厚祥、洪厚甜、李远东、张纬东、刘京闻、王乃勇、林峰都是活跃在当今书坛的实力派书家,是行草书创作队伍中的一支轻骑兵,已经坚持了12年。

 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人尚逸,明清人尚势……不同时代书法呈现的味道各不一。书法从甲骨文到金文,到汉隶汉草,再到魏晋隋唐行楷的种种书体演绎,无不伴随着风格审美的反复差异,有的时候同一个时代前后进程也会有比较大的悬殊变化。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持续到今天的书法热,除了碑帖较量的此起彼伏外,什么书体一直在循序渐进地进步而且人才济济,答案是行草书。

 尽管今日书坛篆隶楷书不乏名家,但和行草书蔚为大观的风景相映对,则无论质量和数量,行草书都属于“大户人家”。

 中国书协“兰亭奖”理论评委姜寿田撰文指出:“现当代帖学在走向独立的过程中,始终受到碑学的牵绊,而清代碑学碑帖融合的创作观念,也始终左右着近现代乃至当代书法的价值取向。当然,经历了现当代帖学的复兴,当代对帖学笔法的认识已远远高于清代,对帖学笔法本源也获得了全新的认识,这正是当代行草书勃兴的前提条件。应该说行草书兴盛是奠基在帖学笔法之上的,行草书大兴也是书法产生超越发展的标志。”

 因而,抓住了行草书这条主线,也就建立起传统书法的典范意识,与当代书法强调的回归经典也达成一致。行草书在当代展厅文化的视域里,是最能集中展示书家个人技术能力、学养修为的一种书法载体,它的兴旺发达与今天中国迅猛发展的经济节奏吻合,“书以载道”一方面也突显着高昂的时代精神。

 时代精神是反映社会进步发展方向,引领时代进步潮流,为社会成员普遍认同和接受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道德规范,是一个社会最新的精神气质和精神风貌的综合体现。几乎所有的国展、省展、地县展,书法行草书的参投比例最高、获奖人数最众、赢得的口碑最多,大字书法的当代创作仍密布在行草书的大观园,篆隶楷是望尘莫及。分析研究明清行草书尚势特征,当代行草书的趣味性空前加强,在书家个人能力可以企及的范围内,很少有书家不动用见到过的书法元素进行趣味加工,本来装饰性较弱的行草书领域也流行起“制作”便是最无可否定的明证,至于“制作”对行草书发展利弊的评价又当另论。

 百又十五岁的西泠印社当初为什么要结社?目的就是为了志同道合的书法篆刻专家精英从事高端研究创作。我们整个文艺界的普遍状态是创作“有高原没高峰”,艺术的高原是艺术家铺垫的,同样,艺术的高峰更需要真才实干的艺术家去攀登。散兵游勇可能势单力孤,当代艺术界的书协美协、书院画院便是一种“艺术集团军”,而西泠印社一样的则是少数精英专家学术团体,它也许在普及上作用有限,但在金字塔顶端则可游刃有余。行草书大军固然壮观,在越来越挑剔的书法圈,在呼唤大师、呼唤高峰的时代,艺术精英的合作努力非常关键。回顾历史,一个产生大师、出现高峰的时代往往会有一群精英同时闪烁光芒。行草书的当代攻关提升,离不开各种力量形式的尝试实验,精英团队沙龙性质的合作探索可圈可点,譬如当年于右任先生倡导的标准草书社。

 安徽省书协原主席张学群说:“笔墨当随时代。跟上时代,不负时代,是一切艺术发展的本质要求。”行草书是书艺中的瑰宝,它能在今天的时代大放光彩一定有其深层的必然规律,沿着书法自身的规律,今天的行草书书家应该有义务为它的再创辉煌添砖加瓦。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