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华嵒的《秋树斗禽图》

华嵒的《秋树斗禽图》为纸本,设色,纵117厘米,横54.3厘米,故宫博物院藏。作品左侧有“新罗山人华嵒”行书款及印一方。观此图,两株秋树藤蔓缠绕、老叶残存,两只八哥打得不可开交。它们唯恐自己吃亏,便使出浑身解数,或用喙啄、或用爪抓、或用翅膀极力击打对方。站在高处树枝上的一只八哥俯视着这打斗的场景,表情关切、焦急,似在尖声劝架,以防闹出不好的结果。当然,不管谁胜谁负,打斗的双方都可能会受伤,这大概就是华嵒此画的潜台词吧。应该说,《秋树斗禽图》是一幅十分有趣且值得人们玩味的佳作,颇具戏剧性。

华嵒绘画远宗李公麟、马和之,近受陈洪绶、恽寿平、石涛等人的影响。他擅画山水、人物,尤精于花鸟、草虫、走兽。其山水画淡雅秀逸,无浊重迫塞之感;人物画喜欢表现宋代文人故事,这与其诗学宋人有关;花鸟画用笔灵动、活泼,造型准确,既得益于他对粉本的细心揣摩,又得益于他敏锐的观察力与高超的绘画技巧。他的花鸟画大多属于小写意作品,构图以少胜多,用笔巧而不媚、工而不俗。而且,他吸收了“扬州八怪”注重营造奇构、注重表达思想内涵的特点,因而,其作品布局独特,内涵丰富,意趣横生。华嵒兼工带写的小写意花鸟画,是他融会陈淳、周之冕、恽寿平诸家之长的结果。华嵒既汲取了陈淳水墨画的韵味,又融入了周之冕、恽寿平没骨造型的意趣,从而形成了自家面貌。华嵒的绘画风格虽不及“扬州八怪”强烈,但其兼工带写的画风却是“扬州八怪”那粗放的笔法很难表现出来的。

我们欣赏的这件《秋树斗禽图》采用的是纵式构图。华嵒先画禽鸟,后画树枝、树叶。他以焦墨罩中墨绘八哥,形象逼真。树上的八哥与打斗的八哥遥相呼应,颇有意趣。树枝、树叶以较干、较重的淡墨画出,藤蔓以浓墨勾勒,用笔松秀。三片老叶用朱红色绘出,以重墨勾出叶筋,既点明了季节,又与禽鸟喙、爪的颜色相协调,可见画家用色的巧妙。

此外,在《秋树斗禽图》中,华嵒用蓬松的披蓑法和积墨法画禽鸟的身体,立体感很强。画秋树,要给人以“干裂秋风”之感,因此画家既要用干笔、干墨表现,又不能失去韵味。要把握好这个度是不容易的,然而华嵒却做得很好。他以干笔、焦墨与淡的干墨表现秋树,以泼墨法绘出树叶,复以色笔点厾,苍朴厚重而不失秋韵。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