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放热烈、雄强大气--吕应鑫国画

   四川人大多有灵气,但受盆地交通不便的影响,若死守在盆地里,则很难成功。四川乐山的吕应鑫也很有灵气,且敢于走出四川,这为他的从艺之路开了个好头儿。在艺术上,他没有选择以笔墨灵秀著称的浙江美院(现中国美院),也没有选择以学风严谨著名的中央美院,而是选择了天津美院作为自己艺术深造的地方。其原因或许是孙其峰、霍春阳、白庚延、陈冬至等教授那潇洒、奔放的画风极大地吸引了吕应鑫,抑或是吕应鑫觉得自己适合画这种风格的画。的确,吕应鑫的作品也是奔放热烈、雄强大气。

吕应鑫深知中国画“意足不求颜色似”的意象造型理念,因此作画时从不拘泥于形似,而是讲究意韵,造型大气、自然,画风质朴、天真。他擅画花鸟,且将花鸟作为自己表达情感的载体。他用笔劲健霸悍、横飞斜扫、顺逆并用,具有相当的力度和速度,故其花鸟画总给人以大气磅礴的美感。我们从他的《晨光初露最娇媚》(见附图上者)和《天浴》(见附图下者)中就能明显感受到这一点。在《晨光初露最娇媚》中,他以狂放、灵动之笔挥写花卉,墨彩淋漓,体现了他创作激情的高涨。而且,吕应鑫喜欢用浓重的墨色表现花卉。在他的一些花卉画中,浓墨与焦墨所占的比重较大。如他的《天浴》就主要采用了浓墨法。画面上,荷花以简洁的线条勾勒而成,荷叶、莲蓬以厚重的墨色敷染,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另外,《春发庭院》中的梅树,他也主要用浓墨绘出,且用笔劲健、大气,别有韵味。这种大面积的浓重墨色在他的画中极为常见。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的笔墨单调、乏味。因为他在不破坏笔墨整体强劲、浓重的同时,会对局部的墨色进行精心处理——或以淡墨来衬,或以破墨来冲,或以留白虚化。而且,他突破形的束缚,通过对笔墨的自由处理来塑造物象的结构。例如,他有时画的墨梅几乎不像梅花,但对笔墨处理得不错,故其梅花也别有意趣。吕应鑫的作品虽多给人以霸悍之感,但也有不少作品让人感觉清新疏淡。《雨后》中那冒出的新笋,《三月风》中那鲜亮的菜花,《一年之计在于春》中的水田,《窗里窗外尽是春》中的小花……这些都给人以自然、清淡的感觉。

吕应鑫作画不落窠臼。例如,他在以浓墨绘成的梅花四周画上一圈用淡墨表现的方框,或者穿插一些十字形的围栏,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在《一年之计在于春》中,他以俯瞰的角度,将水田和河渠交织成横平竖直的直线和方框,饶有意趣。专家把这种用直线和方框表现画面的方式称为“现代构成”;但吕应鑫说,这是他在现实生活中所见的,或是木栏的景象,或是田间的情景。或许可以说,吕应鑫画中的直线、方框是他将“现代构成”意识与对生活的真实体验结合的结果。这种直线和方框结构的大量使用,为他的作品增添了无限趣味。有时,他又用重心偏移的手法处理一些常见的物象。如《疏影横斜水清浅》中的梅花,占满了画面的左上角,构图新颖。

吕应鑫的画意趣很浓,这与他对生活的态度有关。他注重体验生活、品味自然。他笔下的花鸟大多具有拟人的意味。野滩上的群雏、“白头偕老”的一对白头翁、“情侣”双鹅……所有这些,与其说是禽鸟,还不如说是吕应鑫所要表现的人——或是可爱的儿童,或是年迈的老人,或是情意绵绵的情侣……

除了花鸟画之外,吕应鑫还喜欢描绘美丽的山水。他画《山居》之闲、《山巅人家》之险、《春潮》之清新、《秋期》之丰厚……一切都是那么吸引人。由此可以看出,画家对自然的热爱之情。

可以说,吕应鑫用花鸟画传达自己的秉性,用山水画表达自己心境的闲适。因此,读吕应鑫的画,总感觉是那么有味,又那么耐读。冯今松评价吕应鑫的画“是心语,是献给知者的一片真情”。的确,吕应鑫画中那真切而真挚的情感才是其艺术的核心。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