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辛之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装帧艺术家。他在长达半个世纪的艺术实践中,为读者奉献了一大批高品位、高水准的书籍装帧作品,为后学者提供了极为宝贵的经验。他以自身的勤勉和对书籍的虔诚与挚爱,为中国现代书籍装帧艺术做出了开拓性贡献,其斐然成就得到出版界与众多文化名人的一致赞誉。他在学生时代就常常为自己喜爱的书籍制作护封,还用硬纸和布料把平装本改制成精装本。他从上世纪40年代就先后在邹韬奋领导的生活书店和三联书店从事进步书刊的装帧设计与美术编辑工作。解放后长期任职于人民美术出版社,还兼任出版总署设计中心负责人和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装帧艺术研究会会长。曹辛之的装帧作品跨越了不同的历史时期。1959年,由他主持设计的《苏加诺藏画集》荣获莱比锡国际书籍艺术展览会装帧设计金质奖;1979年,他的《寥寥集》和《新波版画集》在全国装帧艺术展览会中同时获奖;1986年,《最初的蜜》和《郭沫若全集》在该展览会上再获殊荣。曹辛之清新、明丽、劲秀、典雅的设计风格一直为广大读者喜爱。


 曹辛之是江苏宜兴人,早年驰骋诗坛,笔名杭约赫。他与穆旦、袁可嘉等八位诗人组成的“九叶派”是中国新诗一个重要流派。因此,在曹辛之的装帧作品中,常常可以感受到诗的意境。1945年,曹辛之为散文合集《江之歌》设计的封面,用三条均匀的蓝色波浪纹斜向纵贯封面,右下角是船夫荡桨驶向江心的侧影,图案虽然简练,但流水与轻舟的朦胧意境却跃然纸上,加上富于流动感的美术字书名,不禁使人心绪摇荡。一般而言,具体的形象容易束缚读者的想象力,因而不适合诗歌类作品的封面。但曹辛之却敢于突破常例,1947年,他设计的《诗创造》封面,借用了苏联作品《作家种种相》的四幅漫画:《古典主义者》、《农奴时代》、《变革的时代》、《新写实主义者》。版式开阔新颖,呈现出引领潮流而又兼容并蓄的特点。《白朗宁夫人抒情十四行诗集》使用了更为具体写实的单色剪影。封面主体是穹门下的阳台,女诗人正在聚精会神地聆听着情人的演奏,聆听着对方无言的倾诉。画面含情脉脉,韵律飘飘,与封底女诗人伏案书写的侧影相互关照。近于透明的天蓝色调纤尘不染,涵盖了女诗人内心的质朴、纯洁与希望。整个作品静谧悠远,恬淡之气沁人心脾,把《诗集》深情眷顾的笔调与它背后那段不平凡的故事渲染得淋漓尽致。

 曹辛之多才多艺,擅长书法篆刻和美术字。在装帧设计中,他总是让这些元素发挥最佳效应,无论形体、大小、位置、布局都驱策自如,恰到好处。他经常使用图案来烘托气氛,增强装饰意味。有些图案来源于素材,有些则是他亲手绘制的,但没有一款是任意为之,其精审、细腻的风格令人叹为观止。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外国短篇小说系列,属于丛书性质,版式统一。但曹辛之在版心位置采用了不同的色调(均为不饱和的中间色)来突出个性。四周宽阔的装饰边框中,是由银灰、粉红两色编织成的细密花纹。近看是清晰的西方古典铁艺造型,远看是富于变化的色彩网。仔细分辨,才发现每册的图案各异,英国卷均匀严整,法国卷纤巧繁复,美国卷通透大度。这种在细节上的执著与准确把握,体现出设计者广博的学识和严谨的创作理念。曹辛之对各类图案、符号等抽象元素所产生的隐寓、暗示和象征意义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同时又充分理解书籍的文化内涵。因此他的设计能够紧扣主题,最有效地传达文本的意蕴。他1946年为王尔德的名剧《莎乐美》(胡双歌译本)设计的装帧,对这部作品的唯美主义倾向做了极为形象地阐释:书名的美术字娇弱无力,宝石蓝与玫瑰红两色编织成的花卉图案雍容华贵,但纤细的茎叶摇摇欲折,剧本的风致隐约可见。再如钱钟书的《管锥编》,以灰色的古代石刻纹样装饰封面,凝重沉实又器宇轩昂,不仅学术气息浓厚,更有一种难以言传的大家气度,真可谓观其书想见其为人。

 书籍装帧的本质是通过书籍的外在形态来表现其文化内涵。这个表现过程既有品位的高低,也有尺度的把握,更有含蓄与直白的技巧。曹辛之的设计思想非常明确,贵含蓄,戒直白,给读者留出想象的空间。让装帧经久耐看,值得回味,让书籍在其实用价值———阅读结束后,仍然具备审美价值,并以此赋予书籍更长的生命力。在外形与内涵的相互关系上,曹辛之强调装帧对书籍本身的从属性,绝不喧宾夺主,绝不为了张扬设计者的个性去扰乱读者的视线。中国现代著名作家郭沫若、茅盾、田汉等人的文集或全集以及《中国文艺年鉴》、《中国戏剧年鉴》等权威性作品的装帧,都体现了这种从属性。《郭沫若全集》分为《文学编》、《历史编》和《考古编》,由三家出版社出版。曹辛之用绿色、棕色、褐色加以区分,但三编的版式与图案完全一致。护封是状如锦缎的银线隐花,右上方是郭沫若的阴文签名,遒劲的书法线条在锁绣图纹的衬托下愈显洒脱。与我们常见的头像式封面相比,文气跌宕,华章流韵,高下一目了然。书脊上的魏碑体书名,为曹辛之手书,黑色块衬托出的烫金字刚健而醒目。翻开封面,三编的环衬页又使用不同的图案装饰,《历史编》为古代车马,《文学编》为展翅的鸾凤,《考古编》为变形的鸟兽纹样。总体风格庄严典雅,不落俗套,堪称全集设计的典范。

 回顾曹辛之的装帧艺术,总会感受到其中绵延流淌出的书卷气。这种书卷气是美术院校装潢专业的学生们无法学到的,是依靠电脑软件东拼西凑的设计师们无法理解的。但是,提升书籍装帧的艺术质量与文化品位,就必须找回这种书卷气。书籍虽然具备商品属性,但归根结底是一种文化载体。市场机制促使出版部门片面强调书籍的商品属性,把书籍装帧沦为商品的包装和广告。读者置身五彩斑斓的出版物世界,看似应有尽有,但想要寻找一幅令人惬意的封面却绝非易事,难怪很多人(并非藏书家)转头扎进旧书摊,在那里追寻诗的意境,感受醇美的书香。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