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每个学生都付出了厚爱——李可染与他的学生们     

李可染辞世后不久,他的学生、画家周思聪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我们这些学生,几乎每个人都有一种感觉,认为先生对每个学生都付出了厚爱。无论是老学生还是新学生,成绩突出的还是成绩平平的,悟性强的还是悟性差的,他从不厚此薄彼。”画家范曾也曾深情回忆说:“当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可染先生题字一张送我,大可盈尺,力透纸背,意味深长。词云:‘七十二难。玄奘西天取经,不畏七十二难。今以此四字书赠范曾同学。’自少及壮,漫漫人生,十年浩劫,雨狂风骤,我怀抱着这张字,躲避过种种的艰险境遇,至今珍藏着。我知道,这其中包含着老人的一片眷眷爱心。”

李可染作品

李可染治学严谨,执教一丝不苟,许多细小问题都能替学生着想,对学生们也都十分关心,所以他在学生们心中的印象非常好。

1959年5月,李可染带领中央美院中国画系一、二年级的学生到颐和园进行写生教学。为了搞好这次教学,他先向学生们作了一些专题讲座,主要讲山水画创作的意境和意匠。他告诉学生们,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意匠,是表现方法,是加工手段。他再三强调,如果把握不住意境和意匠这两个画好山水画的关键,下面的写生课就上不好。除此之外,他还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让学生们在课堂上临摹,同时讲解自己是怎样写生和创作的,从而使学生们增加一些感性认识。

李可染作品

为了搞好课堂临摹,李可染事前给学生们认真讲了绘画工具、材料和用笔问题。他说,临摹首先要用纸,画水墨画最重要的材料就是纸,要用容易控制的。他举例说,徐悲鸿一生用高丽纸;张大千用夹江纸,是自制的,略熟;齐白石最擅长用生纸,但也不喜欢洇得很厉害的。做完前期的工作,他就让学生准备以下的东西:画凳,用皮匠们用的马扎最好,哈德门外大街就有卖的。还要带上水壶。再有,画板、调色盘子、小碗、砚台也都不能少。他再次说到了纸:纸是生命线,可以买温州皮纸,用糯米汤淡淡刷一遍,每人要准备四五张,六开的,三开的,都要。好纸的性能是吸墨吸得深,洇得慢,能够加墨,一层层加上去,不死。还要带舔笔纸。笔,可以带吴文魁笔店出售的山水画笔。笔的重要特点是挺健有力,圆转如意,不论怎么转,最后提起来还是直的。要有小书画笔、中书画笔、大白云。吴文魁笔店在崇文门外,可以到那里去买。墨用油烟墨,松烟墨是写字用的。颜色带轻胶赭石一两包,花青一两包,藤黄、朱砂各一包,还有三绿、西洋红。

李可染把各个方面的事情都想得如此周到、细致,包括之前的专题讲座和课堂临摹,耗费了很大精力,目的就是要采取“全面设想、重点教学”的方法,把自己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尽量教给学生们。对李可染的这次写生教学,中央美院给予了肯定,当时的《光明日报》还作了报道。

李可染带学生到颐和园写生一共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每天师生黎明即起,早饭后,学生们就背上画夹子到园内的各个地方去写生,李可染一会儿到这里看看,一会儿到那里指导指导。每当画了一天之后,吃过晚饭,他就在小苏州街上的“延清赏楼”上认真评讲学生们的作业。他不是马上看了就说,而是认真观察、细细琢磨,然后再一张一张说出优点和缺点,有时还为学生们作一些示范或修改,总是弄到很晚。

一天,李可染回到家里,精心挑选了自己最满意的十几张写生作品,准备带到颐和园让学生们进一步临摹、学习。他小心翼翼地把画稿放在一个画夹子里,上了公共汽车。快到颐和园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他决定干脆在外边吃了饭再去。在颐和园的前一站,他下了车,找了一家饭馆,坐下之后,他忽然发现画夹子丢在汽车上了。他连忙乘车赶到终点站——来来往往和停在站里的公共汽车这么多,哪一辆是自己刚才坐过的?找了半天,他也没有找到;问服务人员,服务人员也说不清楚。李可染急得满头是汗:这可是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啊!这些东西,要是让不懂画的拾到,或许就会被当作废纸撕掉;要是被懂画的拾到,恐怕就要留起来了。

总之,从那以后,李可染最得意的这十几张写生作品杳无音讯。那一天,李可染也没有吃中饭。回到学生中间后,他并没有提丢画的事。后来,邹佩珠回忆起这件事情,不无遗憾地说:“直到今天,这十几张可染最满意的作品也是没有音信。当时可染为什么没跟学生们说这件事呢?后来,他对我说,拿了就是准备让学生们临摹的,丢了,学生们就临摹不成了,说了还有什么用?所以他就不说了。可染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时在颐和园,年仅20岁的二年级学生周思聪是第一次在李可染的直接指导下接触水墨写生。她在佛香阁写生时,李可染嘱咐她说,用笔一定要慢,哪怕是画一根草,也要充满感情。不久,李可染把周思聪在佛香阁所作的一张写生作品题上“颐和园一角”,送到在维也纳举行的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参加国际美术作品比赛,结果获得了银质奖章。周思聪后来回忆说,李可染先生对她的鼓励,比那枚银质奖章更令她激动。以后,周思聪被分配到人物画室上课,尽管很少能再直接聆听李可染的教诲,但是她一刻都没有忘记李可染对她的鼓励和关爱。

1996年初,有家出版社要出一部李可染的线装作品选集,首页的画家肖像想用中国画。出版社委托李可染的儿子李小可找一位画家完成。李小可找到了卢沉。当时,卢沉的妻子周思聪正在旁边,很干脆地说:“我来给老师画吧!”其实,她那时已患有严重的风湿病,手都伸不直了。过了几天,她让李小可给她送去了一些李可染的照片资料。开始创作后,她的手已拿不住毛笔了,她就用手指夹着毛笔画。1月11日,是周思聪的57岁生日,她艰难创作的《李可染先生像》也在这一天完成。10天后的1996年的1月21日,周思聪因突患急性坏死性胰腺炎逝去,这件李可染的白描肖像也成了她一生中的最后一件作品。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