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山八友”是民国初期我国南方的一个民间画家团体,是近代陶瓷史上的一个重要艺术流派。1928年,江西画家王琦等人发起成立了“月圆会”,相约每月望日即农历十五,志同道合的画友们雅集珠山。他们在珠山以画会友,以会聚友,品评画理,切磋画艺,同时研究、鉴赏陶瓷艺术。他们结社的目的在于把品位高雅、笔墨灵动、意境高远的中国文人画引入到陶瓷绘画中,以丰富陶瓷绘画、提高陶瓷绘画的艺术品位。“月圆会”的活动持续十余载,后因时局动荡而被迫停止。然而,他们为陶瓷绘画打开了一扇新窗,树立了一座丰碑。

樊欣野《今日月圆》 高清大图

这个画家团体先后有王琦、王大凡、邓碧珊、汪野亭、刘雨岑、程意亭、毕伯涛、何许人、徐仲南、田鹤仙等十余人。他们基本上不少于八人,只是前后有别,被后世尊称为“珠山八友”。他们具有共同的审美理想和共同的陶瓷艺术观,以自己的艺术实践,为陶瓷绘画注入了新的文化内涵,形成一个对后世影响深远的陶瓷绘画艺术流派。他们最大的贡献在于创造性地将中国传统的陶瓷艺术与中国文人画的精髓结合起来。

“珠山八友”距今已有八九十年的历史了。那些可敬的画家先贤们都已先后作古。曾经发生的事情,若有人回眸、用心观照,就可能会被历史记住;若无人观照,也许会渐行渐远,离开人们的视线,甚至被人遗忘。本世纪初,“珠山八友”引起了辽宁画家樊欣野的关注。

樊欣野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这位东北画家对陶瓷文化情有独钟。从刚开始在景德镇观光、采风到后来埋头创作,他对陶瓷绘画艺术不知投入了多少精力。如今,他与“瓷都”景德镇结下了不解之缘。

樊欣野认为,中国画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绘画,植根于深厚的华夏文化沃土中,融入了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素养、思维方式、审美意识、精神气质和哲学观念。在西方后现代艺术席卷全球的背景下,如何对待传统的本土绘画艺术,是画家们谈论较多的话题。一个有责任心的中国画家在对待原创性的本土绘画上,首先要尊重传统,然后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拓展新的空间、开辟新的领域,以增强绘画的生命力,这是一个无愧于时代的中国画家的历史担当。樊欣野既看重陶瓷艺术的文化性、历史性和经久不变的品质,也看重陶瓷易于表现国画的特点,因此选择把中国画画在陶瓷上。

樊欣野《今日月圆》 高清大图  局部

在景德镇从事研究期间,樊欣野接触的景德镇陶瓷绘画越多,就越感到“珠山八友”对陶瓷绘画所产生的影响之大。大多数人只是把“珠山八友”当做陶瓷史上的一个普通流派,没有真正认识到他们存在的历史价值和对陶瓷绘画做出的卓越贡献。用中国画来开辟陶瓷这个表现空间,曾经是古代文人雅士的梦想。但由于文人雅士放不下架子,不屑于与陶瓷工匠为伍,所以古代陶瓷上少见文人画。而“珠山八友”大胆践行了古代文人雅士的这个梦想。他们堂而皇之地把中国画,准确地说是文人画绘到陶瓷上,并且写款题词,把陶瓷绘画提升到一个新的艺术高度,既增强了陶瓷的文化内涵、收藏价值,又为国画开辟了一个新的发展空间。樊欣野认为,“珠山八友”的出现为中国文人画正式进入陶瓷绘画吹响了号角,开创了陶瓷绘画的新里程。

樊欣野《今日月圆》 高清大图  局部

为了让今人和后人铭记“珠山八友”这些里程碑式的人物,2005年3月,樊欣野决定用自己的画笔为先贤写史。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为景德镇陶瓷文化写史了。

第一次是他用一年的时间创作了巨幅陶瓷壁画《瓷都千年》,把景德镇从1004年宋真宗赐名建镇到2004年整整一千年的陶瓷文化史,用中国画的笔墨浓缩在纵1.35米、横25.2米的巨幅陶瓷壁画上。试想一下,要将一千年间关于景德镇陶瓷的主要历史事件和主要历史人物绘到壁画上是多么不易!然而,樊欣野却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和扎实的笔墨功底成功地将其绘出来,让所有看过《瓷都千年》的人都为之赞叹。

对樊欣野来说,有了第一次的创作经验,再创作纪念“珠山八友”题材的大型作品就显得容易多了。然而,创作态度十分严谨的樊欣野并没有因此放松准备工作。他多次寻访“珠山八友”的后人,收集了大量资料,并根据这些资料,画了许多效果图,对“珠山八友”的形神、姿态、行为、动势都进行了反复推敲,直到最后才选定了我们现看到的画面效果(见下图)。

2005年6月,“珠山八友”终于在樊欣野笔下“团圆”并面世。他们也许想不到自己追求艺术理想的行为竟然被后世画家绘出,定格在画面上。樊欣野可能是第一个用画笔为“珠山八友”造像的人。他将这件作品命名为“今日月圆”。创作时,他着力用相对单纯的色彩和碑刻式的笔墨风格来强调人物造型的雕塑感,增强画面的庄重气氛。观此画,人们在肃穆的感怀中,似被带到那个文风浩荡、艺事繁盛的年代。

《今日月圆》是“月圆会”雅集的真实写照。画面上的“珠山八友”从左到右依次是何许人、田鹤仙、程意亭、邓碧珊、汪野亭、王琦、刘雨岑、徐仲南、毕伯涛、王大凡。他们或端坐、或作画、或讨论,形象逼真。从他们凝重的神态上,可以感知他们探索艺术的严谨态度和追求审美理想的睿智心性。

樊欣野此图运用中国画的笔墨效果,表现了人物高尚的精神追求。在人物刻画上,他中锋用笔,工、写兼施,用线遒劲。画面上的翠竹象征着他们谦谦君子的清高品格和锐意创新的豁达胸襟。画家在道具上选择了画卷、书籍、瓷版、瓷瓶、桌案以及“文房四宝”,让民国时期典型的文人论画场景尽现眼前。

樊欣野作画的特点是惜墨如金、笔不虚动。他的《今日月圆》用了几近黑白的色彩和碑刻式的笔墨风格,让观者感觉“珠山八友”所处的那个时代已渐渐走远。平稳而饱满的构图、凝重而练达的笔墨、庄严而深远的意境,让观者如观一座历史丰碑。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