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清(1623—1697)原名梅士羲,字渊公,号瞿山,别号瞿硎、梅痴、梅楞、柏枧山口人等,宣城柏枧山人,是一位集诗、书、画于一身的艺术大家。柏枧山的名门望族梅家人才辈出,如“宋诗开山祖”梅尧臣、明代大教育家梅守德、清代被誉为“世界三大数学家”之一的梅文鼎及著名画家梅庚等。据《清史稿》称:“清英伟豁达,自力于学,以淹雅称。顺治十一年举人,试礼部不第。朝士争与之交,王士祯、徐元文尤倾倒焉。诗凡数变,自订天延阁前后集。”王士祯赞誉他“画样今无敌,诗名旧绝伦”,“以诗名江左”。著有诗文《天延阁集》、《梅氏诗略》,还承担了《宛陵志》、《宛陵续志》、《江南通志》、《宣城县志》等志书中的山川、人物、艺文部分的编纂修订工作。

梅清的佳作《奇峰云海》手卷

 不过,梅清更钟情于翰墨丹青,“咏歌余,间作墨画”。梅家位于宣城近郊,溪谷深邃,飞流界道,风景幽胜;梅清初期绘画题材多取自于家乡的山水。20岁前后,梅清曾去芜湖拜见前辈画家萧云从,画艺大进。康熙元年(1662)梅清拜会画家陈焯于金陵;陈焯赞赏并惊叹于梅清“临摹百家”、“点染万品”的绘画功底。

 清统治者入主中原后一个时期,梅清过着隐居生活。1654年,梅清考取了举人,对功名由淡漠转而热衷,“千里涉公车,蓄念窥龙门”,四次北上,往返万里,但屡试不中。1667年,梅清45岁,面对仕途坎坷的残酷现实,又遇家道中落,“屏迹稼园,郁郁无所处”,索性放弃仕途,游历名山大川。随后退居家乡,寄情于诗画。

 清初,有一批专以黄山为题材进行创作的画家,其中以石涛、梅清、渐江(弘仁)最著名,被称为“黄山画派”。梅清与石涛(1641—1707)友善,经常切磋画艺,相互影响。梅清有诗:“我写泰山云,云向石涛飞。公写黄山云,云染瞿硎衣。”石涛绘画中“动之以旋,润之以转”的颤抖流畅之皴笔,显然是受到梅清“坚劲绵密、循环超忽”笔意的影响。梅清曾用过三方闲章:“我法”、“古人在我”、“不薄今人爱古人”,从中可见后来石涛在《苦瓜和尚话语录》中所阐发的“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至法”、“我自用我法”的影子。梅清对传统的正确理解态度影响了石涛,强化了石涛力排时风的大无畏精神和张扬自我的反潮流性格。

 梅清以画黄山著名。“石涛得黄山之灵,梅清得黄山之影,渐江得黄山之质”(贺天健语)。梅清一生的黄山画作颇丰,但传世至今的却不多。梅清的画,气势磅礴,意境清奇。王士祯《居易录》谓其“画山水入妙品,松入神品,烟云历落,枝干奇古,似过王孟端,更数十年后,断纨零素,当不减苏黄也”。近人对梅清更加推崇,甚至称他为“明清两代山水画写生之领袖”。若以四个字来概括梅清画风的特点,那便是清、奇、秀、远。

 前不久,笔者于上海一藏家处有幸见到一幅梅清的佳作《奇峰云海》手卷(见附图),是其“余游黄山之后,凡有笔墨,大半皆黄山矣”的最好证明。此手卷梅清共用印六方:得句自长吟、渊公、叁昧游、梅清、山高水长、瞿山人清记,可见重视及得意之状!此卷作于乙亥年(1695),是梅氏70岁以后成熟时期之精心佳作,一派炉火纯青之状,没有任何火气,独立面貌更为明显。创作风格有以下特点:一、黄山峰石皴法之独特。在长披麻与斧劈之间参以卷云等皴法,古今没有,谓之梅清皴。更为奇特的是皴后的渲染使黄山奇峰呈不同方向的立体感,更显走势雄强,造形奇美,令人拍案叫绝!二、梅家“树树花”的独创。早在三百多年前,宣城画坛即赞梅清所绘树为“梅家树树花。”王士祯有诗赞之曰:“从夸荆地人人至,不及梅家树树花。”梅清所绘黄山松树云海之雄姿,古今独步;所绘杂树,树干上大小深淡不同之圆点,如树如花,顿生美感。三、远山造型之独特。远山造型如笋如箭,层层重叠,高低、瘦胖、深淡、走向都各不相同。这都是梅氏多次亲访黄山,师法自然、“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结果。在《奇峰云海》手卷约四米长的巨卷中,梅氏创作的崇山巨壑给人以松弛谐畅、峻朗清明的深刻印象,让人久久难忘。

 该卷上留有收藏印:印雪、慧明、香风有邻、兰知书屋、钵池山人、小亭秘玩、小梅画印等。卷前引首为清道光、咸丰间大收藏家韩泰华所书“奇峰云海”四字,并有他的首跋:“此卷集奇峰、异石、怪松、云海于一体,松秀枯淡、墨色苍浑、构境空疏,近于元人体格,为梅清山水之佳构,不可多得也。”而叶德辉(光绪十八年进士)在次跋中云:“梅清笔墨简率,皴染合用,虚实相间,意境深远,虽法元人而雅淡之致似觉胜之,不可不宝。”另有刘世珩跋云:“此山水卷笔墨简淡,苍秀卓立,布局萧疏,意境高逸。”梅清此手卷留存于今,实为幸事!

本站提供书画家建站服务