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路遇画家朋友,难免寒暄,除了问候,再就是说点与职业相关的话题。

 你说是真心也好,恭维也罢,顺口说道,从微信中看到你发的作品,看来最近画得不赖啊!

 哪里哪里,江郎才尽了。画家一语道出了他的“谦虚”和自信。

 真格“江郎才尽”了吗?我看未必是“才尽”,而是是否是“江郎”。

 江郎者,南朝文学家江淹,年轻时很有才气,到晚年文思渐渐衰退。有好多从事文学艺术者,谈到自己才学时,以“江郎才尽”谦称。其实,在某种意义上,就自己从文从艺的才学,连江淹的一丁点都不及,还自以为是“江郎”。

 《南史·江淹传》载:尝宿守冶亭,梦一丈夫,自称郭璞谓淹曰:“吾有笔在卿处多年。可以见还。”淹乃探怀中,得玉色彩笔以授之;尔后为诗,绝无美句,时人谓之才尽。当然这只是当时的一个神话似的传说,究其“才尽”的原因,多半是因为做了金紫光禄大夫,并被封为醴陵侯,以及享有盛名以后,不进则退。江淹的智慧,吾辈何以能及。被誉为千古奇文的《恨赋》《别赋》,更显江淹才华横溢。只可惜,中年的江淹突然罢笔,落了个“江郎才尽”的名声。当下,我们所谓的艺术家,还以江淹来开涮自己,这种自嘲要不得啊!

 江郎才尽不是自谦语,自己总不能把自己比作“江淹”吧。类似把尊他语当作自谦语的画家多得是,有位花鸟画家,他的美院老师也是我的朋友,一次,我问他,你的画技超过师傅了。他却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虽是开玩笑,但万万不能这样,这是老师用来教诲学生的话语。

 微信朋友圈中的有些画家朋友,动不动弹出“这是我家千金拍的”“我家少爷的作品咋样”等等,哎,“千金”就“千金”吧,“少爷”也无妨,只怕画画时落错了款。多嘴了,朋友,画画之余,悟一悟中国的文字演变史,百益而无一害。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